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教水彩畫的老師,溫文儒雅、學富五車、滿腹經綸,尤其醉心古典駢文,一路行來那真是著作等身。年輕時即享有盛名,如今跨足畫壇,以水彩渲染畫的田園風光展露頭角!他的教法與國畫正相反,一定當堂先畫一張,多半以八開為主,間或畫幾張四開。作畫的步驟交代得很清楚,邊畫邊告訴妳如何控制水份;如何拿捏恰當的濕度;甚麼時候畫遠景;中景何時下筆;近景又怎麼表現……,事無巨細,全都傾囊相授!示範完之後,我們再依樣畫葫蘆的現場臨摹一張。而且他為人幽默,言談風趣,因此人人學畫的興致非常高昂!我把這每周有限的三、四個小時,視為心靈與藝術的補給站!

535(藍)、318(紅)、411(赭)三色調成灰色調,這是他首先教給我們的調色基本概念,以此染天、畫水;加黃而成山巒、原野;添靛而為海浪、風濤;將乾筆旋開,分蘸多色輕觸紙面,於是一片繁花盛放、秀色可餐;將一元銅板用濕布包好,在深藍的背景裏用力蓋個章,於是一輪皎潔的明月,破雲而出,躍上天幕……!這些小技巧,讓我們樂在其中,每回總是意猶未盡,急切地盼望下周的學畫時刻快點到來!

觀察一下周遭的習畫者,每星期只在老師的指導下畫那麼一張,在家可不畫的,她們把那當成大夥兒聚會聊天、排憂解悶、打發時光的消遣與娛樂!因為這種畫得先將整張畫紙打濕,所以無法事先打稿,沒有素描基礎也無所謂,日積月累也能摸出心得來!漸漸的,大夥兒畫的樹不再是一枝枝的棒棒糖了;那群山不再是一個個的圓饅頭組成;那村落不再像音符似的排排站好;那飛翔的白鷺鷥不再擠成一團對撞了……。

好像只有我是個異數,是真心想學會並認真投入而努力不輟的人,當然那進步是一日千里的!不久,我就不再以臨摹老師的作品為滿足,自己到處蒐集風景攝影作品,剪貼報章上的旅遊景點圖片,耗費鉅資購買相關的繪畫書籍,日夜研讀,如饑似渴的標記重點、熟記訣竅。時常將自己在家的習作帶去請教指點,老師嘉許之餘總不忘說上一句:「妳就照我的畫就行啦!」我總是恭敬地回答:「那是您的構圖。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日子就這樣在水與彩的流竄裏飛逝,在擠顏料與割畫紙中滴溜而去。旁人還在八開的小畫裏奮戰,而四開對我來說早就駕輕就熟。於是我開始在家練習畫對開的大畫,那在構圖上來說是一大挑戰!並且專心致志於開拓不同的表現色調!

這期間,老師開過幾次個展,捧場之餘,心中不解:為甚麼所有的作品,都是課堂上示範給我們看的小幅畫作?總是灰色的調子、綠色的鄉野?老覺得不夠嚴肅對待!再看與別班學畫時間長的弟子舉辦的師生聯展,也是課堂上畫的那些,而且同一個構圖,就有十張、八張同時展示的!雖然用色、筆觸不盡相同,可給人的感覺是「拷貝展」、「臨摹展」!

至此,我恍然大悟,這種畫法的步驟、過程就是如此,再跟著學下去也跳脫不出老師的手掌心!妳永遠在他的引導下,亦步亦趨,永遠不可能擁有自己獨特的風格!永遠不可能研發出自己不同的創作技巧!雖然他甚麼都教給妳,但卻從不鼓勵妳走自己的路!他希望妳畫得和他一模一樣,讓妳無法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總局限在他的層次或層次以下,不能往上突破!

兩年半之後我自行畢業,重拾毛筆去學國畫古典山水。因為筆的不同,遇到的困難更大,但都在恆心與毅力下走了過來。這時開竅了!不再理會閒聊的話題,一心只是注意老師用筆、用墨的方法。這位老師不僅收費低廉,而且淡泊名利。他的畫作空靈俊逸,不食人間煙火!可惜拙於言辭,不善表達!改稿、示範非常認真!又兩年半之後,他稱讚我的臨摹作品神似極了,幾可亂真,一般人還無法分辨哪!

其實當初拜師學畫的目的很單純,只為退休鋪路!沒想到無心插柳的結果,因緣際會學出了心得,走出了路子!一路行來,有了自己的風格與特色,一連舉辦了九次水彩個展!修煉之後,慢慢地明白這一切都是定數在其中,具有深遠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