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是敢於站起來說出心中的話,以及坐下來靜靜聆聽。」

前英國首相丘吉爾

香港的大學自主在過去幾年受到嚴重損害,是不爭的事實。去年十間大學校長受壓下聯署,表明不支持港獨,並強調「言論自由並非絕對,有自由就有責任」。

踏入九月,新的學年正式開始,浸會大學、教育大學、中文大學學生代表在開學禮均提到港獨,即觸及中港政權設下的禁區,大學當局難免感到不知所措。

年初上任的中大校長段崇智,一方面害怕開罪權貴,另方面不想被指未能支持言論自由、院校自主,最後勉強地表示大學不支持港獨,但仍支持言論及學術自由,及學生以和平理性方式討論相關議題。

段崇智曾承諾與學生公開會面,但對中大學生會多次提出的邀請,都沒有積極回應,學生會在開學時希望在校園掛上橫額時,更受多名保安人員阻止。決定出任中大校長之前,段崇智必定已認識到今時今日在香港當上大學校長一職,與香港仍是英國殖民地的時代比較,已不可同日而語,也肯定會考慮過上任後,如何面對來自中港政權及學生們雙方面的壓力。

段崇智起初可能自信滿滿,以為自己有能力處理好與政權及學生之間的關係,但他日前的對言論自由的說法,卻激惱了中共,因而受到中方官員譴責;而對中共政權極度討厭,已到了不可挽回地步的大學生,也絕不會接受一個畏首畏尾的校長。他遲遲不敢面對學生,是害怕被問及一些包括港獨等所謂敏感議題時,不懂得如何應對,因此唯有一再拖延,希望事情可不了了之。

一個不敢堂堂正正和同學公開討論社會上不同議題的人,能稱得上一個合格的大學校長嗎?可憐今天的香港,卻被這些毫無勇氣、沒有承擔的專家學者,搞得烏煙瘴氣。

如要取得學生及社會人士的尊重,段崇智首先要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