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7,170億美元的國防授權法案於上周正式生效。外界更多關注的是法案的規模,美國加強軍事力量及對各國的政策。但《財富》雜誌稱,國防授權法的一個關鍵部份,FIRRMA法案,卻普遍被忽視。該法案或堵住中共對矽谷高科技初創企業的風險投資。

自特朗普總統上任以來,美國施加更加嚴格的國家安全審查,大幅遏制了中共對美公司以收購等形式的直接投資,但紐約諮詢公司Rhodium Group的新研究顯示,中共在鑽美國對初創企業監管較鬆的漏洞,今年以創紀錄的速度向高科技初創企業進行風險投資。這一現象引起特朗普政府的極大關注。特朗普總統上周簽署了國防授權法案(簡稱NDAA)後,附加在NDAA上的FIRRMA也開始生效。

《金融時報》專欄作家RanaForoohar是少數幾位發現NDAA中FIRRMA的重大意義的記者之一。她指出,該法案將國家安全作為評估在美國的外國投資的主要考慮因素,並「加強國防部和情報界在決定誰應該和不應該被允許投資美國方面的作用」。

這意味著美國開始收緊中共對美國初創企業風險投資的審查。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早在今年6月分別以絕對懸殊的投票通過了《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簡稱FIRRMA法案,並將其附加在國防授權法案上。FIRRMA法案擴大了「外國投資美國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簡稱CFIUS)審查職權,加強審查甚至阻止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外國投資,特別是來自中資的投資。

值得注意的是,FIRRMA以國家安全為由,對外國投資美國公司進行更具警惕性的審查,特別是將持有關鍵技術的初創企業包括在審查範圍之內。在中美之間的關稅戰持續之際,FIRRMA反映了美國打擊中共投資美國初創企業,企圖獲得技術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