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官方公佈的高層對外排名中,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排在七常委中的韓正之後。以普通黨員和國家副主席身份,可以列席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會議,在中共歷史上並不常見。

習近平2012年上任之後,在王岐山的輔佐下,通過強力反腐立威,逐步掌握各方權力,獲得核心地位。沒有王岐山,就沒有習近平執政前5年取得的戰果和地位。能否在中共十九大後,仍延續「習王體制」的政治格局,是習近平下一個5年執政的一個重要條件。

十九大前,也是習近平的政敵——以江澤民集團為主的多個利益集團,最後全面翻盤的機會。也正因為如此,江派在海外的勢力打著「清君側」的旗號,通過「爆料」主攻王岐山。最後形成了一個妥協的結果:王岐山退出常委,擔任國家副主席,仍然留在中共高層權力核心。

中共國家副主席,從來就不是一個實權職務,只是一個象徵性的虛職。王岐山雖然只是國家副主席,但是在中共十九大上,從政治局常委趙樂際等人對王岐山恭敬有加的身體語言上,就可以知道,王岐山的真實權力,仍在一人之下,眾人之上。

但是,這半年來,王岐山除了常規性地履行國家副主席的工作、會見一些無關痛癢的外賓之外,似乎越來越悄然無聲。如今的王岐山,並沒有在做甚麼重要的工作,有被邊緣化的跡象,原因何在?

中共體制的本身,註定了中共官場是一個逆淘汰機制,那些為國家民眾著想有真才實學的官員,大都被淘汰,登上高位的大都是一些人品低下、精通溜鬚拍馬的姦佞之徒,可謂朝中無人。王岐山這樣被習近平信任的有能力的重要助手,處於一種拔劍四顧心茫然的境地,根本找不到著力之處。

根本的原因,在於中共十九大之後,習當局高調重拾馬列,走上一條危險之路,這是習當局急速邁向危機的轉折點,而修憲與中美貿易戰,只是導火線和催化劑,也是習近平政敵向其發起攻擊的一個藉口。

習近平在執政前5年,在王岐山的幫助下,一度讓外界看好未來,但一手好牌卻快速打壞。本來習當局借反腐獲得民眾支持之機,可以「擒賊先擒王」手段抓捕江澤民,結束在中國持續十多年的迫害法輪功的最大人權迫害,可以一舉穩定社會,收穫民心,讓中國逐步走向真正法治。但是,習當局卻錯失良機,用政治交易換取虛名和權力,造成如今的重大危機。

大量因為習反腐利益受損的官員們,都在等待著看當局的笑話,許多人已經握好了石頭準備往井下丟。

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共媒體宣稱的所謂「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力量」,都是假話、鬼話和瘋話。用馬克思主義重聚官員人心是癡人說夢。所有的人都知道,凝聚官員的唯有利益。

中共政權走到今天,在中共體制內,已經找不到任何解決危機的出路;在中共體制內,習近平不知道如何往前走,王岐山也不知道如何往前走,前方是死路一條。出路只有在中共體制外。◇(篇幅所限 文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