今年11月,是熱鬧的選舉季節。

11月6日,美國中期選舉正式登場;11月24日,台灣的中華民國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也將投票決勝負。

然而,美台兩地,也為了防堵中共介入、干預選舉而奔波忙碌。

「中共做這個(干預選舉)已經幾十年了」,美國國家反間諜與安全中心總監威廉‧伊凡尼那(William Evanina)日前接受媒體專訪表示,「我們看到他們正在台灣這樣做」,「中共投入數千種資源推動他們的戰略計劃,使得特定候選人落敗,促成另一個人當選。」

事實上,干預海外選舉,是中共國際統戰工作的重點項目,其手段之多、過程之繁瑣,確實如同伊凡尼那所說的那樣多變不居。

但總體來說,中共干預海外選舉的常見手段,至少有以下九大類:

一、資金暗助特定政黨或候選人

銀彈資助,是中共最慣用的頭號伎倆。

中共在海外通過政治獻金或各式各樣的利益輸送渠道,為立場迎合中共的特定候選人或政黨提供資金支持,以便該政黨或候選人進行更龐大的競選造勢、廣告宣傳,甚至是賄賂買票。

近年來,由於美、澳、台灣等地對政治獻金來源、透明度的審查日趨嚴格,司法機關與媒體也往往可以輕易追查政治獻金來源,因此中共近年常採「轉手捐輸」的策略:先安排在中國有生意的美國商人或台灣商人,對特定候選人提供政治獻金或私下捐款,中共再撥款給商人的在華公司,或用各項手段保證這些商人的公司在中國可以營運獲利。

二、蒐集不利特定候選人 黑材料

抓人把柄、抹黑攻擊、消滅人格,是中共長年慣用的政治鬥爭手段,干預選舉也不例外。

中共在海外,通過其綿密的諜報網絡及各式各樣情報蒐集手段,尋找不利對手的負面消息與黑材料,或通過色誘製造「桃色醜聞」,再通過媒體或候選人來公開曝光,打擊異己;抑或私下用來恐嚇對手,迫其主動退選或做出讓步,達成操控選舉結果的目的。

三、收買媒體或資金暗助媒體

媒體是選舉角力的重要戰場,而滲透主流新聞媒體,是中共海外統戰的基本功。

根據近期美國國會與智囊的相關報告指出,中共統戰部的海外媒體滲透,在澳洲、紐西蘭、台灣、美國等地最為深入,其它國家亦所在多有。

近日,部份消息人士在網絡上披露,這次美國中期選舉,中共內部決定大力支持反對特朗普的左派媒體,投入重金支持某政黨候選人,並將加強蒐集共和黨候選人的黑材料,希望在中期選舉重創特朗普與共和黨選情。

從近日左派媒體與政客對特朗普發動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攻勢,力度之猛,牽涉範圍之廣,堪稱前所未見,或許正好某種程度上印證這項傳言。

然而,在台灣,中共對媒體的滲透尤為嚴重。

中共不僅安排台灣企業家收購特定的主流電視台、報紙、廣播電台,中共並通過各式各樣的經濟收買手段,達成主導台灣媒體輿論的目的。

中共統戰部還撥出資金,通過台灣本地人士成立諸多名不見經傳的網絡新媒體,在網絡上大量轉發中共官媒消息,宣傳或批評特定政黨或候選人。

近期,中華民國政府便曾多次指稱,部份台灣媒體刻意散佈假新聞攻擊政府;而某些立場反對中共的候選人,也批評親近中共的部份政黨候選人,運用媒體言論抹黑自己。

四、動員網軍發動社交網站攻擊

網絡水軍、五毛黨,在中共的海外統戰工作中早已行之多年。

每逢選舉期間,中共便組織大批網絡部隊在社交網站散佈各類言論或假新聞,企圖引導人們支持或反對特定候選人——特別是社交網站上的某些「名人」,更是巧合的彼此串連一氣,頻頻發出攻擊特定政黨或候選人的言論或誤導性的解讀。

中共網軍還會出現在當地主要媒體的網站或直播平台上,尖酸刻薄的留言批評特定政黨或候選人,或佯裝特定立場選民、發表激進言論,企圖挑起網絡口水戰,製造衝突與社會分化,激起人們厭惡或支持某候選人的情緒,藉此影響選情。

五、雙面統戰 收編候選人

雙面統戰,是中共較為陰險的選舉干預伎倆。

中共先在表面上與某特定候選人公開交好,但私底下卻又特意安排其它輿論工具,佯裝對手來攻擊該候選人,讓候選人覺得政治上零丁無依,只有中共對其「雪中送炭」,從而更加誤信中共對他的真心誠意。

