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中貿易戰已進入第二回合之際,中國經濟增長出現下滑。而與此同時,樓價居高不下、民生消費品價格快速上漲。在沉重房貸和高物價壓力下,中國一線城市中產階級出現「消費降級」,不再願意為一些非必需品支付高溢價,甚至推遲結婚和取消生孩子計劃。《紐約時報》列舉了多個「消費降級」實例,稱中國開始進入「消費降級」時代。

《紐約時報》8月23日刊文說,很多中國年輕中產人士不再吃牛油果和喝雞尾酒,也放棄了健身房,甚至不願意生孩子。

文章說,30歲的陳思琦在北京當會計,她的每月稅後收入約為1,400美元(合9,577元人民幣),但其中近一半都用於繳納一居室公寓的房租。為了省錢,她儘量在家做飯,多從網上買便宜衣服。

文章說,世界各地都能感受到中國的消費降級。中國經濟裂縫開始顯現,今年的零售額增長速度和私營部門工資增長速度都緩慢;股票市場下跌了1/5;中國電商季度業績疲軟。

長期因素正在拉低年輕人的支出,包括教育成本上漲,許多人已經負擔不起大城市的住房。

34歲的王家志是深圳的一名半導體工程師,為了成家他於2016年買下一套一居室公寓,每月除了700多美元(近5,000人民幣)的房貸外,還要償還為了首付款向親戚借的錢。於是他搬出了自己的房子用於出租,自己和另外九個人合租了一套四居室公寓。此外,為了省錢,他已經不約會了。

而對那些已經結婚的年輕人而言,他們的消費降級計劃是不生孩子。28歲的吳曉瓊在北京一家大型互聯網公司工作,月薪1,500美元(合10,313元人民幣)。夫妻雙方的父母為他們支付了一居室的首付,夫妻倆2/3的工資用來支付按揭和丈夫在上海的房租。「我們幾乎沒有儲蓄,沒有退休計劃,」吳曉瓊說,「我父母一直在經濟上援助我,我怎麼能養得起孩子?」

其實,早在貿易戰之前,由於大陸房地產超級泡沫造成的嚴重資源錯配,消費枯竭和消費降級已經凸顯。今年5月份的大陸消費數據顯示,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只有8.5%,不僅遠遠低於預期,而且創下自2003年5月以來的15年最低。有文章說,高樓價正在透支社會購買力,中下層已經沒錢也不敢大肆消費了。

北京等大城市近期房租飆升,人們直呼樓價高的讓人買不起房,租金也高的讓人租不起了。多家機構數據顯示,在幾個重點人口淨流入城市,廣州、深圳、成都租金分別同比漲價30.7%、30.5%和31%;北京、上海增速也達到21.89%與19.2%。

更為嚴重的是,房租之後,物價也開始加速上漲。

《中國經營報》日前刊文稱,菜價季節性上漲並不少見,但雞蛋和蘋果這類基礎民生消費品同步大漲30%,卻是個危險的信號。一旦基礎類的食品價格大幅上漲,很快就會傳導到半成品和成品,麵粉貴了,所有的麵包都會貴。

文章分析,央行貨幣大放水帶來經濟虛假繁榮。已習慣在金融和樓市掙快錢的資金可能進入到某種商品產業鏈的上游,去控制上游部份資源,抬高價格、獲取巨額利潤,最終造成終端商品的價格猛漲。

比如,有消息說有大量資金去山東高價壟斷收購當地果農的蘋果,蘋果還在樹上收購價格就已經漲了兩倍,蘋果很快就要吃不起了。沒過多久,一語成讖。

而真正令人擔心的是惡性通貨膨脹,尤其是短期內民生物資價格的大幅上漲,會嚴重影響中低收入階層的生活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