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競爭,無所不用其極。為了滿足股東對回報的要求,高管絞盡腦汁、渾身解數,把最擅長的本領拿出來,冀能設計出最頂尖的產品以吸引顧客,提高銷售量。一位優秀的行政總裁月薪可逾100萬港元,就是因為他能為公司不斷創造財富。近日,美國兩大金融巨擘富達、摩通老闆竟先後將它們主要產品的收費下調至「零」,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鬥價成為最後殺著

商家過招,主戰場必然是產品,但相爭的範疇可伸展到宣傳、服務和價格等。每當市場出現過多競爭者,導致僧多粥少,而當大家甚麼招數都試過,也無法突破,長期膠著時,接下來只有撼價。報紙業不就是由收費變成了免費嗎?這都是市場過度競爭而促成的局面,而報社希望透過獨家新聞作賣點以爭取市場佔有額。

赫芬達爾-赫希曼指數(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簡稱HHI)是用來測量產業集中度的指標(最大值10,000,最低值0),市場普遍認為數字低於1,500屬於競爭型,即競爭太過激烈而不宜投資,而超過1,500屬於寡佔型,即市場被數家公司壟斷而有利可圖。以中電(00002)作例子,它獨市供電給予九龍、新界及離島,HHI數值便是10,000,過去18年其股價大幅跑贏恒指約80%。

金融界戰況甚激,基金因門檻低而導致泛濫,亞洲除日本股票基金類別的HHI低至350點,反映市場競爭劇烈,局限了個別公司的增長空間。8月初,富達投資公司宣佈將在美國推出首隻免收管理費的指數基金,乃史上被動投資市場第一隻零費率基金,市場預料此舉將引發價格戰升溫,一石掀起千重浪。另一邊廂,證券界亦正在消化摩通上周推出的免費研究報告及免佣金策略。曾經五花八門的金融產品不再日新月異,欠缺創意的結果就是一場大規模、慘烈的減價戰!

突破界限 擺脫對手

旅遊行業情況差不多少,前往日韓及歐美等團所到的景點、餐廳大同小異,難有突破,聘個風趣導遊亦不足以把命運改寫。星晨旅遊行政總裁馬冠禧為了打破跟團外遊「趕鴨仔」印象,大推「站站有樂」新概念,表示「其實就是要提醒我們旅行初心,不是只打價格,我們要用專業視角,為旅行帶來新元素。從旅客角度設想,是否便宜便代表去旅行去得快樂?」

然而,像摩通、富達等金融界老手,也許在採取「零」式戰略的同時,已想好了後著。實力雄厚的公司往往最方便、快捷的方法去壓倒對手就是以本傷人,包括起用殘酷的減價戰,逼使競爭者舉白旗投降,大殺三方囊括市場。當企業達到規模經濟後,零星對手將難以生存,且看打從H&M來港,金百利、利時等商場的慘況便明白規模經濟的殺傷力。摩通、富達的「平、靚、正」攻勢正式展開,其它行內大佬肯定會迅速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