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8月23日),美國跟中共互相對16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在這輪比拼之後,美國可能繼續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但是中共已經無法用關稅硬拼,從而轉向採取其它手段——拉攏華爾街。

中國向美國出口的商品遠遠超過美國向中國出口的商品,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數據,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額為1,299億美元,而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額卻達到5,055億美元。因此,在接下來的貿易戰中,中共無法再跟美國進行針鋒相對的關稅比拼。

於是,中共試圖孤立白宮鷹派,向華爾街和歐洲伸出橄欖枝。

中共去除了對銀行外國股權的限制。中共銀監會和保監會周四聲明說,海外金融機構現在將跟本地公司一樣被對待,以履行去年宣佈的承諾。先前,外國機構最多只能持有20%股權。

《金融時報》報道說,北京迄今避免採取公開報復的方式,比如群眾抵制和街頭抗議,就像過去對付日本、南韓、菲律賓和法國企業所做的那樣。那樣的行動造成日本、南韓製造商離開中國。

這一次,中共試圖向美國企業示好,宣佈市場開放措施,特別是在金融服務領域。中共還試圖接觸華爾街的老關係戶,尋求他們的幫助。

上周,高盛宣佈它為一個50億美元的基金籌集了15億美元,主要投資者是中國主權財富基金——中國投資公司。該基金將投資跟中國有商業關係的美國製造業、工業、消費品和健保公司。該基金是特朗普總統去年11月份訪華的時候宣佈的。

美國人對中共政策的不滿超出預料

威凱平和而德律師事務所律師羅斯(Lester Ross)告訴《金融時報》,中共認為華爾街資本家控制著美國的政治系統,因此積極拉攏這股力量。「但是問題是,當新政府上台的時候,(美國人)對中共政策的不滿比其預料的更深。」

彭博社報道說,截至2016年,外國銀行在中國持有2.9萬億元人民幣資產,僅佔中國銀行資產總量的1.3%,是自從2003年以來的最低比例。外國銀行去年賺得128億元人民幣,不到中國同行盈利的1%。

即使外國銀行今後對它們在華公司完全控股,它們也將面臨多重挑戰。一個最大的挑戰是來自國有銀行的競爭。國有銀行目前主導著中國金融系統,並且跟國營公司建立了長期關係。最近中共政府對金融槓桿的打壓也讓中國的監管環境更加棘手。

「銀行被允許進入一個日益緊縮的空間。」研究公司Trivium China創始人波克(Andrew Polk)告訴彭博社。

彭博首席經濟學家歐樂鷹(Tom Orlik)說,中國市場的規模和複雜性將令外國公司望而卻步。中共也需要開放資本帳戶,以便投資者確信他們可以取出現金,而不是只能存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