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國風.邶(1)風.柏舟》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2)。

耿耿不寐,如有隱憂(3)。

微我無酒,以敖以遊(4)。

我心匪鑒,不可以茹(5)。

亦有兄弟,不可以據(6)。

薄言往愬,逢彼之怒(7)。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8)。

威儀棣棣,不可選也(9)。

憂心悄悄,慍於群小(10)。

覯閔既多,受侮不少(11)。

靜言思之,寤辟有摽(12)。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13)?

心之憂矣,如匪澣衣(14)。

靜言思之,不能奮飛(15)。

1.邶:邶,音背;地名,現今河南省湯陰縣附近。周武王克商,並沒有殺紂王的子孫,而是將紂王的嫡長子武庚分封在邶。《康熙字典》:「邶,【說文】故商邑,自河內朝歌以北是也。【詩.邶風.小序】武王克商,分朝歌而北謂之邶。」朝歌即殷商的王都,在今河南省淇縣附近。

我們都知道《詩經》中的每一首詩篇都有配樂曲。「邶風」是指用邶這個地方民俗音樂風格配樂的詩篇,至於「邶風」這一卷詩篇中所敘述的故事不一定發生在當地。

2.汎彼柏舟,亦汎其流:汎,本詩中音義通「泛」;《說文》:「汎,浮貌;一曰任風波自縱也。」柏,音百;本詩指柏樹之木。《康熙字典》:「音百。【說文】椈也。【六書精蘊】柏,陰木也。木皆屬陽,而柏向陰指西。」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也有同樣的說法。柏舟,用柏木刻的小舟,祭奠死者用的。《漢書.東方朔傳》:「柏者,鬼之廷也。」東方朔認為,鬼屋也是柏木做的。亦,放在句首的語氣助詞,又含「並且、而且」的意思。

這兩句的大意是:用柏木做的小舟在水中漂浮,(而且)它隨波逐流(亦汎其流)。

3.耿耿不寐,如有隱憂:耿耿,形容擔心的樣子。隱憂,很深的憂慮。這兩句大意是:內心憂慮,因為(替他人)擔心而無法入睡。

4.微我無酒,以敖以遊:微,音義通「非」。《康熙字典》:「又【韻會】非也。【詩.邶風】微我無酒。」敖遊,漫遊之意;與遨遊、遊敖等都是同義詞。「以」,語氣助詞。「以敖以遊」意即「敖遊」。筆者個人淺見,這樣寫詩,跟樂曲的節拍有關,本詩有好幾個句子都是將固定詞組拆開,在前中加上語氣助詞。

這兩句大意是:不是我沒有酒,也不是我不能去敖遊。言外之意:我遇到了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這件事情讓我很擔心,並且無法入睡(耿耿不寐,如有隱憂。)事關他人的將來,我必須去做一件事情,因此我根本沒心思喝酒,也沒有心思外出敖遊。

5.我心匪鑒,不可以茹:匪,否、不是。鑒,鏡子。茹,《康熙字典》認為讀「汝」或「如」均可,揣度;《鄭玄箋》:「茹,度也。箋云:鑒之察形,但知方圓白黑,不能度其真偽。我心非如是鑒,我於眾人之善惡外內,心度知之。」

這兩句大意:我的心不是鏡子,(鏡子只能照出一個人的外貌)不能區分一個人行為的善惡。(言外之意:我可以區分一個人所為的善惡,或知道一個人目前的處境如何。)

6.亦有兄弟,不可以據:亦有,即使是、即使有。據,依靠;《毛傳》:「據,依也。」這兩句大意是:即使是親兄弟,也不可以依靠。

7.薄言往愬,逢彼之怒:薄言,先秦時期的口頭語,意思「我想要如何如何」。愬,在本詩中音義通「訴」,告訴。

這兩句有兩種解讀方式:第一,我想去給他提意見,正趕上他在發脾氣(言外之意,我意見沒有提,只好先走了)。第二,我想去給他提意見,他本來就不待見我(因為他親近小人),正好被他指責了一頓。

