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山反殺案」將大熱天中的輿論熱度又狠狠地提高了8度C。殺死紋身男劉海龍的騎車男于海明最終因形勢逆轉而被警方和檢察院共同認定為「正當防衛」。這樣的結局,網友當然是大感快意江湖。

不過且慢,歷來比胳膊要粗很多的警方大腿,這次怎麼那麼快就認慫了呢?之前瀋陽小販夏俊峰在爭執中將兩名城管刺死,雖然各界疾呼「刀下留人」,但夏俊峰依然未能逃過鬼門關。加上中共刑法對「正當防衛」認定的要件之嚴苛,這次輿論對當局可能再次無視「正當防衛」,其實是有充足的心理預期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次的「妖」就出在中共高層對局勢的研判上。

小小一個崑山公安局,雖然在當地公檢法中一家獨大,但要讓檢察院這樣乖乖地主動「介入」案件,沒有更高層的指示也是做不到的。之前江蘇省檢察院、還有遠在京城的《法制日報》擺出的,都不是要放過于海明的「姿態」。而「正當防衛」的結論一作出,央視「今日說法」記者馬上就採訪了崑山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剛。這樣的節奏,已經超越了政法系統,估計要中共政治局裏主管政法和宣傳的兩名大員共同「協調」之下,才能出現如此結果。

由此看,事情之所以出現逆轉,並不是官老爺突然善心大發,乃是因為北京發現群情洶湧之後,重新做了一番利弊推演,覺得犧牲掉一個沒有權貴背景的混混,反而會對塑造中共的所謂「開明形象」有利,所以才轉舵的。

崑山反殺案與夏俊峰案最大的不同,是被殺者身份的不同。紋身男劉海龍雖然背靠疑似黑社會的「天安社」,而無論這個天安社如何「愛黨愛國」,平時如何「主動為黨分憂」,在中共這個國家級的黑幫政權眼中,這種涉黑小嘍囉都只是編外組織,是「車」有危險之時可以一腳踢開的「卒子」。

而城管雖然地位同樣低微,卻是中共專政機器上底層的螺絲釘。如果中共允許這些螺絲釘被民眾拔掉,牽一髮而動全身,整部專制機構都會因而顫抖。在民眾面前,這種螺絲釘就成為上達中南海都要死保的對象。

「崑山反殺案」,輿論充其量只能算是慘勝。在不依從判例法的中國社會,在刑法對「正當防衛」認定之嚴苛沒有絲毫改變的前提下,騎車男于海明能逃出生天只是特例。如果不是現場錄像提前流出,令警方無法「遺憾地告知公眾錄像頭已不幸壞掉」,這場輿論與警方的角力到底會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