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的未來與喜馬拉雅山脈密不可分,喜馬拉雅山脈是世界最高山脈,也是水資源緊張的中國主要內陸河的源頭。但是中共魯莽的國家項目正在使喜馬拉雅地區脆弱的生態系統變得更加緊張,並讓安全威脅蔓延到亞洲以外地區。

「『中國造』威脅全球環境」,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戰略研究教授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日前撰文說,「從大規模的水壩建設到肆無忌憚的資源開採,人類活動正在對喜馬拉雅生態系統造成嚴重破壞。」

「雖然這一地區的所有國家(因此)都應受到某種程度的譴責,但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中共)那樣對喜馬拉雅造成如此(嚴重)破壞。」

從水資源來看,源自大喜馬拉雅山脈的五條河流——長江、印度河、湄公河、薩爾溫江和恆河,已經被列入世界十大瀕危河流。

切拉尼表示,在印度有草根運動對環境的監督和束縛,但中國(中共)沒有,且其使用大規模、不透明的建築項目,讓自然屈服於自己的意志,並鼓吹這是大國崛起的表現。

建水壩並大肆開採資源

中共通過築壩改造天然河流,據悉中國境內有五分之一的河流每年流入的水量低於轉移到水庫的水量——這使得河岸生態系統退化、並造成350個大型湖泊消失。

切拉尼說,隨著這些引水項目越來越多地集中在國際,而非內部河流——特別是覆蓋喜馬拉雅冰川地區(覆蓋了近四分之三的青藏高原)——這種環境威脅遠遠超出中國邊界。

中共改造喜馬拉雅地區,水壩只是一個開始。據悉,青藏高原也是中共地質工程實驗的對象,中共希望能在乾旱的北部和西北部製造人工降雨,這些實驗是中共軍方天氣改造計劃的延伸。

因為西藏的降雨集中在喜馬拉雅地區。外界擔心,這些人工活動有可能吸走其它地區的水份,進而影響亞洲季風形成。

此外,中共還大肆開發礦產資源。切拉尼表示,中共從這個生態脆弱但資源豐富的高原中開發礦產資源,不計後果。比如:開發銅礦已經污染了藏族叫做Pemako(隱藏的蓮花地)地區,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主要河流雅魯藏布江(Yarlung Tsangpo to Tibetans)進入印度前、在喜馬拉雅山彎曲的區域。

去年秋天,雅魯藏布江的主幹道香河(Siang)在進入印度時突然變成了灰黑色,印度媒體報道說,可能是中共在上游進行隧道開發、採礦或攔河活動。

將喜馬拉雅變成另個南海

顯然,中共不會放鬆青藏高原的開發,因為那裏藏有大量礦產資源。據《南華早報》5月20日報道說,熟知相關專案的人說,北京在與印度交界的喜馬拉雅爭議山區一面大力開採天然資源,一面迅速興建基礎設施,可能把當地變成「另一個南海」。

他們說,採礦是北京從印度手中拿回藏南,也就是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大計劃的一部份。

北京中國地質大學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教授鄭有業證實,他們近年在喜馬拉雅北部進行一連串礦產調查後發現,隆子縣與附近地區蘊藏的礦物價值近600億美元。多數貴金屬礦藏都在隆子縣,還包括用來製造高科技產品的稀土。

同時,中國的瓶裝水行業是世界最大的,企業正從喜馬拉雅山已受壓的冰川中汲取「優質飲用水」。但在喜馬拉雅山脈東部,冰雪加速融化跡象已非常明顯,這將導致多樣性的生物喪失和生態系統服務受損。

學者呼籲向中共施壓

近幾年來,科學家們報告在喜馬拉雅山脈發現大面積的森林砍伐、非常高的遺傳變異率,以及高原物種滅絕的情況。

就青藏高原而言,其部份升溫速度幾乎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倍,其生態系統的破壞對環境的影響遠遠超出亞洲地區,或影響到歐洲和北美的氣候模式。

切拉尼呼籲,喜馬拉雅盆地的所有國家、還有湄公河下游、中國及南亞國家一起合作,阻止喜馬拉雅山急劇的環境退化。

他說,為了這種合作,整個國際社會必須向中共施壓、要求控制其魯莽損害環境行為,因為這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風險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