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佳士科技公司的工潮,至今已經持續一個多月的時間。和以往中國發生的勞資糾紛比較起來,佳士公司的糾紛規模既不大,問題也非更為嚴重,但其凸顯的各種矛盾卻絲毫不遑多讓,而且對中共的衝擊可能更大。

佳士工潮直接影響的人數,其實只有數十名工人代表。據說至今尚在押的14人當中,約有7人是佳士員工,警方拘押或曾經拘捕的人當中,大部份是來自中國各地的「聲援團」成員。8月19日,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岳昕發出〈至黨中央和習近平的公開信〉,要求中央派人調查事件,對地方黑惡勢力「進行處理」,信中並聲稱聲援團都是信仰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人士,支持社會主義制度和人民民主專政,具有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念,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誓言要為「工人階級的事業奮鬥」。岳昕的這封信,被看作是中國新左派的一個宣言。

不僅如此,中國的老左派們在事件中也非常活躍,8月6日四、五十名烏有之鄉的老左派參加了深圳的聲援活動,不但痛斥佳士科技老闆這個資本家,也要求處理「打人黑警」。烏有之鄉是中國毛左的大本營之一,背後有大批中共內部的左傾勢力支持。8月16日,毛左派的表層人物聯名發出至中央、廣東省委和深圳市委公開信,對當局的政策提出挑戰。

毛左派並非首次支援中國大陸的工人運動,但過去他們一般只在國有企業員工利益受到損害的時候才發聲。這次,是毛左首次針對私人企業,向農民工伸出了援助之手。

新左派和毛左派,這次在深圳佳士工潮中的大聯合,是一個新的動向。年輕人為主的新左派,以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體為平台,以較接近普通人的語言和觀點,在中國大陸迅速掀起了輿論風暴,形成了社會議題焦點。而毛左派,則通過體制內部的動員,形成了黨內和政府內的支持趨勢,並通過老黨員、離退休幹部直接上街抗議,擴大社會影響。

面對這種新局面,中共的維穩體制通過所有手段全力圍堵,雖然能壓制住事件蔓延趨勢,但明顯處於被動局面。

由於左派的話語系統,直接使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並且在中共黨內更容易地形成共鳴,所以其對中共的衝擊比自由派更為巨大。很顯然,當局在鎮壓左派的時候會顯得進退失據。事件之初,深圳方面便有意將之定為「境外勢力」發動,但由於毛左派的全面介入,這種指控顯得特別滑稽可笑。而之後中央部門直接接手後,動員了各地公安人員圍堵赴廣東的大學生,全國的大學搜集名單,毛左派老人單位出面找人談話等等,無不是事後動作。

中共體制,或者說中共建政以後所有的最高掌權者,所面臨的最大威脅從來來自左派,而非右派。即使是八九六四,學生反官倒爭民主,也內含左傾的理想主義在內。毛澤東因左派的林彪發難而信心大挫,鄧小平更是如此,因此才提出「主要是反左」的政治綱領。江胡時期,中國經濟處於上升期,社會矛盾較容易贖買,左派還容易控制。

如今,中國經濟拐點已至,貧富懸殊繼續擴大,社會矛盾更為激化,環境會特別利於左派發展。中國新左派和毛左派的大聯合,未來對中共體制的衝擊將日益嚴重,這種趨勢已經難以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