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從未放棄任何可能的機會,將「一帶一路」全球投資計劃描繪成一個共同打造世界未來的積極願景。但實際項目的發展卻展示了完全不同的局面。 

實際上,「一帶一路」不是指某個單一項目,而是一個中共在世界上60多個國家進行涵蓋範圍廣泛投資的術語。建立該投資網絡的目的,是更好地將中共與這些貿易夥伴聯繫起來。具體來講,通常就是讓外國獲得中共的大量貸款,用來在該國建設龐大的基礎設施項目,而這些建設項目通常又會由中國公司自己承建。  

顯然,所有這些做法都很符合中共的利益。在短期內,在國內經濟放緩的同時,中共有機會向海外轉移部份過剩工業產能。從長遠來看,它可以幫助中共的企業走向國際化,並使中共政府在全球貿易運作方式上發揮關鍵作用。  

馬來西亞「上門退貨」

但無論是對中共本身還是對它所投資的國家而言,並非所有人都相信「一帶一路」是一個偉大的計劃。
馬來西亞已經在周二(8月21日)宣佈,由於成本高昂,該國擱置了中共公司正在建設的兩個主要基礎設施項目。此舉可能會導致參與「一帶一路」各國的領導人都開始思考,拿中共的投資是否真的是一筆好買賣。  

但馬來西亞的決定表明,「一帶一路」計劃可能最終會因各國退出而分崩離析。首先,「一帶一路」的投資項目有時根本就沒有任何經濟意義。在斯里蘭卡,中共向一個被設計為每年接待100萬乘客的機場提供了大量貸款。結果現在,它被稱為是世界上最空的國際機場。曼谷作家布魯克拉默(Brook Larmer)對此寫道:「該機場生意如此慘澹,以至於機場從出租用來儲存大米獲得的利潤,高於機場真正的用途。」  

斯深水港成九十九年「租界」  

另一個「一帶一路」項目位於斯里蘭卡的深水港口,如今已經落入了一家中共國有企業的手中,該項目無法吸引到足夠業務來償還貸款,不得不將其變成歷時99年的中共公司「租界」。  

類似情況可能會蔓延,最終變成一個更大的問題: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3月份對外發佈的一項研究表明,吉布提、吉爾吉斯、老撾、馬爾代夫、蒙古、黑山、巴基斯坦和塔吉克也都面臨著將難以償還中共「一帶一路」貸款的局面。  

有批評者說,中共正計劃通過「債務外交」(Debt diplomacy)來霸凌規模較小的國家。而針對其中一些國家的計劃可能會更進一步,是為了在未來的某一天能夠將「一帶一路」上的戰略要衝地區用於軍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