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華府政治新聞網站《政客》(Politico)報道,8月7日特朗普在宴請十幾位美國頂尖企業高管和白宮高級官員時花了很多時間分享自己關於中國的想法。期間特朗普不點名地說來自「這個國家」的留學生「幾乎每一個人都是間諜」。與會者認為特朗普的說法是針對中國。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多媒體都在紛紛報道。

中國留學生肯定不會都是間諜,甚至絕大部份都不是。但為甚麼給美國這種印象呢?知名時評人士楊恆均撰文表示,一位總統說出自某個國家的所有「留學生都是間諜」,的確駭人聽聞。

但特朗普指責中國留學生是間諜,顯然不是信口開河。這反映出一個問題,美國等西方國家反間諜機關已經對中國留學生形成了某種看法,或者叫「成見」。

中國人說:「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的留學生受控於中共,做了很多讓美國不滿的事。美國之音報道,今年4月美國眾議院聽證會上,共和黨籍眾議員拉馬爾.史密斯(Lamar Smith)表示,中共學術間諜滲透美國各個高校獲取科學技術,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和經濟安全。

隱形斗篷與黑客

發明噴氣式衝浪板的中國億萬富翁劉若鵬就是其一,他被指控盜竊美國科學家的「隱形斗篷」等知識產權。

NBC報道,2006年,劉若鵬進入杜克大學,成了「超材料」專家史密斯(David Smith)博士的學生。第二年,他帶了2名中國人訪問史密斯實驗室,並在3到6個月的時間裏參加了幾個項目,其中包括隱形斗篷。

趁史密斯不在,他們偷偷給實驗室照相,並將照片和所有製造隱形斗篷設備的參數帶回中國。後來劉若鵬在給同學的郵件中承認,他一直向史密斯掩藏自己的意圖。

劉若鵬2009年回中國後,啟動了自己的科技公司,現在市值60億美元。2010年FBI啟動了對他的調查。

此外,2008年,北京藉奧運會向世界「show肌肉」,《金融時報》表示,中共從那時開始不再韜光養晦。在這股浪潮帶動下,中共使領館調動海外學生學者聯合會、海外僑團等在海外進行一系列的配合活動。特別是針對法輪功,更是不遺餘力地構陷並製造仇恨。

最讓美國擔心的是防不勝防的中共黑客,2001年,中共黑客發動電腦病毒「紅色警戒」,導致全球225,000台電腦癱瘓。甚至連美國白宮的網站都沒能倖免,最終不得不改變位址。

反面影響巨大

以上僅是幾個例子,說明中國留學生被中共操控危害美國。作為黃皮膚的炎黃子孫——中國留學生有愛國情懷,希望祖國強大,這可以理解。誰都愛自己的國家,畢竟中國是華人的「根」。

但這些行為是建立在危害別人的基礎上,與西方價值觀格格不入,所以引起了多國反間諜機構警覺。而且這些被中共操控的行為,給海外華人帶來很大影響,「一條魚腥了一鍋的湯」。

中國人很聰明,因此海外留學生和華人華僑在各國科技上、商場裏和重要機構中都扮演著重要角色。一旦受到監視或排擠,對整個華人都是沉重的打擊,先進科研部門和重要機構都可能跟中國留學生和華人子女們無緣。

楊恆均認為,這些行為對中國本身也有很大影響。中國高科技研究所和研究機構裏絕大部份是海外歸來的留學生、學者在挑大梁。如果西方以留學生被中共控制為藉口拒絕中國留學生,想想看,中國科技的長遠發展會如何?

留學生被中共操控

中共控制海外華人,把留學生當成私產,早已是公開的祕密。美國之音去年報道,澳洲堪培拉大學中國學生會主席直接表示,中領館為他們提供活動用的旗幟、食物和車馬費,而且參加中使領館號召活動的學生會得到回國就業的幫助。

中共領導人外訪,當地中國留學生會舉橫幅歡迎。《外交政策》表示,這不是自發的,中共向他們每人支付20美元。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早年留學期間,曾被任命為美國中西部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第一任主席,他介紹,中共會定期和學生在汽車旅館會面並發放資金。

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特朗普不是政客,沒有那些「老油條」政客的八面玲瓏,這是特朗普為人誠實的表現,不必吹毛求疵。

不過藍述也表示,美國反間諜機構早就盯上了被中共操控的海外華人和留學生,只是沒有動手。留學生愛國沒有錯,想為國家做貢獻也沒有錯,但不要幹偷雞摸狗的事,給中共當搶使。

藍述說,中國現在需要的不僅僅是科學技術,更需要價值理念和制度體系,這兩者是不可偏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