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哈齊(Joe Hockey)宣誓就任澳洲第38屆財政部長之後兩天,到了印尼峇里島會晤中共財政部長樓繼偉。

但是當樓繼偉進門時,哈齊被他開口的一句話弄得猝不及防。

樓繼偉握著哈齊的手,坐下來,沒有徵求哈齊的許可,就點燃一支煙,並說道:「為甚麼不讓我收購你們的力拓呢?」力拓是澳洲的礦業巨頭。

哈齊沒有料到樓繼偉會問這樣的問題。

這是哈齊第一次會晤他的中國同行。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之後,哈齊說:「好的——只要你允許澳航收購南方航空公司。」

《悉尼晨鋒報》報道說,中共的狂妄自大,達到令人頭暈目眩的程度。

有時候它開出一個大報價,目的是為了鎮住或恐嚇對方。有時候它缺乏老派的紳士風度,就像樓繼偉不徵求對方許可就點燃香煙。另外一個類似的事件發生在幾年前。一名中共部長在談判過程中走進澳洲自由黨部長的國會辦公室。

這位來客坐在沙發上,兩手背在後腦勺上,兩隻腳隨意架在咖啡桌上,鞋底對著東道主。多年後,當這位澳洲官員回憶起來還是氣呼呼的。

有時候它是威脅。就像去年,一名中共政治局級別官員試圖欺負澳洲工黨領袖。北京希望跟澳洲達成一項引渡條約,以便捉拿逃往澳洲的中國公民。

特恩布爾政府同意這個協定。但是工黨猶豫不決。主要原因是澳洲一直拒絕將疑犯引渡到一個使用死刑的國家。

工黨領袖肖騰(Bill Shorten)和另外兩名工黨官員黃英賢(Penny Wong)以及馬勒斯(Richard Marles)在2017年4月會晤了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孟建柱威脅要鼓動澳洲華人社區投票反對工黨。工黨領袖們毫不屈服、並嗤之以鼻。「我們不能讓那些混蛋來逼迫我們。」一名官員後來對同事說。工黨繼續反對引渡條約,以至於特恩布爾政府撤銷了該計劃。

上周,中共的狂妄自大在太平洋島國領袖面前再次展現。中共不是太平洋島國成員,但是被賦予「對話夥伴」的地位,被允許參加太平洋島嶼論壇。

不料,中共代表要求發表演講。中共駐斐濟大使還要求將自己排在太平洋島國領導人之前。但是論壇主席瑙魯總統瓦卡(Baron Waqa)裁決把優先權交給圖瓦盧總理。中共官員於是憤然離場。

「他堅持,而且表現十分野蠻,並小題大做。他只是區區一名官員,卻阻延了領袖們的會議好幾分鐘。」瓦卡說,「也許就因為他來自一個大國,他就想霸凌我們。」

《悉尼晨鋒報》報道說,每個國家都有自豪感,即使人口只有12,000人的瑙魯也是如此。中共談論國家平等和「雙贏解決方案」。但是它對其它國家的行為卻越來越透露出骨子裏的傲慢。中共前外交部長楊潔篪在2010年對新加坡同行說:「中國是一個大國,其它國家是小國。這是一個事實。」

文章評論說,就像希臘古語說的,狂妄自大不可避免的帶來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