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Andy Hu on Unsplash
Photo by Andy Hu on Unsplash

金菊曾是籃壇宿將,現居加拿大多倫多。她挺拔敏捷的身態讓人難以置信她已年過花甲,更難想像她當年曾因運動創傷癱臥在床。接受專訪時,金菊分享了她的人生經歷。

苦澀的夢想

1948年的秋天,金菊出生在山東一個貧寒農家。「1歲時,我出麻疹死了過去。停放兩天後,大家把埋我的草都備好了,可第三天我又活了過來。小時候,我穿的褲子是長大一歲接長一圈,像樹的年輪一樣。9歲那年鬧大饑荒,村裏一晚要餓死十幾個人,為了活命,姐姐帶我去東北打工,我成了廠裏最小的童工……」

19歲那年,因體育特長,金菊被部隊體工隊選中,進入軍區和總後勤部籃球隊,命運才出現了轉機。她在球場上揮汗拚搏了十幾年,從球員到教練,獲獎無數。儘管收入增多了,金菊在生活上一向節儉,她把省下的錢都給了媽媽。「我那時只有一個夢想,就是讓媽媽不用再借錢過日子。」

折斷了風帆

80年代,中國進入了「改革開放」時期,金菊也從部隊轉業到北京一所院校的教務處,從事管理工作。單純的她不適應複雜的人際關係,想轉行搞專業,靠著那股韌勁,金菊學習了影視編導技術,後來學院成立影視製作公司,她擔任主管技術的副總和製作部主任。

「我們拍行業專題片,拍廣告、電影和電視,做電視台的媒體代理,生意紅火。我個人經濟狀況也發生了變化,有了大房子、好車子,還有專職司機開車,不僅讓我媽媽過上了好日子,還幫助親人們擺脫了貧困。」金菊覺得自己的人生揚起了風帆。

然而就在她躊躇滿志,為事業拚搏之際,厄運再次降臨。1995年一次出差回家後的第二天早上,金菊起床時,全身動彈不了,癱瘓了!

「人過中年,以前運動創傷的後遺症就找上了我,可我一直玩命工作,各種病痛都強忍著,這下終於倒下了。」當時丈夫出差在外,她孤獨無助地躺在床上,「回顧人生,40多年過去了,我還沒為自己活過一天,就成這樣了。看著年邁的姐姐忙前忙後地照料自己。與其這樣活著,給親人造成這麼大的痛苦和負擔,還不如就此了結,我想爬上陽台翻下去,可我當時連這個能力都沒有!」

丈夫回京後,親友們抬著她四處尋醫問藥,扎針、吃藥、用拳頭粗的繩索拉扯牽引肢體,吃了無數苦,幾個月後她終於能撐著雙拐站起來了,但身體已特別脆弱。

她疼痛不斷,不能吹風、不能拿稍重一點的東西、得僵直地行走、脫衣服都怕扭了腰……成了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的殘疾人。

脫胎換骨

1996年有朋友向金菊推薦法輪功,因為周圍患嚴重風濕病、乳腺癌等頑疾絕症的朋友煉功後都康復了。初時金菊並不相信煉功能祛病,可當讀完《轉法輪》,她感到書中談到的種種社會現象、人的幸福與苦難的根源等等,把自己所有的疑惑全解開了。金菊立即找到煉功點,開始了修煉。

煉了不到一月,她突然又癱在床上起不來了。家裏人都著急上火,可金菊卻格外平靜:「我想,自己的身體反正用藥也醫治不了,何況都已得法了,即使死了,下輩子接著修。我就靜靜地躺在床上抓緊時間讀《轉法輪》。就在第7天,我突然能自己翻身了,我試了試,能坐起來了、能下地、能站起來了!身體有脫胎換骨般的變化,比我年輕打球時的巔峰狀態還要輕盈,走路輕快得像要飄起來!」

大家族幾十個人走入修煉

金菊的經歷使她大家族中幾十人跟著走入了法輪功修煉。「以前我想的是給他們錢,幫他們脫貧致富,現在我覺得就是給他一座座山,也不如帶給他們大法的福音!」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金菊幾次被捕。2004年金菊來到加拿大這片自由的土地,她幾乎每天都去多倫多電視塔,告訴遊客關於法輪功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