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標誌性政策「一帶一路」,首度遭到登門「退貨」。

高齡93歲的馬來西亞新總理馬哈蒂爾,8月21日與北京當局達成協議,正式停止一帶一路的兩項合作項目:「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以及沙巴天然氣管線開發案。兩個項目總費用,超過223億美元。

「這些項目將取消,直到馬來西亞能負擔得起。」馬哈蒂爾強調,這兩項計劃費用太過龐大,恐導致馬來西亞被債務壓垮,因此決定叫停。

雖然馬來西亞需要支付賠償金,但馬國將與中方溝通,降低賠償金額。而令人矚目的是,中方並未對此強勢抨擊,反而低調表示理解。

事實上,馬哈蒂爾在去年底就已經大力批評前首相納吉(Najib Razak)在位九年期間,過度開放中國資金進入,特別是開放投資房地產與基礎建設,將影響國家主權。

今年5月,馬哈蒂爾當選後,立即展開調查,發現納吉與中共合作的一帶一路相關建設,出現不合理的資金異常,並於7月初下令停工。稍後,納吉也因為涉入一馬發展公司(1MDB)貪腐案而被捕。

馬來西亞,堪稱第一個直奔北京、登門叫停一帶一路的國家。馬來西亞的案例,也充份體現一帶一路給其它國家帶來的風險。

「一帶一路」風險一:造成沉重債務

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對受援國釋出巨額貸款進行基礎建設,但往往令受援國難以償還;加上中共要求大量僱用中國工人,對當地經濟、就業並未帶來多少貢獻,最後形成無力償還的「債務陷阱」,迫使受援國不得不讓出部份主權來償債。

馬哈蒂爾發現,光是東海岸鐵路計劃的建造成本,就已經高達810億令吉(約197.5億美元),遠遠高出納吉此前宣稱的550億令吉(約134億美元),若再加上未來的營運、管理成本,債務數字將壓垮馬來西亞的未來,「我相信中方也不希望看到馬來西亞變成一個破產國家」。

「一帶一路」風險二:輸出貪腐

中共的一帶一路,往往要求由中國國企承包工程,也因此將中共官場盛行的貪腐、回扣、賄賂等不正之風,輸出國外,腐敗他國政治社會。

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不僅涉入一馬發展公司案件,還被指與中共資金往來密切。檢方在納吉家中搜出的現金與財物,價值約10億令吉(約2.4億美元),更傳出納吉夫婦藏在海外的金錢高達1,000億令吉(約243.8億美元)。

「一帶一路」風險三:讓受援國變成中共侍從國

一帶一路表面上是援助弱小國家發展基礎建設與經濟,但本質上卻是中共為了布建未來以其為中心的跨國分工經濟體系,以服務中共為目的。

因此,一帶一路對各個小國的建設策略,都早已在中共的安排算計之中,俾便將來為中共所用,也進而導致受援國可能被中共「戰略殖民化」。

例如馬來西亞的東海岸鐵路計劃,從馬來西亞東岸,橫跨馬來半島直抵西岸的吉隆坡,其根本上的一項戰略目的,是方便中方經由馬來西亞陸路,向印度洋運送物資,減少對新加坡與馬六甲海峽的依賴。

叫停一帶一路的馬哈蒂爾也對此心知肚明,他在會見李克強後也坦率直言,「我們不希望出現新型態殖民主義,因為窮國沒能力與富國競爭。」

馬哈蒂爾登門向北京「退貨」一帶一路固然罕見,但更罕見的是,北京方面的回應竟是表示理解。

為甚麼?

「一帶一路」被批「新殖民」 中共低調避免張揚

首先,近期以來,一帶一路已經廣受國際社會嚴厲批評,認為是中共刻意埋下債務陷阱,對他國進行「新殖民主義」;加上斯里蘭卡、老撾、柬埔寨、巴基斯坦等國家,都因為一帶一路出現嚴重的債務危機,更讓一帶一路儼然成為過街老鼠。

美國國防部5月16日公佈的年度中國軍力報告中指出,「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可能對中國資本產生經濟依賴,中共可藉此進行槓桿操作,獲取利益。」

因此,面對國際社會眾目睽睽,中共對馬來西亞終止這場「跨國統戰」計劃,只能低調表示理解,避免掀起更大波瀾,不利未來行動。

避免美方介入 引來更大經濟反制

此刻正值美中貿易戰交火之際,設若中共高調強硬回應,拿馬來西亞殺雞儆猴,來對其它一帶一路受援國表達威嚇,則不但可能招來更大規模的國際抵制與抨擊,還可能促使美國介入,聯合其它國家對中共施加更強大的經濟抵制與封鎖。

降低東南亞國家反感 掩護南海擴張

中共持續在南海進行秘密軍事擴張,引發周邊國家緊張與不滿。中共有意通過一帶一路,打進中南半島各國,增加各國對中共經濟依賴,鬆懈各國對南海問題的防備與話語權,掩護其南海擴張戰略。

所以,中共此刻不願對馬來西亞「退貨」表達強烈回應,避免打草驚蛇、激化東南亞各國對南海問題的警戒。

中共遭遇國際圍堵 強裝善意減少樹敵

此外,在美國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目前國際社會正形成「圍堵中共」的全球格局。

特別是美國積極佈局的「印太區」戰略計劃,正與一帶一路的東南亞地區交疊,因此中共格外謹慎戒懼,擔憂此刻若對東南亞國家太過強硬,反而把更多國家推向美國一方,讓圍堵中共的國際力量更為龐大,中共的國際統戰與未來經濟發展也將陷入嚴峻困境。

綜合上述可知,中共對馬來西亞終止一帶一路項目「表示理解」、強作鎮靜,其實是受國際形勢所迫,以及考慮到其未來的更大戰略圖謀。

「一帶一路」首見叫停 會否引發連鎖效應?

接下來,值得我們關注的是,是否會有更多國家受困於「債務陷阱」,相繼跟進主動向北京「叫停」,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

一帶一路計劃,會不會因為其自身的不道德動機與本質,引發各國警惕,從而一步步走向終結?

再者,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會不會因為無力償債,出現債務違約或甚至是「賴帳潮」?這些數額龐大的跨國壞帳,會不會進一步衝擊中國國內已經嚴峻的金融局勢與民生經濟?中國人民的生活是否會受到波及?

最後,曾於1957年獨立後與美國同盟合作、聯手反共的馬來西亞,雖然一度在納吉父親(馬國第二任首相)主政下走向親共,如今是否可能因為這次「政黨輪替」以及馬哈蒂爾叫停一帶一路,繼而重回「反共」陣營,成為美國在印太區的重要戰略夥伴?

馬來西亞叫停一帶一路,為國際局勢開啟了更多的變化契機,也帶給中共一記深沉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