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美國北佛羅里達大學發佈聲明,宣佈將於2019年2月關閉其校區內的孔子學院。校方開始啟動相關的終止程序,並將把所有未使用的資金退還給中方。

同一日,參議員Marco Rubio在推特上表示,歡迎北佛羅里達大學的決定,他也敦促其它佛羅里達州的大學仿傚。

孔子學院在海外受挫,並非新近事件。近5年多來,加拿大、法國、瑞典、美國芝加哥大學、賓夕凡尼亞大學等都關閉了校內的孔子學院,理由是:中共通過語言文化教程進行政治宣傳,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

前美國情報分析師Peter Mattis曾指出:「它們(孔子學院)是黨的權力的工具,而不是獨立學術的支持者。」

前加拿大情報局亞太主管Michel Juneau-Katsuya曾表示:「全球很多情報機關和反情報機關,以及加拿大情報局已經認清孔子學院是間諜機構。」

對於孔子學院的政治職能,中共從不諱言。2014年底,「孔子學院」總部總幹事許琳接受BBC訪問時公開宣稱,孔子學院的存在就是為了對外輸出中共價值觀。今年1月23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次會議通過了《關於推進孔子學院改革發展的指導意見》等文件,會議明確指出,要加強建設孔子學院,使其服務於中共「特色大國外交」。

在美國,已有多名議員發聲,呼籲那些與孔子學院合作的大學或高中,終止合作計劃或削減關係。德薩斯州參議員Ted Cruz說:「中共正在滲透美國大學,插手我們的課程建設,試圖把對中共的批評消音,而且還偷竊知識產權。」「孔子學院是包裹在針對我們校園的戰役鐵拳外面的天鵝絨手套。」

北佛羅里達大學關閉孔子學院的消息,被海外媒體廣泛報道,中共教育部和外交部均未回應外媒的評論請求。中國國內媒體的報道顯得虛弱無力,承認孔子學院在西方發展「磕磕絆絆」,有的不僅引用了Rubio的推文,還綜合了一些失敗的例子,還有評論稱,有幾所辦不下去也沒關係。

《環球時報》洩「秘密」

8月16日,《環球時報》社評的調門略高,卻無意間洩露了「秘密」。

文章說:「孔子學院的中心活動是教授漢語,選用中國大陸的教材,以及在課堂上迴避一些對大陸來說敏感的話題,這是中國人去國外教授漢語很自然的做法。」

迴避「敏感」話題,為甚麼是中國人在國外教漢語的「很自然的做法」?事情明擺著——那些「敏感詞」,比如:台灣、西藏、「天安門事件」、法輪功等等,不是對「大陸」而言,而是對「中共」而言。這些話題在大陸是禁區,到了國外的孔子學院,仍然不能碰,因為中共不准許。如此禁忌,卻被說成是「很自然的做法」,難道這不是在掩蓋真相、阻礙學術自由、輸出中共的價值觀?

《環球時報》評論稱:「美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也對孔子學院表達了警惕,使得辦了孔子學院的大學接受國防部資金將面臨困難,這讓孔子學院在美國的開辦環境雪上加霜。看來防『中國滲透』不光是少數極端主義者瞎嚷嚷,它已開始轉化成為美國國家政策的一部份。」

此段有兩點值得注意。第一,中共官媒自曝窘境:「警惕」、「面臨困難」、「雪上加霜」,這的確是孔子學院的現實難題,黨媒已不能再掩飾。

第二,防「中共滲透」被偷換成「防『中國滲透』」,意在挑起民眾的不滿。而《環球時報》和中共心知肚明的情況是:這種嚴防「已開始轉化成為美國國家政策的一部份」。中共知道,它以學術為名掩人耳目的大外宣計劃已被戳穿,處境艱難的何止是孔子學院。

近來,中共在世界各地的滲透和擴張引起了許多國家的警覺和抵制。澳洲、紐西蘭、美國、德國、加拿大等國都已經展開有針對性的調查,徹查中共在政治、經濟、軍事、科技、文化和傳媒等方面的統戰及間諜活動,一些重量級報告出爐,相關的反制法案陸續推出。可以說,多個西方國家一致地嚴防中共,大力舉措乃前所未有,因此,有評論認為,美國終於覺醒了,西方終於覺醒了。

北佛羅里達大學此舉呼應了美國國會新近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顯示出美方阻截中共滲透的決心,對美國及世界各地仍與孔子學院有合作關係的機構來說,具有參照作用,釋放了積極的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