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共不願放棄不公平貿易與不道德經濟發展模式,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來在國際上致力施展交易藝術,跨國結盟,建立橫跨北美、歐陸的自由貿易區版圖。如此,不但在貿易體系上將中共排除在外,同時再藉由自由貿易的條款細節,排除大量中國製造的零部件、上游產品進入這些貿易體系,等於撒下天羅地網,對中共進行宏觀與微觀的全面孤立圍鎖。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這個國家史上最糟糕的交易。」美國總統大選前,特朗普曾多次強調。

特朗普認為,在老布殊任內研議、克林頓任內簽署並實施的NAFTA,為美國帶來不公平的龐大貿易赤字。因此,重新修訂NAFTA,成為特朗普對選民的重要承諾之一。

去年初,特朗普甫上任,便開始積極兌現這項諾言,他多次呼籲加拿大與墨西哥一起重新談判,否則將退出NAFTA。

談判謀略有序  推進NAFTA重新協商

2017年8月,特朗普政府正式與加、墨展開NAFTA修訂協商工作,但三方談判分歧甚多,進展相當緩慢。

於是,特朗普通過推特發文,進行輿論試探與初步施壓,「我們正與墨西哥、加拿大進行NAFTA的重新協商,但兩邊都談得相當困難,也許該終結掉(NAFTA)?」

不過,加拿大、墨西哥兩國的態度依然相當消極,協商進展緩慢。今年5月31日,特朗普政府宣佈從6月1日起,對加拿大、墨西哥進口的鋼鐵及鋁製品,分別徵收25%、10%的關稅,對雙方展開強硬施壓,希望加速談判進程。

強硬出手  難免招來反彈與攻擊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屢次在推特上向特朗普公開叫陣,左派媒體當然也不忘日夜炮轟。但特朗普秉持一貫的「永不放棄」原則,忍受壓力,堅毅不退,但也持續與加、墨雙方互動協商。

企業家出身的特朗普,深知三方談判的難度。特別是加、墨兩國很可能會暗中結盟,彼此互為「槓桿」與「護盾」,藉此增加對美國談判的籌碼,讓美國難以推進談判目標。因此,他早已準備將NAFTA拆分為兩項雙邊貿易協定(美墨、美加),分頭進擊,只要贏得一位對手合作,另一位對手必將失去平衡。

特朗普選定先攻墨西哥,因為墨西哥對美國經濟依賴最深。美、墨兩國每年貿易金額高達6,000億美元,墨西哥高達80%的貨物都出口到美國市場,墨西哥堪稱NAFTA最大受益者。

加上墨西哥剛於7月初完成總統大選,執政黨落敗,新政府將於年底上任。特朗普一方面與總統當選人奧布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高調建立關係;另方面,洞悉人性的特朗普也清楚,現任總統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很可能會想在離任前為自己留下一項重要政績作為「告別禮物」,青史留名。所以,此刻正是美、墨談判的最佳時機。

8月27日上午,特朗普在白宮召開記者會,宣佈美國與墨西哥已就自由貿易協定達成協議,特朗普並在媒體記者面前當場致電墨西哥總統涅托,除了向涅托及墨西哥人民表達恭喜與感謝外,也讓涅托有機會向國際媒體發言,分享達成歷史性協議的榮耀。

特朗普並再次向加拿大喊話、輕輕施壓,提醒加國倘若不能與美方協商,美國將對加拿大進口汽車徵收關稅。

不計前嫌  為對手安排機會分享榮耀

值得注意的一個細節是,儘管特朗普過去曾多次因為邊境築牆問題,與涅托相處不快,但特朗普並未因此冷落或忽視涅托,反而特意為他安排媒體曝光機會,讓他在卸任總統前風光登上國際媒體版面。

這也反映出特朗普一貫秉持的「皆大歡喜」談判原則,以及他待人處事的用心與厚道。

「談判高手會向對方伸出雙手,拿出同理心,然後創造利人也利己的雙贏結果。」特朗普的長年商場戰友、特朗普集團執行副總裁羅斯(George Ross)如此描述特朗普的談判特點。

充份演繹「交易的藝術」  不戰而屈人之兵

美、墨先行達成協議後,加拿大驚覺形勢不對,失去了墨西哥當槓桿,加國失去平衡、陷入被動角色。倘若一味堅持、不願妥協,不但加拿大汽車會被徵收關稅,還將被美、墨孤立,更可能進一步衍生加國物價上漲、企業出走、失業擴大等風險。

當天下午,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隨即與特朗普通電話,表達願意推進貿易談判。杜魯多傍晚還在推特上發出訊息,告知各界美、加貿易談判將加緊進行,可望於本周內達成結論。

新一代的北美自由貿易格局,終於露出曙光。

綜觀這次的北美貿易談判,特朗普充份展現他出眾的商場談判能力、有序的戰略佈局、軟硬兼施的施壓技巧、耐心堅忍的抗壓性;加上他精準識人、洞悉人性,並且掌握時事局勢,從而做出精準研判,抓住最佳談判時機,一氣呵成,迅速突破三方談判僵局,迫使對手不得不妥協讓步,否則將失去國際舞台的活動空間,並付出更高昂的國家經濟代價。

換句話說,這次的北美貿易談判,堪稱特朗普「交易藝術」(arts of the deal)的一次經典範本,也體現《孫子兵法》「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智慧。

特朗普國際布大局  孤立圍鎖中共

北美貿易的談判,某種程度也投射出美中貿易戰的未來走勢:合縱連橫,圍鎖孤立。

面對中共不願放棄不公平貿易與不道德經濟發展模式,特朗普近期來在國際上致力施展交易的藝術,跨國結盟:先與歐盟達成零關稅自由貿易協議,再與北美兩國完成貿易談判,建立版圖橫跨北美、歐陸的自由貿易區。

如此,不但已在貿易體系上將中共排除在外,同時,美方再藉由自由貿易的條款細節,排除大量中國製造的零部件、上游產品進入這些貿易體系,等於撒下天羅地網,對中共進行宏觀與微觀的全面孤立圍鎖。

事實上,中共內部也深知遭遇國際圍鎖的危機,但中共方面近日不但高調宣稱中共「站在道德的高地之上」、「中國(共)將是勝利的一方」,還強調中共與非洲30多國的貿易關係良好,不僅不追討非洲國家債務,還要捐輸金錢資助非洲國家。

這套「精神勝利法」的心戰宣傳邏輯,堪稱精神失常。

非洲國家的購買力與市場規模非但無法與歐洲、北美、日韓等國相比,難為中國賺進足夠外匯;此外,只要美國領軍的自由貿易區願意開放非洲國家加盟,非洲國家多數將捨中共而去,角逐龐大消費商機與零負擔的公平貿易。

況且,中共還要對外撒幣、不追舊債,此等「金錢收買國家」的外交行徑,不但可能導致中國財政壓力更為沉重,快速流失的外匯儲備更為緊張。中共打腫臉充胖子,揮霍的不是中共權貴的財富,而是十多億中國人民辛苦積攢的民脂民膏。

如今,特朗普已在國際上對中共撒出巨網、布下大局,不但實施全面圍鎖,並備妥2,000億美元經貿籌碼,全力施壓。

接下來,就看中共怎麼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