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

萬籟此俱寂,惟餘鐘磬音。

( 唐.常建.題破山寺後禪院)

讓我們隨著詩人的身影與步履,

在這旭日初升、高廣的林木篩下縷縷

陽光的晨間,踏進這一座破山寺。一

路上綠竹夾徑,蜿蜒的把人引向一片

幽靜的濃林密花中,此時能隱約的窺

見唱經禮佛的禪房掩映其間。翠綠的

山巒煥發著日照的光彩,似乎使得鳥

兒們喜悅不已,不停的飛鳴歡唱。那

清澈的潭水映照著眼前的一切,不覺

使人心境湛然空明起來。這時的詩人

不由自主的駐足諦聽,頓時感到大自

然和人世間所有其它聲響都寂滅了,

只有那幾聲悠揚的梵音鐘磬,滲入自

然的時空,悄然的展現這祥和恬靜的

空門禪悅的奧妙!

佛教認為出家人禪定之後,「雖復

飲食,而以禪悅為味」《維摩經.方便

品》,精神上是極為純淨怡悅的。這

首樸實寫景的抒情律詩,有著意在言

外的深長寓意,在悠遊中寫體會,在

閑適裏談意趣,領略到空門忘情塵俗

的意境,讓人頓時興起遁世歸隱的情

懷。

自古以來,天人合一的宇宙觀,

貫穿著中華兒女的一切生活習性:日

出而作、日入而息;春耕、夏耘、秋

收、冬藏⋯⋯。因為人是自然的產

物,所以理所當然的,我們就認為人

具備著與自然界的一切融會溝通的本

能。在大自然面前人們才能顯真性,

隨著緩坡攀升,森林植相因高度不同

而有變化,有高大的松樹、冷杉、高

山鐵杉等針葉樹,還有赤楊、青楓、

栓皮櫟、樟科及殼斗科植物,沿路可

以盡情觀察。

行進中,從樹林間看見了遠處翠

綠的青山,轉過一片杜鵑林時,大家

已氣喘吁吁,一陣風從樹林裏吹來,

夾帶著雨滴,有人已打起了傘,也有

人披上雨衣。這時,從瀑布陸續下來

的遊客鼓勵我們:「快到了,加油。」

可是雨卻大了起來,大家身上已汗

雨淋漓,因為空氣清新,心裏卻覺舒

暢,這是繁華都市裏品嚐不到的。

終於,來到了瀑布面前,我們在

大雨傾盆裏,看見瀑布自峭壁傾洩而

下,帶著轟隆水聲奔向溪谷,四周煙

雨朦朧,此刻感覺坐擁群山,胸壑開

闊。

雨仍然下著,氣溫已逐漸下降,

我們只好慢步下山。暮色中,一路上

頻頻回頭遙望,瀑布還在山雲霧雨中

隨風墜落,如一位智者長鬚,瀟灑飄

逸。◇

也才能不自覺的去除物慾。當你放下

世俗的一切,與自然接觸、跟自然親

近,無形中,你的心靈就被淨化了,

久而久之,你會擁有一顆空曠的、四

通八達、沒有罣礙的心,就能立即

融入廣袤空遼的天地裏與其合一,如

此一來,心境自然沉寂平和,七情消

弭,六慾不入,山光與潭影自然和你

溝通融會。因潭影的澄照,使你沒有

了人心;同時你也就知曉,鳥兒喜愛

山林的真性情,因山光的觸動而歡悅

鳴唱的自然流露。

所有的一切都在自然中產生,所

有的變化都在自然裏孕育,此時「我」

的概念也逐漸退隱混融其中而渾然不

覺。其實宇宙中的萬事萬物莫不相互

依存,彼此相輔相成的。那天人合一

的境界令人心嚮往之,只可惜步入科

技時代,幾乎人人都在忙碌、盲目與

茫然中高度物質化,心靈與萬物的契

合已是求之不可得了。每個人自覺不

自覺的讓慾望築起了藩籬,讓貪念豎

起了圍牆,隔開心靈與自然的溝通,

阻斷心靈與自然的接觸,人為的製造

了心靈的囹圄,禁錮了本性的彰顯,

於是乎放棄了與自然相互依存的本

能!

如果你有心,或夠幸運的話,還

有個機會,請加入佛法修煉的行列,

讓法理洗滌你的心靈,盪盡塵垢。果

能如此,那寧靜的心田,澄澈的心

境,自然呈現「山光悅鳥性」的空靈,

「潭影空人心」的淳樸。不用特意去山

林駐足,不必刻意到田野去追尋,心

中自有超逸的山光,性靈就有澄明的

潭影,那時再回頭審視從前的種種,

你會感覺恍如置身在遙遠的彼岸,

清冷的諦視著我們一向翻滾其間,充

滿是非對立、華麗喧攘的煙火人間,

是如此的不堪回首,是這樣的污濁不

潔,此時你就會知道自己是何其有福

曹操彩像(公有領域/大紀元製圖)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