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正在加快撤離大陸的步伐,台灣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台商匯回台灣的金額創下新高,達到81億元新台幣(約合人民幣18億元)。較去年幾乎增加一倍,匯回佔比達15.2%。

旅美政經分析人士秦鵬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除台商外,日本、南韓、美國等企業也出現大遷徙,這不僅是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實際上多年來這些外企已經在諸多方面遭受到重壓,幾近臨界點,關稅只是最後一根稻草。

外企撤資,秦鵬談到幾個主要原因:

畸形房地產經濟

他表示,與包括美國在內的正常國家不同,中共官員不考慮創造就業機會,而是唯GDP至上,地方政府只要靠賣土地、蓋房子就可以獲得高額GDP,那些實體企業根本無法比。甚至很多企業撤離後,地方政府把相應土地拿來變現,反而賺錢了。

網絡評論人士「我是財小妹」日前撰文表示,外企撤資其實是看空中國經濟。在人人把玩房地產的時代,製造業卻出現倒閉潮,這都是因為實體經濟已步入「高風險、低回報」的怪圈。這明顯是嚴重違背經濟規律的。

外企受歧視

秦鵬介紹說,「改革開放」之初,中共希望外企帶來技術和管理,隨著中國國內企業的發展,特別是2008年以後的國進民退,外企也受到排擠。隨著稅收優惠到期取消之後,政策性補貼、貸款和資源劃撥等與外企毫無關係。

此外,很多企業還被盜竊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

他舉例說,2007年富士康在深圳的團隊被比亞迪挖走;今年6月中共政府要求LG Display轉讓其OLED的生產技術,以換取批准其在中國廣州建廠。

「這是中共的流氓本性導致的,從中共政府角度看,既然我已經能掌握一定技術和管理了,為甚麼我自己不生產?何況還有很多地方官員在這個過程中中飽私囊。」

成本上漲

中共歷年對企業和個人徵稅遠遠高於GDP增速,而且其高額稅收不像其它國家一樣用於國民福利。它將國民福利轉嫁給企業,新勞動法出台,以及「五險一金」等,使企業成本急劇上漲。

秦鵬引用玻璃大王曹德旺的說法:「中國除了人力,甚麼都比美國貴。」曹德旺打算用機器設備取代人工,從而降低工資成本。而在其它部份,包括稅收、運輸、土地等,中國的成本都比美國高很多,中國稅收甚至是全球最高的。

此外,在美國設廠,能源、電費只需在中國的一半,天然氣則只有中國的1/5。在中國,電價及能源是由中央壟斷的。

根據波士頓諮詢公司2013年的研究報告,2013年美國製造的產品比中國製造的成本高5%,但到2015年兩者已拉平,預計到2018年,美國製造的產品將比中國製造的產品便宜2%~3%。

煽動仇恨

秦鵬表示,中共為了轉移國內矛盾,動輒煽動民族主義,掀起仇美、仇日、仇韓等浪潮,導致在華外企經歷了多次被抵制的風波,經營受到很大影響。日本企業由於釣魚台問題每每首當其衝,南韓企業樂天系乾脆被迫關門。

在中美貿易戰開始之際,中共希望大量外企向美國抗議和遊說,從而迫使特朗普收手,但是這些外企卻主動撤離大陸。秦鵬認為正是上面這些原因造成的。

面對越來越多的外資撤離,「實際上很多地方政府不是很在乎,甚至還沉浸在房地產和央行放水,加大政府投資鐵公基這樣的末日狂歡中。」

他認為,地方政府對於因此可能造成的大規模失業以及社會動盪根本不在乎,因為這些年各種社會問題基本上都靠暴力鎮壓下去了,況且官員們的親朋好友大多在房地產、金融等行業發財。

秦鵬表示,中共官場對全面貿易戰的影響普遍估計不足,「在這些年對大眾洗腦中,官員們之間也是相互欺騙,絕大部份官員還是盲目樂觀,認為美國不可能長期下去,認為特朗普會被彈劾趕下台,而且他們對央行放水、政府投資、暴力維穩有路徑依賴。」

「也許這就是那最後的一根稻草。」秦鵬說:「少數明白的官員,要麼無能為力,要麼等著看中共垮台,好讓自己的財產合法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