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涉長生生物假疫苗案,被稱為「疫苗沙皇」的中共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前副局長吳湞日前被查。此前,吳湞在2009年延申生物疫苗案等事件中被實名舉報,被指控濫用職權、以權謀私等。

據中共官媒8月16日報道,包括7名部級官員在內的42名中共官員涉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案被追責,其中吳湞是首名因該案被中紀委「立案審查調查」的省部級官員。同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公佈,吳湞「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現年60歲的吳湞長期在藥監系統任職,曾任江西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局長等職;2006年進京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黨組成員;次年兼任國家藥典委員會秘書長;2013年起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黨組成員,2015年起兼任國家衛計委副主任。2018年3月新一輪政府機構改革後,食藥監總局整合併入市場監管總局,吳湞未在市場監管總局任職。

兩次被實名舉報

2006年出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後,吳湞長期分管藥品註冊、監管、審核等工作,手握重權。疫苗行業正是在其分管之下,因此吳湞又被稱為「疫苗沙皇」。不過,近年來吳湞至少兩次被實名舉報。

一次是2014年8月,河南依生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譯在個人微博上,發佈了他以河南省人大代表的身份與全國人大代表馬文芳的舉報信,指吳湞瀆職、包庇下屬。

舉報信稱,張譯多次向吳湞反映其下屬尹紅章的問題。2006年,尹紅章任國家藥監局藥品註冊司生物製品處處長時,將張所在企業「已獲得審評中心認可進入臨床試驗的世界領先的創新藥品違法退回審評中心」;2010年,尹紅章調任藥品審評中心副主任,利用手中權力再次使該藥品沒能通過審評。張指,吳湞對尹紅章的行為故意包庇不予調查。

另一次是2016年,《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杜濤欣實名舉報吳湞,指其在2009年的延申生物疫苗案和河北福爾狂犬疫苗案、2013年的乙肝疫苗案發生時,涉嫌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瀆職、以權謀私等。

2009年3月,食藥監總局下屬的中國藥品生物製品鑑定所發現,江蘇延申、河北福爾兩家企業生產的狂犬疫苗有問題,時任食藥監總局副局長吳湞不但沒有及時採取召回措施,還瞞報至2009年12月份。

瞞報期間,吳湞還為江蘇延申「站台」,親自過問給予其總價值過億元的甲流疫苗訂單。

2013年11月起,廣東省出現4個疑似接種康泰重組乙肝疫苗後死亡案例,全國累計案例達7例。

當時吳湞也沒有按照法律規定及時召回涉事疫苗,致使死亡案例繼續增加。同年12月13日央視曝光後,12月20日食藥監總局、衛計委才發出通知暫停涉事疫苗。

或與疫苗業大佬有關聯

上述延申生物、康泰生物兩宗疫苗事件,都牽涉到現任康泰生物董事長杜偉民。他是網絡流傳的文章《疫苗之王》所說的三大疫苗業大佬之一,也曾是長生生物的股東。

2009年江蘇延申被查出狂犬疫苗造假時,杜偉民曾是延申生物的大股東之一。江蘇延申因為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被判處罰款300萬元,總經理和5名員工被判刑。但杜偉民毫髮無傷,他把股份全部轉讓出去,套現2億元,順利退出延申。

另外,杜偉民2008年還在產權交易所購買了深圳老國企康泰生物的大部份股份,控制了這家中國最大的乙肝疫苗生產商。

後來,杜偉民通過收購北京民海生物,讓原本只有乙肝疫苗的康泰產品多樣化。2012年底到2013年,康泰自主研發的三款疫苗——Hib疫苗、麻風疫苗、四聯疫苗獲准生產,先後上市。

而這三款產品短時間內獲得生產許可,與杜偉民的運作有關。北京高級法院的一則審判書顯示,2010年到2014年間,時任食藥監總局藥品審議中心副主任尹紅章收受杜偉民47萬元,為民海生物的藥品申報審批事宜提供幫助。

2013年12月,因多名新生兒接種康泰的乙肝疫苗後接連死亡,康泰和杜偉民曾出現最大危機。不過,一個月後,食藥總局和衛計委的調查卻稱,所有的嬰兒死亡為偶合性死亡,疫苗質量沒有問題,並向康泰生物歸還了生產證書。

去年3月,吳湞的前下屬尹紅章以受賄罪二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同時獲刑的還有其妻子、兒子。法院指,2002至2014年間,尹紅章一家三口共收取生物製藥企業給予的財物共356萬餘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