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阿拉伯於本年6月24日宣佈,解除全球僅存不容女性自由駕車的禁令,相信是當地人做夢也不敢想像會發生的事情!此外,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更大力推行一系列改革,覆蓋反腐、旅遊及經濟等範疇,以確保億萬帝國永恆不滅!

沙地走資如潮湧

令沙地王室寢食難安的乃國內走資問題日益嚴重,摩通估計今年當地國民資金流出達650億美元,等於GDP的8.4%;相比2017年的800億美元雖稍有回落,但泉噴式走資勢頭依舊炙熱。渣打發現, 該國基金首季投資144億美元於海外股票市場,刷新2008年以來的紀錄。當局已密切與銀行和資管經理交涉,抑壓走資,被視為非正式資本控制措施。

資金外流嚴重威脅王儲的「2030視野」經濟大計,原本打算吸引外資和製造就業,繼而振興王業,一展抱負,但卻沒想到出師不利,立馬遇上迎頭痛擊。信心渙散,不是毫無緣故,當局去年大舉扣查眾王子,以及打壓批判聲音,尤其是女權相關運動,導致近日與加拿大外交關係緊張;人權觀察指出有2,305人未經法院審判,已遭關押逾6個月。

利雅達(Riyadh,沙地首都)內外交困,鄰國也門戰爭陷三分局面;與盟國卡塔爾的分裂,則嚴重破壞海灣合作委員會的和諧;長期與波斯灣東岸的大國伊朗對峙,更令精力耗損。

沙地改革克困難

沙地若要一改根深蒂固的國企和石油主導經濟,必須上下一心,積極配合。欲求私人企業發展蓬勃,先要打造一個資本和投資者均獲法律保障的市場。今天項目的發展仍然是由政府推動,背後還是與石油收入掛鈎,這基本方程式如不改變,就不能突破自劃的框框界限。

政府旗下石油公司Aramco掌有2,700億桶石油儲蓄,以此雄厚實力去推動改革應萬無一失,但別忘記沙地一直欠缺的並非財富,而是更具威力的「創造財富制度」。現齡32歲的王儲大權在握,正處改革的黃金時機,而他於去年4月告訴《華盛頓時報》:「幸而受到美國文化影響,否則我們早晚會變成像北韓那般。」

事實上,王儲已連連出招改革,如去年10月公佈於紅海沿岸設置5,000億美元經濟區Neom,吸引新能源、生物科技、機械人和先進生產業,並在紅海一帶打造高端旅遊點,繼而在11月宣佈可發旅遊簽證給外籍人士;本年2月,沙烏地容許女士創業,4月被禁35年的電影院再度開業,計劃到了2030年會設有2,000個銀幕。皇天不負有心人,難度更高的改革在歷史上都已成功過,憑著正義良知的改革,定必永垂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