8.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這四句的大意是,我的心不是那種無根的石頭,可以隨便翻轉;我的心也不是草蓆,可以讓人隨便捲起來。《毛傳》:「石雖堅,尚可轉。席雖平,尚可卷。」《鄭玄箋》:「言已心志堅平,過於石席。」

必須說明的是,本詩中的「石」,是指無根之石,一個人或幾個人就能讓它翻轉過來。而磐石則不可翻轉,因為它與整個山體連在一起了。

9.威儀棣棣,不可選也:威儀,本詩指君子的外觀及舉止的儀容;孔穎達《毛詩正義》疏曰:「儼然之威,俯仰之儀。」棣棣,音第;閑雅雍和貌。選,選擇。《說文》:「選,一曰擇也。」《康熙字典》:「【玉篇】擇也。【詩.邶風】威儀棣棣,不可選也。」

這兩句大意是:一身正氣,不可以選擇。言外之意:我就是一身正氣,誰也別想讓我改變成別的樣子。本詩第三章的前四句是講「我」的內心如何堅定;而這兩句是講「我」的外表與內心合一,一身正氣,不可改變。

10.憂心悄悄,慍於群小:悄悄,憂愁的樣子。「憂心」與「悄悄」也可以分開來用,都是表示憂心忡忡的樣子。慍,音運;發怒或生氣。《說文》「慍,怒也。」群小,一群小人,或指一群道德品質敗壞的人。這兩句的大意是:我替他感到憂心忡忡(並去給他提意見),卻招來他身邊那群小人的怨怒。

11.覯閔既多,受侮不少:覯,音夠;遇見、遇到、遭逢。閔,音敏;病、生病。《康熙字典》:「【玉篇】病也。【詩.衛風】覯閔即多。【傳】病也。」侮,音武;侮辱、欺侮。

這兩句大意是:(在此期間)我遭到了不少的侮辱,(再加上擔心友人將來的結局)我也生病了。「受侮不少」是因,「覯閔既多」是果,所以筆者在釋意時將它提前了。

12.靜言思之,寤辟有摽:「靜思」是個詞組,表示「一個人安靜地思考」。「言」既是語氣助詞,又含有「我」的意思;《鄭玄箋》:「言,我也。」之,代詞,表示「這件事情」。

寤,音悟;睡醒之後的自言自語。《說文》:「寤,寐覺(睡醒)而有言曰寤。」辟,《毛傳》:「辟,拊心也。」寤辟,已經成為一個詞組,表示睡醒後用手捂胸。摽,音殍;以手擊胸。《說文》:「摽,擊也。」

這兩句的大意是:我想一個人安靜地思考這件事情,卻在半夜驚醒後捶胸長嘆。言外之意:這件事情讓自己無法靜心也無法入睡。

13.日居月諸,胡迭而微:「居」和「諸」均為語氣助詞。胡,為甚麼。迭,交替、更迭。《說文》:「迭,更遞也。」微,隱蔽、隱沒。《說文》:「微,隱行也。」這兩句的大意是:太陽和月亮,為甚麼交替隱沒呢?言外之意:連太陽和月亮都不能長明於天空中,更何況是人的命運呢。

14.心之憂矣,如匪澣衣:匪,此處指「篚」的古字,竹器;《說文》:「匪,器似竹筐。」此處「匪」字是名詞當動詞用,表示「用竹器裝東西」。澣(音義通「浣」)衣,待洗的衣服、髒衣服。

這兩句的大意是:我憂心忡忡、耿耿於懷,就像是竹筐中裝滿了髒衣服沒洗一樣(言外之意,竹器中裝滿了髒衣服,不盡快洗掉,人心裏總感到彆扭;而人心裏有憂慮排遣不了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

15.靜言思之,不能奮飛:奮飛,展翅高飛。

這兩句的大意是:想一個人靜下心來思考如何處理此事(由於心靜不下來,心被束縛),如同鳥兒不能展翅高飛。言外之意:如果再執著於這些事情,自己的狀態也要受影響,更無法正常的在朝廷中為官,施展自己的抱負。

(未完,下周三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