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法輪功學員的案子,我是身心都受益。」程海說,「法輪功學員的堅守對中國社會道德提升也有好處。」

今年65歲的北京律師程海,在被中共當局非法註銷律師事務所和律師證的情況下,仍舊堅持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年齡不是問題。美國總統特朗普,70歲了,還在當總統。」

程海說自己目前仍能堅持,一方面因為在文革時,家裏面被貶為臭老九,受到嚴重歧視,所以自己特別重視社會的公平正義,而堅守這方面的律師本來就少,社會需要他們這類人;另一方面,自己身體很健康,還可以繼續工作,程海把這個功勞歸功於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

必須停止迫害法輪功

從2007年起,程海開始陸續在全國範圍內代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目前已經11個年頭。「除了西藏、新疆、海南等偏遠地區沒有,其它都有做。法輪功學員的案子本來就是冤假錯案。」

程海表示,必須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從法律角度,刑事案件需要對社會有危害性,而法輪功無危害性;從道德角度,當下中國普遍缺少公共價值觀,甚至出現人類歷史上最無恥的口號——一切向錢看。法輪功的「真、善、忍」準則是幫助別人,尤其「與世無爭」、「遇到問題向內找」都有利於社會。

他說,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後,使眾多中國人身心受益,不僅讓難以治癒的癌症等患者恢復健康,而且從精神上疏導、解決人的各種問題,有利於個人、家庭和社會;而基於「真、善、忍」的信仰是社會穩定的基礎。「至少從這兩點,我認為是法輪功沒有被有關部門認定為x教的根本原因。沒有危害社會,沒辦法定義為x教。」

鑒於對法輪功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罪行的了解,程海雖然五次遭中共當局毆打,但是仍表示會繼續為法輪功學員辯護。

2017年5月,程海代理山西運城垣曲縣懷有三個月身孕的法輪功學員孟麗霞一案,遭警方暴力迫害。程海曾描述,警察猛擰他的胳膊,他的右手有11處被掐紅,頸部也被掐紅,並且他的左胸中部出現猛烈疼痛的現象。

2013年8月15日,程海代理大連法輪功學員安鍋一案,遭到看守所警察掐脖子、搶手機,暴力毆打。(程海微博)
2013年8月15日,程海代理大連法輪功學員安鍋一案,遭到看守所警察掐脖子、搶手機,暴力毆打。(程海微博)

「這是我代理法輪功案件以來,被非法關押時間最長的一次(非法關押8個小時),先前從來沒有遇到過。」程海說。

法輪功學員無罪

2013年起,程海代理的法輪功學員案件中,出現首例在批捕階段得以獲釋的情形。之後的幾年,尤其是2016年、2017年,他在安徽黃山、安徽合肥、陝西、浙江等地代理的案件中,陸續出現十多個案例,「檢察院、法院聽取律師匯報案件情況,最後不批捕,不追究」。

「他們應該知道是沒有法律依據,公安部認定的14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他們那樣做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程海說,「不過,有些地方還是很邪惡的。」

為此,程海一再請本報記者轉告給法輪功學員一點建議。

不要有犯罪嫌疑人心理

首先一點,程海表示,從心底裏,確信修煉法輪功、去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散發真相小冊子等是無罪的,就不要有犯罪嫌疑人心理。因為從法律的角度而言,迫害法輪功完全是違法的,毫無依據。

2004年3月31日晚上,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王茁、范德震、穆琴等人的住處:葫蘆島市連山區新華大街海軍部隊5號院17號樓(四樓)進行抄家,王等四人被強行綁架,下落不明。(明慧網)
2004年3月31日晚上,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王茁、范德震、穆琴等人的住處:葫蘆島市連山區新華大街海軍部隊5號院17號樓(四樓)進行抄家,王等四人被強行綁架,下落不明。(明慧網)

不要對公檢法說任何話

「沒有犯罪,當公安詢問時,完全就不要去搭理他們。」程海說,「他們說是犯罪,但是法輪功學員沒有犯罪,所以對他們無可奉告,就不要對公檢法說任何話。」

程海表示,一旦向公安承認,或者心裏擔心抄家抄出資料等等,「你自己認為不是犯罪,但是說了甚麼以後,既害了自己,也害了對方,因為讓他們犯罪了。」

「當孩子遇到危險時,父母會挺身而出,把自己生命置之度外。信仰,就是需要用高於生命的高度來看待,無懼後,自然地就有勇氣、有智慧。」程海說,「你們修煉人講要向內找,找自己的原因,那就去捍衛自己的信仰,投入的、都去做。」

捍衛自己信仰敢去控告

此外,程海建議被非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要敢於去控告各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部門、工作人員。

程海說:「善惡是對立的,就是要揭露其犯罪行為。有些地方案件,拚命的控告,案件多了,那些人就知道了,他們也害怕。所以再參與迫害的人就少了,這樣的案子就跟著少了。控告還是有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