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官員認為,他們在美中貿易戰中佔據上風,因為中國經濟正在困境中掙扎。從中共採取的一系列刺激增長的舉措來看,中共官員私下裏也是這麼想的。問題是,這些刺激措施不會讓中國增長困境消失。

彭博社報道說,中國經濟增長困境是由自身產生的,而不是美國關稅造成的。中國增長困境歸咎於兩個因素:第一,在過去五個季度,中共政府採取協調行動,收緊信貸、穩定債務水平;第二,地方政府投資支出大幅下降。

中共領導人幾個月來不遺餘力的強調去槓桿的必要性,讓銀行對貸款小心翼翼。監管變得嚴格:在今年前六個月,中共銀監會對798個機構一共罰款14億元人民幣。此外,銀監會禁止175人參與銀行業。

但是在增長下滑的情況下,中共政府在上個月連發三道命令,要求銀行加快借貸步伐,然而銀行官員們不為所動。儘管貨幣市場利率大幅下降,但信貸增加的步伐放緩。

七月份,銀行借貸同比增長提高到13.2%,但是所有其他形式的信貸(影子銀行)增長放緩,同比增長只有2.8%,導致總信貸增長連續11個月放緩。

跟銀行一樣,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也被嚴厲的監管嚇壞了。中央當局關閉了一系列不可行的項目,並設立新規:地方官員需要對他們轄區的債務終身負責。這大幅遏制了官員們對借債的胃口。

面對搖搖欲墜的增長,中共嘗試一系列策略在短期內提振經濟,包括放鬆信貸、鼓勵借貸和支出。但是這些措施不足以激發中國龐大的經濟,特別是由於貿易戰帶來的經濟不確定性。它們只能遏制增長下滑的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