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近日報道,中共打算將地方政府債券風險權重從20%下調至零。該訊息曝光地方政府的真實處境,並折射出中共或將被迫在樓市中展開經濟決戰。

大陸媒體日前報道說,中共打算將地方政府債券風險權重從20%下調至零。該訊息曝光地方政府的真實處境,並折射出中共或將被迫在樓市中展開經濟決戰。 

據《中國證券報》報道,中共財政部為推動地方政府下半年加快發行1萬億元的專項債券,建議將銀行持有地方政府債券的風險權重,從20%下調至零。 

按照現行法規,銀行持有地方債時,會佔用金額20%的風險資產額度。 

地方債風險權重若下調至零,意味著銀行可以釋放出20%的風險資產,用於增加信貸。

對地方債券而言,意味著等同於國債待遇,風險被降低為零,可提升地方債對銀行的吸引力。 

據興業研究分析,截至8月20日,中共地方債餘額16.95萬億,耗用信用風險加權資產3萬億元(銀行持倉九成)。消息若成真,銀行可釋放出3萬億元的風險資產,能支撐3萬億~ 6萬億的信貸。

陸媒稱這是對地方政府和銀行的重大利好消息。不過有經濟學家批評說,這相當於把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轉移給了銀行。 

地方債風險權重歸零 自曝驚人真相

陸媒報道說此舉可能為銀行打開放水(信貸增長)的龍頭。 

中共深知貨幣放水的危害,仍打算為地方政府打開貨幣「水閥」,顯示地方政府或已陷窮途末路。 

中共通過這次放風,坐實了一個不是秘密的秘密:中共為地方政府債務兜底。而這次放風也相當於,中共公開將地方政府的債務與中共政權綑綁在一起。 

就在去年底,中共還表態要堅決打消政府為地方債兜底的幻覺,如今打算直接將地方債升格為主權信用。這也洩露:地方政府的債務,已將中共逼到絕路。 

貿易戰擊倒土耳其 中共為何還沒倒

「這個國家曾比其它任何發展中國家都接近發達國家,為了經濟,它曾拚命印鈔票、大放水,大搞基建、房地產成為它的經濟支柱之一。然而,因為亂折騰,它似乎再也無法擺脫中等收入陷阱。」 

這是自媒體「智谷趨勢」一篇文章的開頭。乍一看還以為寫的是中國,看下去才發現說的是土耳其。 

土耳其和中國,有些地方的確很像。兩者都是用貨幣和債務推動經濟高速發展,並且正受到美國的關稅制裁。 

過去15年,土耳其廣義貨幣(M2)增加了24倍。1990—2017年期間,中國M2增加了109倍。兩者的貨幣增速都遠超GDP增長。 

土耳其同樣熱衷於用基建和房地產來刺激經濟,地產市值十年間上漲6倍多。中國城鎮房屋總市值,在過去27年增加了87倍。 

8月份美國決定對土耳其的鋼鋁加倍徵稅,當天土耳其貨幣里拉暴跌18%。今年迄今,土耳其里拉已貶值超過45%,該國股市跌超17%,通脹率高達15%。 

土耳其人均GDP翻三番達到10,000美元,用了十多年,但是跌去一半,只用了八個月。 

在美國的關稅打擊下,土耳其不堪一擊,應聲而倒。 

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中共為何還沒倒下? 

表面上看,美國的關稅打擊致使土耳其貨幣大貶,資本外流,經濟崩盤。而中共有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支撐人民幣匯率,同時還有資本管制鎖住資本外流,所以暫時頂住了經濟下滑的壓力。 

但貨幣貶值、資本外流這些都只是經濟危機的表現,或者說是病症,而非病根。 

所以哪怕中共公開或暗地管制住匯率和資本,也只是治標不治本,只能壓抑和推延危機,卻無法改變「暴病身亡」的結局。 

中國經濟的病根,和土耳其有同有異。 

相同之處,都是超發貨幣加高負債惹的禍。不同之處,土耳其資本市場的核心是股市;而在中國,資本市場的核心是房地產。 

有中共體制內學者認為,美國貿易戰真正打擊的對象,不是對美出口順差,而是目標國的資本市場。 

例如土耳其在關稅制裁下,一擊就潰。而中國股市雖然被打倒,總市值下跌近三成,但因為中國經濟的核心資本不是股票而是房地產,所以企業資金流並未斷裂,市場沒有崩盤。 

樓市泡沫鎖住 中國人的財富

海內外經濟學界都曾指出,中共用高負債刺激經濟高速發展:超發貨幣(貨幣放水)→高負債→高投資→經濟高速增長。 

在這個過程中,地方政府和樓市起到了關鍵作用。 

地方政府為了政績,互相競爭,舉債投資基建,刺激GDP增長。 

而地方政府的融資來源,或者說舉債的基礎,就是土地,這是中共土地財政的成因。 

地方政府需要錢養活龐大的官僚系統、搞腐敗和投資基建,就得高價賣土地;高價土地又推高了樓價。政府為了能繼續賣地、從樓市交易中收稅,就必須保障樓價高漲。樓價高漲產生的高回報,又會吸引(或迫使)全國民眾都入市買樓。 

