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已揭開序幕。美國繼對中國鋼、鋁製品分別加徵百分之廿五和十的關稅後,已開始對中國的五百億美元出口商品分兩批加徵百分之廿五的關稅。中國亦同樣地還擊。下一個重要回合自然是下月上旬特朗普政府是否會如期對中國的二千億美元出口商品加徵百分之廿五的關稅(原先是百分之十)。

各方關注的是貿易戰是否會全面展開,涵蓋雙方的整體貿易?全面的貿易戰很可能會延伸至匯率領域,以至意識形態範疇(所謂「新冷戰」)和外交層面,特別是對台關係。就後者而言,美國通過不久的《台灣旅行法》和下一個財年的《國防授權法案》已提出提升美台互訪官員的級別,以及擴大對台售武和軍事交流。

​一般評論對中美貿易戰的前景較為悲觀,因為這其實是中美爭奪二、 三十年後霸權的交鋒,而不是單純的貿易順差、逆差問題。從這個角度看,中美貿易戰將是長期的,不大可能有全面的妥協方案。將來的局面很可能是打打談談,大概雙方會避免全面的關係破裂,然而糾紛不斷,美國會不斷向中國施壓,而中國會做出一定的讓步以爭取時間。

​中美雙方的中下層官員相信會繼續保持接觸;七月底八月初東盟系列外長會議時,中國外長王毅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有會面,討論貿易問題。但大概彼此立場差距仍大,沒有基礎開展正式談判,進而達成協議。

中美領導人的國內問題亦成為達成協議的障礙。美方官員表示習近平的強硬立場是不能開展正式談判的主因;習近平近期明顯內外交困,因此不敢就中美貿易戰作出重大讓步,避免予人攻擊的口實。

​特朗普個人的官司危機繼續惡化。特朗普的前競選經理被起訴;他亦承認團隊曾接觸俄方的律師搜集對手希拉莉的黑材料。十一月中期選舉選情方面,共和黨情況欠佳,不少評論員相信民主黨有望奪取參眾兩院其中一院的多數;特朗普因此急需一些外交勝利去提升本人的民望,故無意與中國達致妥協。

​八月是北京領導層北戴河會議的時候。習近平雖沒有要下台的危機,但有壓力就中美貿易戰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是和是戰,中國領導層總得界定談判與讓步的底線,然後才再選擇主持談判的主要代表。中國實力不足,有限度的讓步自是合理的選擇。

一旦決定全面啟動貿易戰,就需要做出客觀的風險評估和應對措施。今天中國的金融市場有其脆弱性,P2P網貸平台的大量倒閉就反映危機可能湧現;地方政府的債務是另一個危機的源頭。

​中國領導層有沒有足夠的底氣號召全民準備犧牲迎接貿易戰?中共權貴的資產與家人均在西方國家就清楚說明領導層缺乏這樣的道德號召與認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