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千里路,一夕發千樹,歡騰元宵夜,燦燦點星宿。

斗轉星移,燦爛倏忽急逝,驀回顧,那燈火闌珊處,一個個燈影輪廓重重疊疊如幻似夢,恰似生命起起隕隕,訴說大千世界的形形色色、迷離如霧,倏忽悠遠,倏忽歷歷在目……。

曹雪芹《紅樓夢》元宵燈謎

曹雪芹給《紅樓夢》中的幾個主角寫了燈謎,謎底都打一物。他們的燈謎可以說是他們己身生命的另一種描寫,謎語中呈現了許多形象的示現,也表現了許多語帶雙關的情境開展,層層疊疊。

賈寶玉的元宵燈謎,是:

南面而望,北面而朝。

像憂亦憂,像喜亦喜。

林黛玉的元宵燈謎,是:

朝罷誰攜兩袖煙?琴邊衾裏無兩緣。

嘵籌不用雞人報,五更無煩侍女添。

焦首朝朝還暮暮,煎心日日復年年。

光陰荏苒須當惜,風月陰晴任變遷。

在《紅樓夢》中,說到賈寶玉、林黛玉,自然就想到薛寶釵。薛寶釵的燈謎這樣寫:

有眼無珠腹內空,荷花出水喜相逢。

梧桐葉落分離別,恩愛夫妻不到冬。──打一物

紅樓夢的元宵燈謎,既是燈謎又是夢中人的命運讖語,是一語雙關的謎語。同時謎語用以類比的物品名稱與形象也有直接影射意味,薛寶釵的元宵謎語就是個典型。

生命本真 金玉良緣

曹雪芹說薛寶釵「品格端方,容貌豐美」、「肌骨瑩潤,舉止嫻雅」、「行為豁達,隨分從時」。謎底這一物「有眼無珠腹內空」摹狀其形貌,恰也白描了寶釵表裏如一的質地,對他人「空」無機心,對他人的心機也是「渾然不覺」。寶釵並不是個腹內空空的草包,她父親還在時,讓其讀書識字,比她哥哥「竟高十倍」,她能詩能文,還能指點寶玉用唐詩典故改作詩句。父親死了之後,她為了替母親分擔所以放棄了學習,拿起女紅。此「有眼無珠」意味寶釵持有生命原始的「本真」,沒有成見、區別心,故而得人心、連小ㄚ頭都愛親近她。一般說有眼無珠是比喻人沒有辨別好壞的能力;然而,辨別必須要有個標準,換個角度看,那不也就是「成見」?沒有成見的人,就是純真的人,生命本真空白無成見,不著塵埃。

「荷花出水喜相逢」指示謎底物品的使用時節是在夏天,也藉荷花比喻了寶釵品貌端莊、肌骨瑩潤、不染污泥的仙姿。這一句也指出寶釵和寶玉之間的緣份,兩人本有「金玉之盟」。

賈寶玉出生時帶來的「通靈寶玉」上面鐫有篆文「莫失莫忘,仙壽恆昌。」薛寶釵的胸懷也一直掛著一塊珠寶晶瑩黃金燦爛的瓔珞金鎖,正面鑿刻「不離不棄」,反面鑿刻「芳齡永續」。寶玉看到了寶釵的金鎖,笑問:「姐姐,這八個字倒和我的是一對兒。」說出了兩人命中「八字」是相合的一對。寶釵懷金,寶玉含玉,金玉良緣本命中是一對。

說緣份,結局又如何,且看謎語下半:「梧桐葉落分離別,恩愛夫妻不到冬。」薛寶釵這麼直剌剌的謎語,實說「恩愛夫妻」表示這謎底用物應該和用者有「切身關係」,虛指寶釵和寶玉這對結髮夫妻「不到冬」,不能長相廝守的結局。中華文化中有梧桐「一葉知秋」的典故,梧桐木對天地陰陽遞變轉化很敏感,梧桐落一葉就向天下報秋來!謎底這物一到秋天就要被收起來束藏,其和人秋離也隱喻寶釵和寶玉的婚姻關係只得半局,過了夏,雙「寶」就要拆離。

現代徐暋盛竹編藝術展(台灣宜蘭文化局提供)
現代徐暋盛竹編藝術展(台灣宜蘭文化局提供)

謎底「竹夫人」 不離不棄見真章

薛寶釵元宵燈謎的謎底是「竹夫人」─不也是謎中人的雙關語嗎?竹夫人又名竹女,竹膝、竹几,是用竹篾編成或用整株竹雕成的抱枕,形狀中空,巧似「有眼無珠腹內空」。竹子的質地冰涼,中空可以透風,所以熱天裏抱著「竹夫人」睡覺能夠讓人涼爽好入眠。然而一到秋天天涼,這夏天的恩物「竹夫人」就被收置不用了。

當榮國府的榮華急轉蕭索,賈寶玉也發了昏熱病,賈府為賈寶玉選擇了「品格端方、容貌豐美」的薛寶釵成婚,當時是為了「沖喜」的。寶玉本人到了成婚完禮,都還被蒙在鼓裏,不知道娶的妻不是自己一心惦著「木石前盟」的林黛玉;而無怨無悔的「竹夫人」薛寶釵,則許了賈寶玉「不離不棄」的宿命。然而,在賈寶玉這一方,他半途出走了,如他身上通靈寶玉所命「莫失莫忘,仙壽恆昌」,他醒悟了自己先天的仙緣,而走出了世俗的婚姻,遁入空門,從一僧一道修煉歸真。

寶釵一直不離不棄的金鎖的反面鑿刻的字是「芳齡永續」,合上正面那句「不離不棄」這兩句吉讖「是個癩頭和尚送的,他說必須鏨(*音贊)在金器上。」寶釵懷金,譬喻她生命有如金的質地。自己固然不離不棄,然而結髮夫君賈寶玉卻捨家出走,黃金般青春人生怎得永續?金鎖的反面說「芳齡永續」,意謂人世間道理要反著看、反其道才能得。世人都想圓滿幸福,都想遠離殘缺、磨難,然而要能不離不棄的修持,耐得起生別離的磨難、榮華轉蕭索的苦果,淬鍊得生命昇華後才能永遠春、永續芳齡,這是生命修煉轉化後才能享有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