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耒陽當局抓捕和鎮壓維權家長激起更大民憤。9月2日晚據稱有逾萬民眾聚集在耒陽公安局前,要求公安局雷姓局長下台。整個晚上至3日凌晨警方退縮不敢再施暴。目前官方讓步,答應降低學費。

9月1日,學生家長聚集在耒陽城區6所學校前,抗議學生們被迫轉到收費高昂但教學質量差、校舍甲醛超標的私立學校,未獲回應後,遊行到市政府繼續抗議,有多名家長被抓捕。

當晚8點,耒陽家長們聚集在當地公安局前要求放人,警察非但不放人還繼續暴力打壓。之後官媒報道承認現場再抓了領頭的10名家長。

警方接連抓人激怒了更多聞訊趕來的家長與聲援市民,臨近11點,人數越聚越多,官方稱有500人,民間稱上萬,於2日凌晨雙方發生激烈衝突。

官媒報道稱,抗議民眾用礦泉水瓶、啤酒瓶、汽油瓶、磚頭、鞭炮攻擊警方,導致30多名警察受傷、數輛警車被損壞。但對於防暴警察如何暴力鎮壓民眾及多少民眾受傷等隻字不提。警方僅承認抓了46名抗議民眾。

警方清晨鎮壓行動導致不少家長和聲援民眾受傷,激怒了更多學生家庭和聲援民眾,他們從2日白天就開始維權。

據參加當晚抗爭的張先生告訴大紀元:「2日晚上公安局前面的抗爭人數最多時候估計有三萬,一公里範圍到處都是人。深夜,很多老人家和小孩先回去了,留下很多青壯年準備好連夜抗爭,大家要求公安局長下台。」

警方不斷用高音喇叭向現場民眾洗腦:「構建和諧社會,不要聽信謠言,不要被壞人利用……」

(民眾在公安局前喊話,要求雷姓局長(前一天指揮現場鎮壓的雷副局長)下台。)

他還表示中共官媒撒謊,2日凌晨的衝突:「他們(警方)沒有甚麼人受傷,是我們老百姓受傷。我看到的就有幾個,其中一個被打傷比較重的,就是網上影片裏受到驚嚇哭泣的女孩的父親。公安這樣打人跟土匪一樣。」

另一名知情者李先生也向大紀元介紹:「2日晚上也有家長們在高鐵站拉橫幅維權,白天也有,當天市中心有戒嚴。今天(3日)市中心的高鐵口、路口有警方人員。警方說釋放了被抓的人,但是無法證實,老百姓也不相信政府。另外有多少民眾受傷很難統計,現場維權的民眾互相之間信息也不通暢,官方還封鎖信息。」

李先生還表示,昨天省裏來人了,警方沒敢進一步行動,可能政策有所改變,不敢再鎮壓。

他還介紹:「因為這裏的人很窮,找工作最高的工資才3千元,普遍2千多一點。學費高對家庭來說根本無法忍受。我朋友的孩子小學五年級,一開學就馬上要交7千元。而且當地不止是小學的學費高,初中、高中的學費就更高了,只是沒有人做調查而已。」

湖南耒陽市上萬家長不滿公立學校學生被分流到私立學校而維權。(受訪者提供)
湖南耒陽市上萬家長不滿公立學校學生被分流到私立學校而維權。(受訪者提供)

有當地人在自媒體上介紹,湖南公立學校超規格接受學生的情況已經持續10年,每班的人數不斷增加,甚至一個班超過百人,但政府對改善這方面情況的投入資金寥寥無幾。耒陽當局在多年不作為的情況下,為了突擊完成上面消除大班、超大班的指令,在暑假前的6月份拋出了所謂的分流方案,將城區的所有公立學校五、六年級近萬名學生轉移到離城區7、8公里遠的口碑差、收費高的即將倒閉的私立學校。在所有家長的反對下方案一改再改。但在耒陽當局的強硬執行政策下,仍有很多學生被分流到師大附中耒陽分校。8月底,學生報到發現教室樓和宿舍剛裝修粉刷,異味濃烈甲醛超標,並且一學期的各項費用加起來達9千多元,導致家長們9月1日公開拉橫幅請願。

李先生還表示,現在耒陽的微信、微博、QQ群監控得特別嚴,一發相關影片和內容就被刪除,官方雖然3日凌晨沒暴力清場,但已經恐嚇家長,「再參與維權準備坐牢」。「所以現在沒有人敢公開談論此事。地方官員也無權發任何聲音,都被上面直接接管了。」

他表示目前官方已答應對學生的收費按公立學校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