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獄,全球風險資產價格在上周表現嚴重分歧。S&P500貼近歷史新高,新興市場股市慘不忍睹,美元高奏凱歌,石油黃金節節敗退。土耳其危機仍是上周的一個重要市場材料,在穩定數日之後,土耳其拒絕釋放美國牧師,美國威脅對該國加碼制裁措施,土耳其里拉再次崩盤,觸發新一輪新興市場貨幣暴貶,銀行股拖累歐洲大市。

中美雙方重回談判桌,但是市場對此預期不高,關注點放在疲弱的經濟資料,中國和亞洲其它國家股市不振。在資金尋求避險天堂的環境下,資金進一步流向美元區,美國長期國債受到追捧,十年期債利率回落至2.86%,美元指數逼近97關口,帶動石油和大宗商品下挫。

儘管資金的風險偏好逆轉,避險工具黃金並未受惠,金價跌破每盎司1,200大關。意大利股市債市繼續下沉,羅馬挑戰歐盟的預算政策讓投資者感到對極端政黨聯盟的厭煩。

評級機構穆迪和標普分別將土耳其的主權評級降到垃圾級別。這是落後於市場反應的追尾舉動,應該對資產價格影響不大。土耳其里拉的暴跌,已經令該國企業償還美元債變得極其困難—除非里拉在不久的將來收復失地。

債務違約又令企業無法發新債或發債成本暴漲,土耳其的違約事件會陸續有之。同時匯率的變化,導致輸入型通脹肆虐,央行不得不大幅提高利率水準來穩定物價,平息資金外流,這些勢必對土國經濟構成巨大的打擊,而此又觸發新的經濟和債務困境,筆者看來債務危機已經無可避免。

由於土耳其危機主要是由內部經濟不均衡、政治領袖失言和美國貿易制裁所造成,筆者相信土耳其危機本身的傳染性有限。不過美元升值已經導致新興市場國家貨幣的大面積貶值,這些對資金流向、經濟預期都有影響,需要密切觀察。

今年2月份以來,全球資產市場大幅波動,風險溢價明顯上升,貿易糾紛、地緣政治、央行政策、匯率走勢均顯現出重大的不確定性,投資者風險偏好隨之改變。的確,市場不確定性上升了,資產價格更加動盪,但是增長的確定性卻沒有大的變化。

從瑞信的增長預測模型看,全球經濟增長勢頭起碼到明年第一季度都會相當強勁。美國稅改和中國刺激政策均會帶動GDP增長,歐洲領先指標也指向經濟重新提速,歐元貶值亦有利於出口,所以筆者相信全球增長勢頭目前看來不弱,企業盈利前景看來也不弱。

但是另一方面,不僅聯儲會持續緩慢加息,歐洲與日本央行退出超寬鬆貨幣政策的呼聲也會漸高,而且地緣政治與貿易糾紛之下,風險仍是無可回避的現實因素,美元走強的機會較高。在今年下半年,筆者認為應該高配股票、低配債券,看好對增長敏感的資產,遠離對利率敏感的資產,對美元敏感的資產需要特別警惕。

本周重要的經濟資料不多,日本7月核心通脹預計為1%,vs上期0.7%。聯儲在Jackson Hole召開年會,鮑威爾和德拉吉的言論值得特別關注。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