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Sammi)、錢嘉樂昨日出席慈善活動,為香港結節性硬化症協會籌款。Sammi表示因母親自身免疫力出現問題,對於長期病患者特別有感覺,她希望用自身的力量呼籲大家支持協會。

應大會要求,Sammi和嘉樂於台上試跳花式跳繩。武師出身的嘉樂跳得有板有眼,而Sammi則明顯有點手忙腳亂。Sammi笑言跳繩有一定難度,即使自己每日跑步八公里和舉重,也無補於事。

錢嘉樂試跳花式跳繩,武師出身的嘉樂跳得有板有眼。(郭威利/大紀元)
錢嘉樂試跳花式跳繩,武師出身的嘉樂跳得有板有眼。(郭威利/大紀元)

Sammi:慢性病人需身邊人關心

Sammi直言因得知大會呼籲籌款,故特別調配工作來出席這次活動。她說:「長期病患本身已令人很辛苦,如果有病無藥吃就更慘。大會想籌300萬幫病患者買藥治療,所以我也會身體力行捐一點錢支持。」曾患情緒病的Sammi坦言明白長期病患者的感受。

鄭秀文(Sammi)直言即便自己每日跑步八公里和舉重,都覺得花式跳繩有難度。(郭威利/大紀元
鄭秀文(Sammi)直言即便自己每日跑步八公里和舉重,都覺得花式跳繩有難度。(郭威利/大紀元

另外,她透露母親自身免疫力出問題,缺少了口水腺10多年,雖然該病不會令母親有生命危險,但對精神意志造成很大困擾。她說:「媽媽的口腔好似長期處於沙漠狀態,喝水不能太多、太少。但這個病無藥可醫,慶幸她不舒服時,靠禱告去幫助她,所以我很明白慢性病人受很大考驗,需要身邊人關心。」

錢嘉樂為女兒 改掉夜蒲習慣

錢嘉樂有女萬事足,為心急回家見女兒,已改掉夜蒲習慣。(郭威利/大紀元)
錢嘉樂有女萬事足,為心急回家見女兒,已改掉夜蒲習慣。(郭威利/大紀元)

錢嘉樂表示這次活動很有意義,他亦希望待兩個女兒長大一點時帶她們做義工,培養她們的社會責任。嘉樂有女萬事足,他說:「我已沒有夜蒲習慣,因會心急回家見女兒。為了令她們有早睡習慣,每晚七點半我就要假扮睡覺,因為她們要早起坐校車。我也會接她們放學,去校巴站躲起來等侯,她們發現我後會親我,感覺好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