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寒暑假,各主科照例都有作

業,不外乎演算些題目,讀幾本指定

的優良書籍寫個心得報告⋯⋯等等,

其中必不可少的是臨摹二、三十篇書

法,許多同學都把這視為苦差事,而

我卻樂在其中,一放假,最先完成的

作業就是書法。

四、五十年代,一切都在起步,

一切都在改變:收入增加,物質漸趨

富足,可是精神層面的變動卻是無形

而緩慢的!當時正在求學的我們,一

放長假就覺得百無聊賴,除了看書還

是看書,煩躁時,找幾個同學串串門

子,偶爾相約看場電影。或三五好友

攤派些錢,租兩部單車輪流學騎:

三跳四翻,好不容易騎上鐵馬,

低頭雙腳猛蹬,心中篤定:車後有

兩人扶持,不會跌倒!騎著騎著,越

騎越得意!回頭一瞧!才知道同學早

就鬆手啦,只有自己駕馭著鐵馬奔

馳著!心中一發虛,立刻一個「倒栽

蔥」!

雖然摔得四腳朝天、鼻青臉腫,

可學會騎車啦,挺得意的!但是人人

家中幾乎沒單車,平時沒有練習的機

會,等到假期結束,自然而然的忘懷

啦!膽怯啦!個個「望車興嘆」,只

留下膝頭、腿上與手肘處,擦破皮的

「結痂」罷了!

一放寒暑假,我總是等父親一出

門上班,就將家中唯一的一張大木桌

據為己有,擺上字帖和習字本,泡好

乾涸的毛筆,將硯台前方,淺淺的硯

池注上清水,右手握緊墨條開始研墨:

由緩而疾,由小圓而橢圓;墨汁由

稀、淡,慢慢變為濃、稠。那陣陣墨

香,圍著書桌四溢飄散,蓋過了母親

廚房裏飄出的飯菜香。

筆尖上濡飽了墨汁,屏氣凝神,

一筆一劃的照著字帖臨摹。時間在

墨香與靜定間急速飛馳!累了!停下

筆,端詳端詳每個字臨摹的好壞,抑

或翻出書桌側面的立櫃裏,百讀不厭

的章回小說再回味回味⋯⋯,直到父

親中午回來午休。如此不到一星期,

就將幾十篇的書法作業首先完成,而

且還經常拿高分哪!那六年的書法作

業,替我打下了國畫的基本功,因為

書畫相通嘛!

初中時與我同座的思平頗有繪畫

天份,記得她父親似乎是個國大代表

或甚麼大官的,我倆高矮胖瘦全同,

所以座位老是前後或左右的,於是成

為莫逆之交。那時各科任課的老師,

都是大陸撤退來台執教的,各省口音

都有,有的鄉音極重,連外省同學都

似鴨子聽雷!半學期下來才能聽懂那

麼三分之一,上起這種課來實在無

聊!於是思平就開始了塗鴉:撕下一

張隨堂測驗紙,小口微張,半伸著舌

頭,快速的畫了起來,三筆兩筆,一

隻俏皮可愛的老鼠就出來啦!靈活的

眼, 小小的耳, 迤邐的尾, 唯妙唯

肖,把我看得目瞪口呆,羨慕不已,

於是這堂課變得輕鬆有趣極了!

當時居住台北的同學,家庭背景

幾乎都是大有來頭的!家境優渥,

口袋裏零用錢不少!那會兒書店櫥窗

裏,兼賣各國明星的黑白照片,經常

買下自己心目中欣賞的美人兒,人手

一疊的拿到學校來與同學相互交換傳

看。若有重複的,就大方的反手送

人,於是日積月累,我也擁有了不少。

當時的審美標準是: 瓜子臉蛋

兒,彎彎的柳葉眉,薄薄微翹的嘴,

或瀏海或滿頭捲髮。甚麼白光、李香

蘭、胡蝶、李麗華、周璇⋯⋯,以及

赫本( 港譯:柯德莉夏萍) 的清麗脫

俗;泰勒的嫵媚嬌豔;費雯麗( 港澳:

慧雲李) 的靈動照人;褒曼的高貴出

塵⋯⋯。課餘之暇,個個沉浸在「美

目盼兮」、「巧笑倩兮」的明星丰采

裏!

不久,思平教了我一招,而這無

心插柳的一招,卻給我打下了「無師

自通」的「素描」基礎!她讓我找張

透明玻璃紙,將心儀的明星照片覆蓋

包好,然後在玻璃紙上計算好,用鋼

筆均勻打上格子,再在圖畫紙上,按

照大小比例放大數倍,也同時畫上格

子,如此一來,只要用一支素描用的

6B 鉛筆,對照照片上正確的位置,

依樣畫葫蘆的就能勾勒出明星的輪廓

來,然後再依明暗、光影仔細描繪,

一張放大了的明星特寫,就在圖畫紙

上風華再現!

從此我就一頭栽入這省錢但花時

間的消遣裏,廢寢忘食!那「金玉盟」

裏黛博拉寇兒流轉的明眸;「亂世佳

人」裏蓋博俏皮的小鬍子;「雙城記」

裏狄克寶嘉憂鬱的臉龐⋯⋯,在光影

明暗交織的線條襯托下,一一浮現!

那一疊的明星畫,依然保存至

今,雖然早已發黃黯淡,筆觸模糊,

一經拿起就「吹彈得破」!歷經五十

多年時間的洗禮,畫中煥發的容顏,

飛揚的神采,都已化為塵土,隨風而

逝,可能轉生成你我而不自知!如今

物換星移,只能在重播的舊片裏尋回

昔日的光彩!人,有生之日再怎麼亮

麗耀眼,時過境遷,也就甚麼都不是

啦!很無奈!爭甚麼呢?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