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升級,中國經濟持續下跌,內外交困的中共在「聯歐抗美」失敗後,近期頻繁低腰向日本示好,試圖拉攏日本對抗美國。中共希望日本加入「一帶一路」,為目前這一備受爭議的項目背書,為其經濟解困。有日本專家則表示,應該儘快激活「印度太平洋戰略」牽制中共。

北京在「聯歐抗美」失敗後,在國際上孤立無援,此時中共低腰向日本頻繁示好,展開拉攏攻勢。據日本《讀賣新聞》8月25日的報道,李克強5月訪問日本時,針對釣魚台出現偶發軍事衝突時,雙方達成「48小時待機」協議,在雙方軍隊高層開設熱線,對軍事突發事件時,促進軍方的溝通。

中共頻繁示好日本

《產經新聞》8月8日的報道指,中國上海師範大學原定8月10日舉辦關於日軍慰安婦問題的國際座談會,但接到中共外交部通知後,座談會被緊急取消。

《共同社》的報道,福建省龍海市在7月30日的漁業會議上強調,遠離「涉及外交上需要特別注意的海域」進行工作。其他地方政府也發出類似指示,石獅市明確指示嚴禁在釣魚台「敏感海域」違規工作。

近年,圍繞釣魚台的歸屬問題,中日之間不斷出現緊張局面,2010年9月還發生中國民船衝撞日本海上巡邏艇的事件。緊張的關係也使中日首腦之間數年以來一直沒有交流互訪,政府間出現了少有的「冷戰狀態」。近期,中共低腰向日本示好,促成安倍晉三首相十月的訪中日程,並努力實現明年習近平的訪日計劃。

中共拉日本入一帶一路

歐美主要國家明確表示對中共的「一帶一路」不參與,在此背景下,中共竭力想把日本拉入「一帶一路」,為其背書。日本產業界初期一直質疑包括「亞投行」在內的,「一帶一路」項目的透明性和公正性等,持「觀望」態度。但是,在中共的多次邀請下,態度出現緩和,去年2月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出席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後表示,在公正、開放前提下願意參與「一帶一路」合作項目。但對缺乏融資透明性的「亞投行」不參與。

今年5月李克強訪日,續給日本產業界參與「一帶一路」升溫。在歡迎晚會上,安倍晉三表示,日本將參與「一帶一路」,也希望中日關係「從競爭變為合作」。同時也表示出牽制的態度,安倍說:「『一帶一路』透明且公正的運作機制非常重要。」並強調,「需要充份考慮接受項目國家的債務償還能力。」

分不清「中國」與「中共」

日本產業界希望「一帶一路」會給電力、鐵道、建築機械等日本的基建關聯產業注入活力。中日關係素有「政冷經熱」的說法,日本產業界歷來注重與中國的經濟合作。這背後原因除了經濟利益的考慮外,還有日本人一份長期積澱的「中國文化情懷」在起著作用。歷史上,日本一直得益於中國傳統文化,日本的主流精英歷來對中國傳統文化神馳嚮往,把中國稱為「聖賢之國」。

近代,日本侵華戰爭給中國帶來了深重災難,產業界的精英大力推行與中國的經濟合作也有這份「中國情懷」的因素。然而,不少日本的社會精英很難擺正中國與中共的關係,很難認清摧毀掉中國傳統文化的中共對世界的威脅,在與中共的合作上表現出一種盲從。

對於這份「中國情懷」,東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的採訪時曾表示:「我酷愛中國文化,唐詩宋詞對我影響很深,但是我很清楚中共破壞了中國文化,這是近代中國的不幸。」石原表示,中共的統治充滿血腥的殺戮,對外擴張威脅著日本和世界,但是日本社會很難有清醒的認識。

