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好不容易走過了低谷,度過了逆境,告辭了煩憂,揮別了苦惱時,最先浮上心版的念頭是:我遇到我生命中的貴人了!沒有他的扶持與幫助,沒有她的慰藉與關懷,就沒有今日全新的我。

這貴人,以身邊知交好友居多,他們熟悉你的一切,知曉你的所為,所以能適時給予協助與開導,會立刻送上關注和建議,陪著你走出低潮,攙著你邁出步伐。這友情的珍貴,成了千古傳誦的題材,引起人們普遍的共鳴。對友情的珍視與嚮往,也成了人類追尋、期待的一種深情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確實如此!平時天各一方,隨著年齡的增長、閱歷的堆疊,個個多半已能做到澹然處世,古井不波!可是偶爾身邊良朋一通溫情的電話,或遠方好友薄薄一紙的安慰,那淡淡的情誼和濃濃的關注,霎時溶進妳塵封已久、平靜無波的心湖,激起淺淺的圈圈漣漪,慢慢變大,緩緩擴散……,引發妳的思緒落向逝去的過往,挑起妳腦海中涓滴不止的懷舊泉源!

一成不變的軌道,千篇一律的日子,平淡中摻雜的寂寞,枯燥裏時有的忙亂,對於年長的人來說是可怕的!因此隔段時間的同學小聚或突如其來的好友碰面,那些許的關懷、幾句的問候,經常會像輕掠水面的微風,將倒影攪得曲曲折折的;就像那泡茶時,溫溫的水氣往出冒、淡淡的茶香四處飄!薄如輕霧、緩似煙嵐的友情,將你溫暖的環繞、擁抱……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李白從秋浦(今安徽貴池)前往涇縣(今屬安徽)遊桃花潭,當地人汪倫常釀美酒款待他。臨走時,汪倫又來送行,李白做了這首詩留別:「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桃花潭水是那樣的深湛,更觸動了離人的情懷,難忘汪倫的深情厚意,水深情深,自然的表達了兩人之間生動、濃重、真摯純潔的情誼。

如今走出了外子遽逝的陰霾,重新調整了身心的步伐,除了佛法的啟悟之外,就得感謝幾個摯交無微不至的關照:時不時地來通電話解你寂寞,噓寒問暖;不期而至的到家包個餛飩讓你嚐嚐;上氣不接下氣地爬上五樓,送兩個親手包的粽子,叫你別忘了過端午……,這點點滴滴的隆情高誼,常讓我感嘆今生不知何以為報!如果有來生的話,但願老天仍將我們安排在一起。

閑來無事,將這些古人的名句再三咀嚼、仔細品味,從中得到不少體會,這更是我繪畫創作的動力,一如此畫的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