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遊東京回來,送我一些襪子,深得我心。記得十多年前遊日,在台場的Factory Outlet用1,000円買了四對在日本製造的襪子,穿了十年八載,襪頭仍有彈性,反而同是日本牌子Uniqlo襪子在中國生產,即使100元四對,十分便宜,但襪頭不到一年便失去彈性,沒有爛也穿得不舒服。

港人喜歡遊日,尤其是女性,因為東京才是真正名副其實的購物天堂,價廉物美,而且永遠有驚喜和新意,日常生活用品,非常貼身和創意十足,敢信只有日本人才做得到。但作為工業大國,即使工業製品如何精美及多釆多姿,自八十年代末期被美國的金融資本主義擊潰後,至今都無法令日本經濟振興,必須長期依賴量化寬鬆刺激經濟,依然持續通縮,產品賣不起價錢。

到日本旅遊最爽的地方,就是產品及服務質素世界一流,卻價錢數十年如一日,彷彿沒有通脹這回事。我1973年首次踏足日本,可口可樂賣100円一罐,現在亦只賣120円,在東京最繁華的地區高級餐廳吃一個午市套餐,也不外是1,200-1,400円左右,100港元不到,而環境及食物質素皆不如的太古廣場餐廳,同類食物等閒要收300港元。

上述的小小例子說明,在金融資本主義當道的年代,工業資本和商業資本如何發達,也只會屈從於不事生產只靠炒賣增值的金融資本。諷刺地說,製造業生產愈多只會愈貧困,供過於求固然令產品愈賣愈平,而流動性氾濫,因壟斷而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上,不但不會刺激消費產品和服務價格上升,反而資金為保值而流向資產如房地產及其他金融產品如黃金以至虛擬貨幣(哪個當道由資金流向決定)。

結果現實世界就是通縮和通脹同時存在,冇錢的窮人永遠受日常生活物價不斷上漲的煎熬,入不敷支,但擁有資本的人就享受「賤物鬥窮人」的好處,愈高消費愈賣愈便宜。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做不了有錢人,窮人永遠含忍,直至滅亡。這就是全球本土主義崛起的政治經濟因由,蝦蝦霸霸的賤格佬特朗普可以成為在現實生活中不斷沉淪的右膠中產和低下階層的「救星」和「英雄」,亦因如此。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