安倍晉三處於夾縫之間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2018年5月9日與訪日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舉行聯合記者會。(Getty Image)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2018年5月9日與訪日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舉行聯合記者會。(Getty Image)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身傳統保守世家,十分清楚馬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危害,從1950年北韓和中共挑起的「韓戰」以及近年北韓的核武開發,日本始終受到來自中共的恐嚇。安倍兩次當選日本首相後,強化「日美安保協定」,在外交上始終貫徹「包圍中共」戰略,2016年推出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就是其外交戰略的一環。

日本《共同社》客座評論委員岡田充(Takashi Okada)表示,安倍晉三力推的「印度太平洋戰略」進展遲緩,特別是印度的態度變得不明朗,短時間內健全「印度太平洋戰略」機能出現難度。另一方面,中方頻繁示好,面對產業界要與中方合作的壓力,「安倍正處在夾縫中,對中共陷入曖昧泥潭。

岡田說,目前,在對中政策上,安倍晉三試圖採取「政經分離」的政策,在維持正常的中日關係。「『一帶一路』的項目如果符合日本對發展中國家的支援開發政策,就參與合作,」岡田說,「但同時維持向南海、印度洋派遣護衛艦,配合美軍的監視中共海軍的動向。此外還向菲律賓和越南提供巡視艦船,以牽制中共。」

安倍力推的「印太戰略」遲緩

為抵禦中共「一帶一路」,安倍晉三發起了美、日、澳、印四國為中心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該戰略構想為:1.為繁榮從東亞到南亞、中東、非洲的廣大區域的經濟合作開發,日本將在基礎設施建設、貿易、投資、人才培養方面做出努力。2.維護這一地區海陸安全,加強美日澳印在戰略合作。

從區域及經濟發展上,「印度太平洋戰略」直接牽制著中共的「一帶一路」戰略。2018年9月安倍晉三訪問印度時,與穆迪首相舉行首腦會談,雙方達成共識,認為「為牽制中共海洋擴張,在安全保障上,需要包括來自美國的合作。」但是,之後四國「印度太平洋戰略」的推進方面滯後「一帶一路」,同時印度一方面表示「不支持」中共的「一帶一路」,卻又願意加盟中共主導的「亞投行」(AIIB)。

專家:印太戰略不應停頓

近期「一帶一路」不斷引發參與國抵制,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暗批「一帶一路」是新殖民主義,並出於債務原因,提出中止簽署的「一帶一路」項目,給中共的「一帶一路」戰略造成嚴重打擊。

日本「和平安全保障研究所」理事長西原正(Masashi Nishihara)批評近期安倍晉三對中共政策的轉向,他說,「印度太平洋戰略」不應停頓下來。

西原分析說,「印度太平洋戰略」目前日、美、澳、印的四國意見沒有達成完全統一,「其實應該打破四國為中心的概念,以『ASEAN』為基礎展開討論,討論主題應該是如何牽制中共。」西原解釋說,「一帶一路」越來越體現出中共霸權主義的戰略,所以不斷引發參與國的反彈。

西原表示,如何推動和健全「印度太平洋戰略」體制,他給出了3項策略。1.健全法規,共享和推廣尊重人權、民主制度的價值觀必不可少。2.牽制中共擴張。3.確保區內的海路、空路的安全自由。

西原還舉例說:「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中,投資和勞動力都是從中國國內帶來的,而參與國在僱用上沒任何受益,完全是把中國的過剩產能輸出到海外。而『印度太平洋戰略』主張是把亞洲的技術與非洲的勞動力相結合,會起到真正的廣大區域的受益效果。」

西原說,東南亞的老撾,南太平洋的湯加,印度洋周邊的斯里蘭卡,吉布提等都陷入中共的壓力以及債務陷阱,難以發聲,對此,馬拉西亞、緬甸、澳洲都表示出對中共的擔憂。西原強調說:「美日應該支援重新審定對中政策的國家,擴大牽制中共的力量。」西原認為,美、日應該儘快推廣「印度太平洋戰略」,健全其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