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來元宵到,馬蹄前、步步是春。鬧市裏燈景好,喜不禁、夜鬧更深。逢元宵佳節,《紅樓夢》榮國府大觀園裏,賈母也大設元宵春燈雅謎宴。曹雪芹「讓」大夥兒寫燈謎,猜燈謎,也讓讀者看官猜其主人翁的宿命。

《紅樓夢》府中的元宵燈謎,既是燈謎又是讖語,暗喻書中人的命運,可謂一語兩關的雙關謎語,頗堪玩味。看看下面這迎春寫的燈謎:

天運無功理不窮,有功無運也難逢。

因何鎮日紛紛亂,因為陰陽數不通。

──打一物

天運無功理不窮,有功無運也難逢:天體的運轉,稱天運;人的命運由天定,所以也稱「天運」。天體的運轉無窮無盡,周而復始,所以四時未到可提前預知。唐代韓愈〈君子法天運〉說:「君子法天運,四時可前知。」冥冥中有天數,是誰的安排呢?人間的人兒卻看不到。

這謎語可真玄,讓人霧裏看花一般,要說出謎底是「算盤」來就容易理解了。

也就是換個實際的角度來看,天體宇宙的理則,人間不下功夫當然理不出頭緒來;即使下了功夫,好比用了算盤這工具,「有功無運也難逢」,不去實際運作、操作算珠的話,也得不了定數。

這謎語中帶有雙關的比喻。「天運無功理不通」句中,將算盤這「工」具當作「功」。人間有天數,用算盤算數來比喻探究天數、天運,「有功無運也難逢」,「無運」指不運算珠,也暗示命中無此運也運不來。

算盤(宋順澈/大紀元)
算盤(宋順澈/大紀元)

《紅樓夢》中曹雪芹讓迎春作了這一燈謎,下半段說「因何鎮日紛紛亂,因為陰陽數不通。」給迎春作了讖語,定了宿命。算盤中的中樑將直檔柱上的算珠阻隔了,中樑上下算珠數不同、表宿命不同,好比處在陰陽兩界的生命是不能相通的。陰陽又是男女之分,陰是女性,陽是男性,「陰陽數不通」表示迎春的婚姻不通。迎春後來結婚才一年,就被丈夫虐待而死,這婚姻悲劇命中已定,這一世的迎春也沒能改變!

在元宵燈謎的底層中,在燈火闌珊處,透出曹雪芹的人生觀、宿命觀,要人看透、看破,人生苦短,如元宵春燈一夕,不要誤了生命來自天體的真命本源的真諦。

註*算盤:算盤長方形的周邊是框,框中有直豎的檔柱,檔上有算珠;橫跨算盤有一橫樑將檔分上下,古代上檔有兩珠,每珠作五數,下檔有五珠,每珠作一數。運算時選一檔柱定位,撥動算珠計算,可以作加減乘除的算法,求得答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