一旦候選人當選,中共將更有籌碼通過當選人作為代理,影響當地的政治決策及社會輿情。

六、利益交換收買意見領袖與人脈

不論是在海外或台灣,具有高度影響力的社區領袖或意見領袖往往也是中共積極拉攏的統戰對象。

因為他們與地方淵源甚深,社會人脈豐厚,說話擲地有聲,被認為是能帶來選票的「吸票機」。

中共有時派出人員在海外與這些意見領袖進行接觸,許以利益,交換他們公開表態支持或反對特定候選人;有時則邀請意見領袖們到中國旅遊,由中共官員直接與他們「溝通」,同樣許以利益或其它好處,換取他們支持特定候選人,或運用他們的人脈為候選人輔選。如此,也可避免在海外留下統戰、交易的足跡。

此類手法在台灣甚為常見。

七、動員商界力量捐輸獻金

商界,是中共統戰海外的主要「長臂」力量之一。

選舉期間,中共經常要求與其往來密切的外企、台企,向特定政黨或候選人提供政治獻金或相關資源;而中共則保證這些企業在中國市場能夠獲利。

在台灣,中共還經常動員大批台企老闆、主管專程在選舉日趕回台灣投票,支持有利中共的特定候選人。

甚至少數大企業老闆還登上媒體,公開表態擁護某候選人、抨擊對手,試圖用自己的知名度與聲望為候選人「加持」,毫不避諱商業力量介入政治,高調表達對中共統戰的盡心。

八、動員黑幫勢力化身政黨參選

黑幫,近年來在中共滲透台灣、破壞民主自由的過程中,扮演越來越主要的角色。在美國,中共動員黑幫力量介入政治的情形,則相對較不鮮明。

根據台灣情治單位調查,隸屬中共國台辦的「外聯辦事處」,實際上是負責中共操控台灣黑幫的工作單位,為黑幫提供資金援助,對台灣進行統戰與滋擾,藉此分化社會、製造衝突對立。

早期,中共在台灣曾接觸多個當地黑幫勢力進行收買,近年則培植出具有黑幫背景的「中華統一促進黨」,一方面以政黨名義為黑幫身份「漂白」,二方面也藉由政黨的「社團法人」身份,在台灣從事更公開的統戰工作。

這類黑幫政黨,通過在大陸設置的公司,收受中共資金,或接下中共特意安排的生意來獲取利潤,作為在台灣活動的經費——以商業獲利作為掩護,亦可避開「直接收受中共資金」的口實。

他們不但像傳統黑幫一樣,依據中共指令,暗中對特定政黨、特定候選人或任何「不聽話」人士進行騷擾或威脅,甚至還公開推出政黨候選人,堂而皇之參加選舉活動。

他們參選的目的未必是為了當選,而是為了公開打擊中共想除去的候選人,促其落選。如此,同樣達成影響選舉的效果,並為下一次的選舉累積政治能量。

九、動員外圍組織挑撥社會衝突

在美國及其它海外國家,中共統戰部經過長年布線滲透,許多同鄉會、僑社、教師學生會等華人組織,已成中共統戰部的外圍組織。

選舉前夕,中共對遍佈世界各地的外圍組織下達指令,要求鼓動具有投票權的海外僑民或華人,投票給某位中共樂見的特定候選人;同時散佈消息,批評其他候選人。

而在台灣,除了有與中共統戰部關係密切的「愛國同心會」之外,中共近年還積極滲透大學校園,招募年輕人組建新的統戰組織或情報組織。

這些外圍組織,成員比較年長的群體,平日採取公開挑釁的方式,滋擾社會秩序與民主自由;選舉期間,也會聽令前往騷擾特定候選人。

成員比較年輕的群體,則在青年族群之間進行政治宣傳,擁護特定候選人與政黨,或是攻擊特定候選人;有時則負責宣揚挑撥社會、製造衝突的爭議言論來分化社會、影響選情,並配合指令參與若干情報蒐集或竊密行動。

中共干預海外選舉為使人們對自由民主失望

以上所列舉者,只是中共干預海外民主選舉的部份手段,還有其它更為隱蔽、更為不道德的手法仍未曝光,諸如竊取戶政系統資料、製造幽靈投票人口等,但因尚未被正式證實,故不多做討論。

事實上,中共干預海外民主選舉至少20多年,中共的目的,除了企圖影響選舉結果、塑造有利中共的海外政治環境外,同時也要藉此擾亂海外社會秩序,讓人們對民主、自由失望,從民主社會內部毀掉民主與自由。

如此,將有利於中共在當地推動左傾的、集權的、限縮人民自由的左派「大政府」,開闢孕育左派發展的土壤,再一步步向社會主義過渡。

某位與中共關係密切的知名演員曾多次宣稱,「香港、台灣太自由而很亂」、「中國人是要管的」、「要用暴力的手法去對付一些暴力、不守規矩的人」。

他的言論,恰恰反映出中共海外統戰、干預選舉所欲達成的真正目的——讓自由污名化,讓社會左傾化,讓人民奴役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