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認為,若人民幣匯率真拉回四月中美貿易戰前水平,會讓中國大陸經貿壓力劇增。目前全球資金緊縮,大陸面臨外來資金減少的壓力,而貿易戰壓力令經濟增長放緩,北京當局正利用基建和放貸來刺激經濟,而這一做法會進一步壓低人民幣匯率。現在中共當局兩頭為難:人民幣繼續貶值會面臨美國的壓力,如貶值過快的話還會被等待做空的「空軍」蠶食;而升值則恐怕會進一步損害大陸出口、傷及經濟。

路透社本月17日報道,2018年全球經濟出現通縮,資金流動性大潮也即將轉向。全球四大央行(美國、歐盟、日本和英國)2019年計劃從市場撤出的資金規模將超過注資規模,這將是2011年以來首次出現這種情況。「在持續了近10年的印鈔和零利率後,這對於市場來說是巨大轉變。」

全球流動性下降將持續對新興市場貨幣造成壓力,土耳其貨幣里拉大跌已凸顯這一點。里拉7日起急速貶值,一周內跌幅高達40%,最低曾跌至7.24里拉兌1美元。而大陸作為依賴外國投資的國家,跟土耳其一樣,對流動性更為依賴。一旦流動性減少,國內資產價格包括債券、房地產等會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

大陸經濟增長已放緩

大陸經濟增長已經放緩,七月的經濟數據全面走弱,工業產出、消費均低於預期,投資增速更創出歷史新低,這都讓中共決策層如履薄冰。到目前為止,美國對華加徵關稅還處於早期階段,對大陸貿易和通貨膨脹的影響有限;但是商業調查已顯示出口訂單萎縮,市場亦擔心持久貿易戰會讓大陸經濟增速放緩,而這種預期比幾個月前更為明顯。

中共國家統計局發言人上星期已釋放信息說,當局將通過加大基礎設施投資及鼓勵銀行加強放貸力度提振經濟。在大陸經濟企業及家庭債務比重較高的情況下,外界認為,中共當局再度加大放水,恐傷及自身及誤傷它國。

境內外購匯行為已升溫

雖然大陸尚未出現資本外逃跡象,但境內外購匯行為已經升溫,後者被視為資本外逃前的必經之路。華東地區一家大銀行的客戶經理說:「最近來營業部購匯的人明顯多了。」還有大陸某大銀行的海外分部人士透露,開始換美元的客戶也越來越多,不過做空人民幣的還是不多。

到目前為止,大陸的外匯儲備規模減少不到1%,表面上沒有出現2015年的資金外逃。但是今年的趨勢是做空人民幣,國際投資者今年開始追加籌碼、做空大陸股市和人民幣。投資公司景順(Invesco)高級宏觀分析師James Ong在八月初告訴《華爾街日報》,若下一輪美國對大陸商品的關稅生效,將帶來比2015年、2016年更大的經濟衝擊,James Ong並說,他正準備押注做空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