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地處改革開放前沿的廣東省,經濟發達,生活富裕,現代化程度居全國領先地位,經常被大陸媒體作為改革開放的樣板之一加以報道。然而,2011年10月13日發生在這裏的小悅悅事件,卻使這個城市意外地成了人們對當代中國道德現狀進行聚焦的目標。

那是一個與往常一樣的日子。當天下午,兩歲幼童小悅悅正在位於佛山南海黃岐廣佛五金城家門口的巷子裏獨自玩耍,不料厄運突然降臨,一輛迎面駛來的麵包車猛然加速,將她撞倒捲到車底,右側車輪隨即從她胯部輾過。司機停了一下車,又加大油門開走了。後輪再次從小悅悅身上輾過。

之後,還有呼吸的小悅悅孤零零地躺在路邊。一個目擊者從她身邊走過,看都沒看她一眼。隨後,又有兩名路人從小悅悅身邊經過,同樣漠然不理。這時,一輛小型貨櫃車開了過來,司機好像沒有看到地上的小悅悅,再次從她身上輾過。

此時的小悅悅已經一動不動。接下來的5分鐘更像一場噩夢,有10多位路人從小悅悅身邊走過,每個人都只是看了看,沒有人援手相救,哪怕是打個電話求助。就這樣,先後有18人從小悅悅身邊走過。直到拾荒阿姨陳賢妹出現,才上前把小悅悅抱到路邊並找到她的媽媽。10月21日零時32分,小悅悅經醫院全力搶救無效後離世。

18個大人眼睜睜地看著被撞到輾傷的小悅悅卻無人援手相助,一個垂危的年幼生命就這樣被無情的司機和冷漠的路人棄於極度的危險之中。此事被媒體報道後,隨即引發了鋪天蓋地的輿論狂潮。人們在問:「如今的中國,老人跌倒不敢扶,小孩被輾沒人救,中華民族怎麼了??」

無獨有偶。就在小悅悅事件發生後不足一個月,針對此事的輿論還未停息之際,四川省內江市又發生了一起小悅悅事件的翻版。不同的是上次受到傷害的是一名幼童,而這一次受到傷害的則是一名老太太。

據《華西都市報》報道,2011年11月2日晚,四川省內江市一名老太太過馬路時,被一輛越野車撞倒,司機逃逸。隨後一名的士司機路過事故地點,再次碰撞到受害者,涉嫌二次輾壓。當晚,被撞老人不治身亡。交警部門通過查看監控影片證實,事故後一分多鐘裏,並沒有行人圍觀,但因為是入城線,車流量較大,此期間有多輛車經過,但都沒有停下。

前一次,面對倒在血泊中的小悅悅,多名過往行人選擇了袖手旁觀,最終小悅悅遭到了二次輾壓。這一次,面對被越野車撞倒的老太太,儘管期間有多輛車經過,但司機們同樣選擇了視而不見。兩宗事件最大的共同點都在於路人的冷漠。

其實,類似的場景在小悅悅事件之前便早已屢見不鮮。遠的不說,僅2010年被媒體報道過的類似事件就不乏其例:

2010年7月,在廣州白雲區石井白雲湖,兩名男孩結伴游泳時溺亡。記者重訪現場時找到了死者的幾名老鄉,據其中一名當事老鄉表示,兩名男孩遇險時曾有七八名附近五金廠的男工人路過湖邊,她曾兩度向對方呼救,但對方始終不肯幫助,以致錯過了最佳救援時機。

2010年11月,從超市購物出來的顧客發現有位老人卡在了護欄中。聽到呼救,負責在護欄旁看車的周女士和路過的行人都聚攏過來,紛紛撥打110和120。面對危在旦夕的老人,周女士曾經想上前攙扶,但卻被周圍的人勸阻了。就這樣,老人被卡在護欄裏足有十多分鐘,眾人雖距他只有一步之遙,竟無一人伸出救命的手。當120救護車趕到的時候,老人已停止了呼吸。

2010年11月,一名嬰兒被丟棄在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的街頭。4天中居然沒有一個路人去關心這個可憐的孩子,最終寒冷的冬天帶走他鮮活的生命。

幾千年來,助人為樂、見義勇為、救死扶傷,一直都是中華民族代代相傳的優秀美德。但小悅悅事件以及發生在其前後的一連串類似事件,卻完全顛覆了它們,從一個側面清晰地折射了當下中國世風日下道德淪喪的沉重現實。

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就以修身重德著稱於世。然而,改革開放40年,經濟大發展,道德卻大滑坡。在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的同時,國人的道德水準已然跌落到了歷史的最低位。環顧今天的神州大地,尊老愛幼、誠實守信、助人為樂、見義勇為、救死扶傷、勤政愛民、精忠報國等傳統美德不但日漸式微,甚至蕩然無存。

