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越來越關注中共在政治、經濟、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之際,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報告,揭秘中共統一戰線工作部日益加強的海外活動,報告提醒美國關注中共海外統戰帶來的挑戰。

上星期五(8月24日)發佈的這份報告題為「中國(共)的海外統戰工作」,這份新報告提供了中共統一戰線的概況、歷史和意識型態,中共統戰部的結構和運作,中共開展統戰工作的其它組織,以及統戰活動對美國的影響。報告披露了中共統戰工作越發注重「海外華人工作」,包括對台灣的滲透,以破壞台灣社會穩定並介入政治以為其所用。

加強影響海外華人團體

報告在開篇的總結中說,中共利用所謂「統一戰線」工作來吸納和抵消可能反對執政的中國共產黨政策和權威的力量,負責的中共統戰部主要關注境內反對派團體,但在海外也有重要任務。報告說,為了實施其在海外的影響力,統戰部指揮「海外的中國工作」,吸收海外華人和華人團體,也利用附屬組織針對外國個人和國家展開行動。

報告表示,中共領導人和中共文件近期的官方聲明表明,中共越來越注重「海外華人工作」,旨在影響他們的行為和觀點。報告中提到,「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CPPRC)、「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CAIFC)、「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s)、「孔子學院」等組織都涉足統戰工作(詳見表格)。

報告說,統戰相關組織近期在中共外交政策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由於統戰工作的性質,是要透過難以公開證明的聯繫去發揮影響力,也是要在與族群、政治、民族認同等敏感議題有關的領域取得影響力,這讓指控這些統戰工作造成負面影響的人很容易被說成是有偏見。

董建華基金會被點名涉統戰

報告又點名提到,前香港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主持的香港非營利組織「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根據美國外國代理人註冊法註冊,被揭發向美國學術組織和智庫提供捐款,包括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布魯金斯學會合作、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大西洋理事會、美國進步中心、東西方研究所、卡特中心和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此舉被批評試圖影響這些機構的學術研究和政策論述,報告引述批評聲音形容,「中共試圖在適當地點培植足夠多的人員,來改變辯論方向,無需(中共)直接發聲。」

今年1月,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在國會議員去信關注、以及幾位教職員的憂慮後,宣佈該大學的「中國公共政策中心」不再接受董建華中美交流基金會的任何捐款。

監督針對港澳台的滲透

報告也指,統戰部還監督針對台灣、香港和澳門的影響力活動,旨在壓制獨立運動,打擊本土認知,推動支持中共的政治制度。在所有這些案例中,統戰工作的目的是中共優先的全球話語權,施加壓力迫使居住在自由和開放社會中的個體進行自我審查,避免討論對中共不利的議題,騷擾或破壞批評中共政策的團體。

報告以一頁左右的篇幅談「在台灣的政治作戰」,指中共積極對台灣發動信息戰、壓制獨立運動、損害台灣政府、招募台灣和第三國政界人士倡導「統一」。運作方式包括贊助到中國旅行、提供工作與貿易機會等。報告引述專家意見表示,中共統戰行動的目的不是要對台灣民眾洗腦,讓他們支持統一,而是要製造騷亂,以製造中共出兵的理由。

報告認為,中共繼續為在美國的統戰活動打下基礎,其情況類似中共在一些美國盟國的統戰活動所取得成功的案例,如中共在澳洲和新西蘭已有效地壟斷了當地中文媒體,掌握了華人社區的組織。中國還謀求影響關於中國的學術話語權,其中某些情況已經侵犯了甚至可能在刑法上侵犯了美國人受美國法律保護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的權利。

如何反制?專家籲區分中國和中共

報告說儘管中共公開討論其統戰工作,但這個問題的廣度和深度仍不為美國的政策制定者所知。報告說,中共統戰行動對美國構成重大挑戰,可能以違反美國自身利益的方式形塑美國政策,過程中可能存在煽動中國民族主義風險,為中共提供指責美國的另一個藉口。但解決這一問題變得尤為複雜,因為中共一貫對外宣稱中國和中共不可分割。

報告說為了有效地應對中共的影響力活動,需要繼續進行研究和調查。由於台灣和澳洲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國統戰手法的試驗場,他們將能提供寶貴的經驗。報告認為,整體而言,加大透明度和監管以及增加對統戰的了解,去應對最具顛覆性和反民主的中國共產黨影響活動,美國就大有希望遏制中共政權的統戰對美國造成的損害。

同時,西方專家們已經發出警告說,不要將中共與中國或中國人等同起來。《紐約時報》記者Michael Forsythe寫道,當討論中共影響力行動時,使用「中國人」和「中國影響力」這樣的詞彙,會面臨錯誤地將中共和任何華人等同起來的風險。

美國中央情報局東亞任務中心副助理主任柯林斯(Michael Collins)在7月20日的一次安全會議上也表示應區分中國和中共,「當我們客觀地看待來自中共的威脅時,我們不必將中國本身、中國的崛起以及中國人民本身視為威脅。」「我們擔心的是中共的方向及中國共產黨正試圖以越來越強制的方式取得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