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白宮當地時間8月31日宣佈,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今年11月不會前往新加坡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出席東盟峰會和亞太經濟合作論壇(APEC),而是由副總統彭斯代表出席。在此期間,特朗普總統將前往巴黎,參加11月11日舉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周年紀念活動。白宮還稱,彭斯副總統將會強調在尊重主權、法治、自由、公平及互惠互利貿易的基礎上,推動自由和開放印度-太平洋區的理念。

要知道,2017年11月3日至14日,特朗普先後訪問了日本、南韓、中國、越南和菲律賓,並出席了東盟峰會和APEC,發表演講,闡述自己對公平貿易的看法,亦與多國元首進行了會晤。而今年特朗普有意缺席亞洲兩場峰會而改由彭斯代為出席,意味著曾經為外界所期待的其與習近平的再次會晤,至少在美國11月中期選舉結束前不會實現,而這也意味著特朗普針對北京的貿易戰仍將維持極限施壓態勢。

特朗普如此決定可能基於三個原因,一是與美國中期選舉有關。從北京不斷釋放的信號看,在面對特朗普和來自世界的多重壓力下,北京當局雖然降低了「反美」調門和宣傳,但仍不願和美國達成公平、公正的貿易協定,仍不願改變自己的經濟結構,其根本原因是為了保證政權不倒。

為了這個目的,在過去的幾個月裏,北京一方面試圖通過聯歐、聯日應對美國施壓,一方面希望西方國家「內部紛爭」掣肘特朗普,但結果是北京所希冀的這兩方面都已經落空。與美國有著同樣價值觀的歐盟和日本雖然對美國有所不滿,但也明確拒絕與北京聯手,反而在貿易問題上,美、歐、日正在逐漸形成新的貿易圈。一旦這個貿易圈真正達成,無法滿足其條件的北京政權也只能被排除在外,果真如此,單靠非洲「好兄弟」和俄羅斯等同樣在經濟上陷入泥沼的國家,中國本已不堪的經濟走向哪裏已然可知。

無疑,北京也應是看到了潛在的危機,但苦於並無太多反制能力,因而內心寄希望於美國中期選舉發生變化,即共和黨失去對參眾兩院的控制,使特朗普在未來兩年成為「跛腳總統」。網上有消息稱,對此,北京政權一方面暗中在美國投入了力量,支持「反特朗普」媒體,支持民主黨候選人,等等。另一方面,則以願意談判的姿態來實踐「拖字訣」。

特朗普和其閣僚對北京的拖延戰術和心思洞若觀火。不久前,特朗普在推特上寫的「所有那些只盯著俄羅斯的傻子們應該朝另外一個方向看看了,中國(中共)」,顯然是話外有音。而隨之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對於中期選舉,美國當局最為關注的,就是中共、伊朗、北韓和俄羅斯四國的干預。

在這樣的情況下,在美國中期選舉尚未塵埃落定的時候,有著兩樣心思的特朗普與習近平會晤的時機應當說並不合適。

第二個原因應與中美貿易戰有關。幾日前彭博社報道,在美國施壓讓北京遭受創擊後,美國即將針對北京再度發動「秋季攻勢」,即對2,000億美元進口產品加徵關稅,乃至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特朗普對此報道也沒有否認,他還在8月30日表示,中共在貿易戰中無法熬贏美國,因為「我們是一個強大得多的國家。」「沒有人可以拖垮我們。我們的國家財政比任何時候都強大。」

至於未來2到3個月美國怎樣出手,給中國帶來怎樣巨大的影響,各方都在等待。作為發動攻勢扣動扳機者,特朗普也不可能選擇在此期間安排與習近平的會晤。

第三個原因與北韓的變臉有關。近日,特朗普取消了國務卿蓬佩奧赴朝之行,並將矛頭指向北京,稱美朝關係出現困難,北韓變臉,部份原因是美中貿易爭端後,北韓面臨來自中共的巨大壓力而造成的。不管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不接鍋」的言論說得多麼有力,美國有了這樣的判斷,也不是靠否認就可以改變的。

由於去年習近平訪美時曾做出協助解決北韓核問題,履行聯合國制裁協議的承諾,並也曾有所行動,但貿易戰開打後,多方消息證實,中方對北韓的援助正在逐漸恢復,對此,技術先進的美國不知曉是不可能的。特朗普從視習近平為朋友到言辭中刻意保持距離,其實就在表明一種態度。

基於上述可能的原因,特朗普以歐洲行代替亞洲行,實際在向北京傳遞清晰和堅定的信號,那就是在貿易戰和北韓問題上,美國強硬的立場仍將持續,至於雙方對決中誰先倒下,反正美國是自信滿滿。也因此,那些期望通過中美首腦會晤可以讓貿易戰降溫的希冀,大概要落空了。

不過,有消息稱,特朗普在11月底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召開的20國集團領袖峰會上,有機會與習近平見面。也許,但情勢將會不一樣。彼時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美國「秋季攻勢」也應有了初步的結果,而雙方能否會晤,能否達成新的協議,也將與此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