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時曾為知吏喉事的苗晉卿,當初去應試時很不順利,有一年眼看就要考中了,結果還是落了榜。 

時值陽光和煦,春色明媚的好日子,他騎著瘦弱的毛驢走出京都大門,賒了一壺酒坐在草地上喝起來,喝得酣醉就地而眠。過了很久,他醒來一看,有位老人坐在身旁,便拱手施禮邀他與自己敘談敘談,剩下的酒也送給老人喝了。老人深表謝意。

老人說:「你心裏很鬱悶吧!想知道前程嗎?」

晉卿說:「我應試已有好多年了,不知有沒有考中的機會?」

老人說:「沒有問題,您還想知道甚麼?」

晉卿說:「我很窮困,然而很想作一郡之首,能辦到嗎?」

老人說:「比這還要高。」

「廉察使嗎?」

「比這還要高。」

晉卿借著酒勁兒猛然問道:「做將相嗎?」

老人仍然說:「比這還要高。」

苗晉卿氣壞了,根本不相信他的話是真的,便放肆地說:「你說我比將相還要高,難道能做天子不成!」

老人說:「真的天子你做不成,假的,還是可以做幾天的。」

苗晉卿以為這些話全是無稽之談,便向老人拱拱手就走了。 

後來苗公果然出將入相,唐德宗駕崩,苗公以首輔居攝政三日,應了老人「真者即不得,假者即得」的預言。◇

(事據《幽閑鼓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