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斷用「金錢」收買中華民國(台灣)的邦交國,但當這些國家與台灣斷交、與中共建交後,中共承諾的條件「並未如實兌現」,馬拉維(馬拉威)總統曾對此後悔自責。

據台灣民進黨立委蔡適應、立委王定宇等表示,薩爾瓦多8月21日與台灣斷交、與中共建交是因為「金錢」,薩爾瓦多曾向台灣要求近兩千億人民幣的巨額金援,台灣未答應,薩國轉投中共。

薩國總統向薩國百姓宣佈與台灣斷交時也稱,與中共建交將會給國家帶來「巨大好處」和「非凡的機會」。

據東森新聞、TVBS等台媒報道,過去與台灣斷交的國家,大多被大陸巨額金援投資吸引,2008年斷交的馬拉維,也是被60億美元的陸資吸引,但與大陸建交後卻沒有迎來想像中的美好未來。

當年台灣在馬拉維建設醫院,設立了「彩虹門診」治療愛滋病,除了有效控制、治療外,也對病人進行完整的病例追蹤,因為斷交,台灣駐紮在馬拉維的醫療團撤走,前來接手的大陸醫療團,除醫護能力不足,連英文能力都普遍不足,第二年馬拉維就有8萬人死於愛滋病。

同時,因為陸資的大舉「入侵」,幾乎把馬拉維本土商人的生意搶光。馬拉維人只能在大陸企業下工作,而華人老闆的常態性低薪,卻沒有任何辦法阻止。雖然當地的法定月薪為20美元,但中國僱主常常只給13美元。

低薪、壓搾、文化衝突,引起了2011年的反華示威,到2016年馬拉維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比2008年與台灣斷交時還要低。

報道說,當時與中共建交的總統莫泰,曾坦言後悔與中華民國斷交,更表示:「無法向人民交代」。

立委王定宇曾爆料,中共搶奪台灣的邦交國剛果、甘比亞、莫桑比克等非洲國家時,也都答應給一大筆錢,但中共答應的錢不但沒到,這些國家反而湧進了大批中國公司、國企和工人,使當地人成為中企的奴工,國家也變成欠債。

報道說,前年與中華民國斷交的聖多美普林西比,至今還沒拿到中共承諾的1億4千萬美元贈款,其機場擴建的工程也無限延期。

2007年與台灣斷交的哥斯大黎加,中共曾承諾,提供4億美元興建高速公路,至今已經逾10年,工程卻無進展,連橋墩都還沒蓋出來,讓哥國當年盛大的動土典禮顯得格外諷刺。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8月28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說,中共「不斷挖台灣外交牆角」,很多國家跟中國建交後,中共原來的承諾「並未如實兌現」,造成很多國家既有台灣遺留的醫療設施和有助國民生計的措施無法延續,又對當地民眾造成非常大的損害。

報道說,大陸醫療隊當年進駐馬拉維後,只做內外科、婦科、兒科、麻醉、放射等專科醫療人力補給,不看愛滋病人。「就像中國那個時候有賣血,因為他們針具重複使用,結果一整村的人全部都得愛滋病。他們會把病人統統集中在一個地方,讓他們在一個村子裏生活。」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黃奎博說,從馬拉維的例子顯現出在兩岸外交爭奪戰中,台灣並非沒有優勢。台灣的優勢在援外項目相較接地氣,像優勢醫療水準、農耕技術、教育援助,對當地人民基本生活幫助也有改善,歷歷在目。

目前,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僅餘17國,尤其是民進黨蔡英文2016年5月就任中華民國總統以來,中共加大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搶奪其邦交國,僅僅2年多,中華民國就失去5個友邦。

中共的「金錢外交」,搶奪中華民國的邦交國,也引起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關注。

美國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賈德納(Cory Gardner)等人發聲明說,將共同提出一項修正案,限制美國對薩國的資助,「美國將運用各種方式支持台灣在國際的地位」。

眾議院外委會榮譽主席羅斯雷提能(Ileana Ros-Lehtinen)則說,中共在外交上孤立台灣,危險程度與力道快速升高,美國不能讓北京繼續欺壓盟友,民主國家必須團結,阻止中共的惡性影響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