而金錢至上、私慾橫流、唯利是圖、坑蒙拐騙、吃喝嫖賭、以強凌弱、誠信缺失、假話流行、貪污腐敗、索賄受賄、良知泯滅、寡廉鮮恥、人倫顛倒等歪風邪氣卻日甚一日地充斥著社會的每一寸空間和每一個群體。中華民族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道德危機!◇

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官德淪喪

中共官員腐敗60%以上跟包「二奶」有關係,被查處的貪官中95%有「情婦」。(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官員腐敗60%以上跟包「二奶」有關係,被查處的貪官中95%有「情婦」。(大紀元合成圖)

改革開放後的中共官員,可以說絕大多數沒有精神信仰,也缺乏社會理想,「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權力貼現主義是他們唯一的行動指南,由此導致了官員群體大規模的道德淪喪,這種淪喪而且越演越烈,已經到了史無前例的程度。

官德淪喪首先表現為貪權。生活在專制體制下的官員,無論古今中外,沒有不崇拜權力的,改革開放後的中共官員尤其如此,因為權力不僅能給他們帶來地位,而且能夠直接轉化為金錢。為此,他們總是挖空心思不遺餘力地往上爬,甚至不惜直接用錢買官。

從農家子弟成為地方高官的原中共鎮江市委副書記陳耀南便是一個典型。陳在鎮江工作了19年,一心希望升任該市市長,卻苦於朝中無人。為求疏通中央組織部,秘書主動為他托人奔走,付了130多萬元人民幣和4萬美元給自稱是中央要員的騙子,成了官場《假如我是真的》騙局的最新版本。

官德淪喪還表現為貪錢。為了撈錢,許多當官的從收受禮物發展到大筆受賄、索賄甚至敲詐,最終官德盡喪,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如陝西神木縣原副縣長高曉明受賄241萬元,一審獲刑12年。他在萬言悔過書中稱,對於送禮的人,自己由開始的拒絕接受到後來的來者不拒。收受錢財多了,慢慢地也就習慣了。

江西婺源縣原縣長楊峰利用職務之便,先後多次收受他人賄賂。楊峰對金錢的貪婪近乎瘋狂,開口就向私企老闆索要上千萬元。他恬不知恥地對客商說:「你在婺源發了財,不對我表示表示是無論如何說不過去的。」

官德淪喪的另一個表現是貪色。當今的中國官場,包養情人、「二奶」成風,許多人對生活腐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甚至嫖娼狎妓、共用情婦,沉湎於聲色犬馬之中而不能自拔。中國婚姻法修改起草專家小組主要負責人巫昌禎教授調查發現,中共官員腐敗60%以上跟包「二奶」有關係,被查處的貪官中95%有「情婦」。

如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雲南省省長李嘉廷、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浙江省紀委書記王華元、中國石化董事長陳同海、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等高官莫不如此。

因為官德淪喪,許多官員濫用權力,法為私器。近年來,民眾因散發短信批評地方領導,或者散發材料檢舉地方官而獲罪的事例層出不窮。不只是普通民眾,連一些記者也遭到了官員的強力「阻截」。

前不久,《經濟觀察報》就有一名記者因報道某上市公司的負面消息,被浙江麗水遂昌縣公安局以涉嫌「損害公司商業信譽罪」為名在網上通緝。更早之前,甚至還出現過遼寧西豐縣委書記讓警察進京抓記者這樣的例子。

因為官德淪喪,許多當官的官氣熏天,橫行霸道,無法無天。深圳海事局原黨組書記林嘉祥猥褻11歲女孩後非但不道歉,還大罵群眾「算個屁」。「我是縣委書記,是一把手,老子不怕!」2005年10月4日晚9時許,長沙市望城縣委書記王武亮酒後駕車被兩名交警制止後,當著圍觀的上百名群眾口出狂言。隨後,他與交警以及趕來處理問題的民警發生「肢體衝突」。

因為官德淪喪,許多官員謊報虛誇,欺上瞞下。現實中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情景:有些官員面對群眾的質疑,張口說謊,故意誇大、編造或者隱瞞事實真相。有些官員為了向上爬,大搞浮誇虛假的政績工程和數碼遊戲。欺上瞞下竟然成了他們常用的工作手法和生存秘笈。「官出數碼,數碼出官」便是這種生態的生動寫照。

因為官德淪喪,許多當官的不僅千方百計攫取政治和經濟利益,而且寡廉鮮恥地攫取一切他們認為稀缺的東西。獨立評論人袁劍先生曾以官場中的文憑熱為例說:「從90年代之後中國官員文憑造假中,我們可以輕易發現這種貪婪已然達到了何等病態的程度。

瀏覽一下當今中國官員們的簡歷,大多數人將會產生一種中國已經普及了博士或者碩士教育的錯覺,因為他們不是擁有博士就是擁有碩士頭銜。但知情人知道,這些頭銜(絕大多數)是假的」

總之,如今絕大多數中共官員可以說已經爛得沒有人樣了,許多人人格之低下、言行之齷齪,早已突破了文明的底線。毫不誇張地說,改革開放後的道德危機正是以此為開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