這就是中國樓市只漲不跌的原因所在。 

也就是說,地方政府、房地產、中國民眾,三者構成了一個內部資本循環。地方政府通過樓市將債務轉移給買樓者。 

這個內循環能穩定存在的基礎是高樓價,因為高樓價能保障資本在內循環中的高回報。

中國樓市有時被稱為貨幣蓄水池,正是因為這個內部資本循環吸收了大量貨幣。 

例如今年3~6月期間,中共央行為刺激經濟,放出了3萬億元的流動貨幣。房地產貸款同期增加1.7萬億元,也就是說,僅房地產一項就吸收了57%的貨幣放水。

樓市蓄水池內的資本循環,不但抽乾了實體經濟的資金,也掏空了中國人的錢包。 

例如,2006年中國居民負債收入比只有18.5%,2018年已高達77%。2017年中國家庭人均財富中,房產淨值佔比三分之二。 

這些數據說明,中國人的財富都被鎖在房子裏,民眾債台高築,沒錢消費了。 

「蓄水池」的秘密:中共的命根子

土耳其只搞了15年的寬貨幣、高負債,就被通貨膨脹壓垮。

中共搞了三十多年的債務經濟,尚未爆發通脹危機,主要是樓市吸收了大半的貨幣和通脹壓力。

樓市這個蓄水池,對中共而言,不僅是經濟壓力減震器,更是它的「輸血袋」。 例如,中國近年來的商品房銷售額中,約六、七成被地方和中央政府以各種稅費的形式收走。即使算上二手樓,中國樓市每年交易總額中,也有至少一半流入中共錢包。 

中共就像吸血蛭一樣,每年從中國樓市中吸走過半資金。這筆錢,對中共意味著甚麼? 

以去年為例,2017年中國新房加二手樓成交額約20萬億元,中共從中收取稅費約10萬億元(其中賣地收入5萬億)。而當年中共全年財政收入中(不含賣地),地方政府才9萬億元,中央只有8萬億。 

中共去年從樓市中收取的稅費,真正用於徵地拆遷補償和土地前期開發的部份,只有賣地收入的七成。 

換言之,中共從樓市中搾取的資金,65%是用於養活政府。中國樓市就是中共的命根子。 

同理,中共調控樓市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降低樓價,而是要保住它的命根子,保住政府、樓市和民眾之間的資本內循環能維繫,能夠給中共續命。 

樓市迎來經濟決戰結局懸念不多

有中共體制內學者認為,真正給中國貨幣帶來信用的不是股票市場,而是房地產市場。 

該學者認為,地方政府由於土地財政的緣故,會推動樓市發展;土地財政又可以從樓市中 「吸金」, 反過來給企業「輸血」,從而起到核心資本市場的作用。

該學者據此認為,中共要打贏貿易戰,應當給地方政府增加信用,並支撐樓市;中共應當將樓市作為中美貿易戰的決戰主場。

雖然這種觀點在中共體制內並非主流。然而,中共似乎正在這麼做。 

在最新的政策放風中,中共考慮將地方債風險權重下調至零,其實就是將地方政府的信用提升至「主權」級別,其目的或許並不僅限於下半年的萬億元債券發行。 

只是,無論是這種與美國決戰於樓市的觀點,還是中共升格地方政府信用的圖謀,都存在根本缺陷,迴避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共在經濟決戰中要面對的對手,不僅僅是美國政府,還有中國民眾。

中國樓市為中共吸蓄了通脹壓力和債務風險,但對中國人而言,卻是套牢了自己的財富,還給祖孫三代套上了房奴命。 

中國樓市被中共搾取了大半資金的同時,也將中共因腐敗、低效、冗員所產生的巨大債務,通過高樓價轉移給了買樓的中國人。 

在樓市中,中共是中國民眾的天敵,是對中國人最根本利益的掠奪者和收割者。 

中共在樓市中,從來都是將民眾作為敵人來收割。 例如近期中共反覆放風的房地產稅,還有已開始推行的大幅提漲二手樓交易稅等等舉措都表明,中共對樓市的所有政策,目的只是在維繫樓市不崩盤的前提下,能更多地搾取民眾財富。 

因此,中共為地方政府怎麼增加信用都是徒勞。 

政府信用源自民心。人心喪盡、與民為敵的中共,用盡招數也救不了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更救不了中共自己的命。 

隨著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日增,中共節節敗退,正在被逼進中國經濟的最終戰場——樓市。 

面對強大的美國經濟、面對中國民眾的民心,中共在樓市經濟決戰中的結局並無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