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發生在中國大陸社會的末日亂象可以用四個字來加以概括,那就是「謀財害命」。

所謂「謀財」,是指打著「金融創新」的幌子,幹著坑蒙拐騙的勾當!「土豪死於槓桿,中產死於理財,屌絲死於P2P,小白死於傳銷......我們正在經歷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場騙局!」這是大陸網民對中共治下龐氏騙局的精準總結。

從2013年到2018年之間,P2P行業已經過3次大規模的「爆雷潮」,但是沒有任何一年像今年來的這麼兇猛。據統計,2018年以來,已有236家P2P網貸平台跟巴比倫大廈一樣瞬間傾倒。自融、偽造投資標的、非法集資詐騙、私設資金池、挪用投資資金、虛假業績及背景、惡意逃廢債......當今最齊全的金融騙局,6、7兩個月,集中在中國P2P行業連環上演,每天都有平台傳來爆雷聲,僅7月18日當天就爆雷23家。這波「爆雷潮」先是從南京,然後到上海,杭州,北京,深圳,尤其是江浙滬一帶,以上海為首,被廣大投友稱之為「詐騙之都」。

伴隨網貸平台的頻頻爆雷,投資者的「紙上財富」一夜憑空消失,令不少投資者傾家蕩產、血本無歸,成千上萬的家庭支離破碎,陷入極度痛苦深淵。其中杭州P2P爆雷平台的投資者如潮水般從全國各地蜂擁而至,為此杭州市政府不得不專門將兩座體育館,用來暫時安置數以萬計的投資受害者,成為名副其實的「金融難民營集中營」。

P2P舶來於美國,卻昌盛於中國。2007年6月,「拍拍貸」在上海成立,成為中國第一家從事P2P業務的企業,自此標誌著中國P2P行業的正式誕生。隨後,互聯網金融作為「金融創新」還寫進政府工作報告。於是P2P平台如雨後春筍般瘋狂生長,高峰期達5,000多家,總規模逾1.3萬億人民幣,用戶超5,000萬人,人均投資金額22,788元,位居全球P2P產業規模之首。

然而,至今為止美國的P2P網貸平台從未出現過「跑路」的現象。反觀中國,在互聯網高度發達的今天,任何人都可以在當局的鼓勵和支持下,空手套白狼包裝出一個P2P平台,再以高利為誘餌,採取虛構借款人及資金用途、發佈虛假招標資訊等手段吸收公眾資金,然後攜款潛逃。這比販毒弄錢還來的迅速、安全。

「沒有監管的金融創新等於耍流氓。」中國由此出現了古今中外從未有過的用高息去誘騙老太太的養老錢,用各種套路去向大學生發放高利貸,五千元校園貸可滾成百萬,再用「裸條」、「肉償」之類令人毛骨悚然,怵目驚心的黑社會手段逼債。

更富戲劇性的是,就在P2P滾滾「爆雷」聲中,中共杭州市政府居然還在7月10日舉行了2018金融創新峰會。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秘書長還大言不慚的地炫耀,自2016年4月啟動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以來,人民銀行會同16個成員單位以及各地方人民政府,紮實推進專項整治,取得顯著成效。早在2016年,中共喉舌新華網就曾發佈題為「金融創新杭州亮點紛呈」的新聞,為史無前例的中共驚天金融大騙局大唱讚歌。

所謂「害命」,就是中共為了追求帶血的GDP,以所謂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為藉口,不惜突破人的道德底線,置億萬人包括子孫後代的生命於不顧,生產銷售殺人的假疫苗。為此,也有網友總結:出生長在中國,胎兒華大基因,嬰兒長生疫苗,幼兒三鹿奶粉,兒童紅藍黃,少年校園暴力,青年現金貸,中年P2P,老年鴻毛藥酒,當然,還有老少咸宜的A股,總有一款中共特色的「特供」等著你。結果,還不讓你說話。

在長生生物疫苗造假醜聞曝光後,幾乎所有的輿論都把矛頭指向了造假者和造假企業。就連黨媒新華社都痛打落水狗:要讓違法者傾家蕩產,真正讓制度發揮強大的震懾作用。其實,這正好中了中共轉移視線,逃避罪責的圈套。

眾所周知:「一頭豬病了,那是豬本身的問題;如果是一群豬病了,那就是豬圈出現了問題。」同樣的道理:「如果是極個別企業造假,那是個別企業的問題,如果是成群的企業造假,毫無疑問那就是體制的問題。」

這些年來,從「地溝油」、「蘇丹紅」、「大頭娃娃奶粉」、「三聚氰胺」、「瘦肉精」、「染色饅頭」、「皮革奶」到「黑心疫苗」,一波又一波震驚世界的食品藥品安全危機,之所以屢禁不止,層出不窮,風頭過後,又重新死灰復燃,恰好病根就出在中共體制上。

看看殺了一個鄭筱萸(首任國家藥監局局長),食品藥品安全不僅沒有好轉,反而越演越烈,毒奶粉和毒疫苗,均發生在鄭筱萸被判處死刑,尤其是在《國家食品安全法》和《國家藥品管理法》頒佈實施之後。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在2015年3月兩會記者會上說:「大批國人到海外搶購奶粉,買人家東西,給人家送錢,人家還限購,這是中國奶業人的恥辱。」話音未落,山東濟南警方就破獲數量高達200萬支,涉及200萬條人命,案值高達5.7億元的非法疫苗案。這些「殺人假疫苗」竟在24個省市暢通無阻長達6年之久。

因三聚氰胺事件被免職的大小官員,最後不僅重新復出,有的甚至還擔任「藥品安全總監」的要職;而爆料「三聚氰胺」事件,「中國乳業打假第一人」蔣衛鎖卻遇襲身亡;爆料「地溝油」的洛陽電視台記者李翔身中10餘刀被慘殺;「中國藥品打假第一人」高敬德在北京被派出所接走,3天後離奇死亡;中央電視台主持趙普因告誡「不要再吃老優酪乳和果凍」而被淡出將近半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追蹤發現,山西省政府與醫藥公司勾結,壟斷山西的二類疫苗市場,消息曝光後,受害兒童家長遭到政府恐嚇,王克勤及其總編先後被解職;廣州醫生譚秦東吐槽鴻茅藥酒,不斷被跨省抓捕,整成精神病,還被逼公開認錯......

可見中共對假劣疫苗制度性保護,不僅置法律於不顧,而且就連有限的監管也完全形同虛設。在權貴畸形經濟下,權力成為假劣疫苗橫行的保護傘,在疫苗巨大的利潤面前,權力與金錢共同勾結來詐騙民財與吞噬民命就是必然的結局。長生生物就曾得到「悶聲發大財」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的站台,從而長期逍遙法外,直到紙包不住火時才不得不曝光。

正如《晏子春秋》所言:「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今民生於齊不盜,入楚則盜,得無楚之水土使民善盜耶?」因此,唯有剷除使土壤毒化的魔鬼中共,讓中華大地回歸道德淨土,方有國泰民安,天下大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