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國家(美國)跟與之做生意的每個國家之間的貿易都損失幾十億美元,那麼貿易戰是好事,而且能夠輕鬆取勝。」特朗普今年3月2日發推說。

雖然中共媒體把「打貿易戰」的調子唱得激烈高昂,但過去幾個月中共推出的一系列措施顯示,在貿易戰壓力下,中共正逐步滿足美方提出的要求。

傳中共態度轉變 願談調整《中國製造2025》內容

8月9日《紐約時報》報道,中共現在好像願意談調整《中國製造2025》戰略計劃的問題,特朗普政府認為,這個戰略計劃對飛機製造、半導體和製藥等美國大型行業構成長期威脅。

報道指,中共目前的立場是,解決貿易緊張關係不應阻礙其進一步的經濟發展,但可以對《中國製造2025》做出調整。

目前,特朗普政府已提出的要求有,停止向該計劃提到的行業提供各種補貼,包括國有銀行的低成本貸款;接受美國出於國家安全原因,對這些行業徵收某種關稅;停止旨在竊取商業秘密的網絡間諜活動;停止要求美國公司與中國公司共享關鍵技術的做法。

分析:中共面臨撤資壓力而不得不讓步

《紐時》的報道引用幾位參與特朗普決策的人士的話透露,數百家西方企業已經在重新考慮中國在其供應鏈中的角色。企業高管們正在越來越多地想辦法把產品的最終組裝轉移到中國以外的地方,主要是亞洲其它地區或墨西哥等低工資國家的工廠。

在中國以外進行最後的組裝將讓公司繞開美國的新設關稅。這樣做還可能讓美國的對華貿易逆差在未來幾年開始下降。

中共已表示願意改變其產業政策中違反全球貿易規則的部份。

中共已開始在《中國製造2025》的框架下探索為更多的研發提供資金的方式,而不是為馬上建設大批工廠提供資金。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允許補貼科研。

據報道,在此前的談判中,美國官員和劉鶴會面時提出北京取消國有企業補貼等舉措,採取更多措施最大限度地減少美國對華貿易赤字,為美國企業在華投資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等三大要求。但據稱一度遭到中共方面的拒絕。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最為擔心的就是外企大幅撤資中國,所以讓步很正常。不然外資撤離時帶走的外匯,會對中共的外匯儲備產生致命打擊。近期網絡熱傳的吉林大學李曉教授的演講中提到,中國在1.9萬億外匯儲備淨值中有80%以上是外資企業擁有的。

特朗普發聲後 中共立即干涉匯率

李林一認為,美國提出各種要求後,中共表面嘴硬還擊,但都是做樣子給老百姓看。實際上,中共一直在逐步滿足美方要求,這已是一個不能明說的「秘密」。

近期人民幣兌美元連續貶值8周,累計貶值幅度達6.7%,創下1994年以來,人民幣持續貶值最久的一次。自4月初至8月初,人民幣兌美元從6.27一路貶至6.88,貶幅逾9.7%。

對於人民幣持續貶值,特朗普多次發聲指中共操縱匯率。

特朗普7月19日接受美財經電視台CNBC採訪時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像石頭一樣下墜」,中共正在以操縱人民幣匯率的方式逃避美國的制裁,相反美元卻在走強,這對美國不利。

隨後,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梅努欽對路透社表示,中共的「貨幣貶值無疑帶來了不公平的優勢」。「我們將認真評估中國(中共)是否正在操縱匯率。」他說。

特朗普7月20日再發推文批評中共直接操縱貨幣和利率走低。

8月3日,中共央行出手阻貶,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結果1小時內,人民幣匯率升值超過6.83元。

中共央行參事盛松成更是直白道出央行出手原因。他說,匯率貶值會帶來很多問題,其中包括資本外流壓力增大,「更加容易使貿易摩擦升級」。

貿易戰壓力下 中共在逐步開放市場

目前從各種跡象看到,中共由過去高調的罵戰轉為態度放軟。一個月前,中共當局曾下令官方媒體、通訊社「不要對特朗普使用過激的語言」;再之前,當局還下令不得擅自報道和提及「貿易戰」。

過去幾個月中共推出的一系列措施,顯示中共逐漸滿足美方的貿易要求。

7月11日,上海市政府稱,將推進落實「上海擴大開放100條」。截至目前上海已實施了74條,包括新能源汽車、金融等領域的外資股比也被進一步取消限制。

公開信息顯示,4月份,外資韋萊保險經紀有限公司已經獲上海當局准許擴展經營業務。5月份,怡和保險經紀有限公司也獲准擴展經營業務。

6月28日,中共發改委、商務部在農業、電力、交通、金融等22個領域,放寬外資持股限制。

葉檀財經的文章對此評論認為,隨便看一下這些領域,農業、上游資源、電力、交通、金融......全都是關乎國計民生的項目,可謂是下了血本。

評論還認為,放寬外資持股限制的這些領域,中國的民企都難分一杯羹,想想當年險資入股個銀行、地產都被稱為「害人精」,這次外資能輕而易舉地來薅羊毛?想想都覺得是在做夢。所以有一種解釋就是,中國是在貿易戰壓力下做出了讓步。

葉檀財經另一篇評論文章指,貿易戰下,大陸各地都有推動知識產權的消息傳來,互聯網企業天天被盯著整改,「一下架就是以月為單位計算,拼多多只是個例。」

特斯拉在上海建廠的一個細節

隨著外資持股限制的放開,7月10日,特斯拉簽署了在上海建設第三座超級工廠的協議。該公司將在中國獨資90億美元、規劃年產50萬輛純電動整車。

但是特斯拉在大陸建廠的一個細節引發了外界注意。

該公司CEO馬斯克表示,特斯拉計劃在中國開設的新工廠可能獲得當地一家銀行提供的貸款。他表示,計劃使用「地方債務」為該工廠提供資金。

李林一說,特斯拉現金流非常緊張,總負債已超220億美元,上海建廠需要的這20億美元,大部份資金將會通過發行地方債務的方式進行籌集,也就是說借中共的錢,這種情況相當罕見。中國自己的企業借錢都不好借,債都發不出去,但是卻借給「美國友人」。

李林一還認為,更何況在中共嚷嚷「去槓桿」,控制地方債務的情況下,還動用「地方債務」為該工廠提供資金,這確實表明了一種態度。

中共被迫讓步

今年5月2日(至4日),美國代表團抵京。據陸媒報道,在中美第一次談判中,美國具體要求主要為:

‧ 從2018年7月開始,每12個月至少減少對美貿易逆差1,000億美元。到2020年底,同2018年底相比,美國對華貿易逆差至少減少2,000億美元。

‧ 截至2020年7月1日,中國的進口關稅降至等於或低於美國對同一貨物的關稅水平。

‧ 立即取消對「中國製造2025」確定的10個高科技製造業部門的補貼和其它政府支持。

‧ 取消對在華經營的外國公司的投資限制,包括外國公司在中國本地合資公司的股權上限;在2018年7月1日前發佈改進後的「負面清單」。

‧ 北京於2019年1月1日前停止有關知識產權的特定政策和做法(強制技術轉讓、合資企業要求等)。

......
李林一說,對比美方開出的要求,可以看出,在壓力下,中共正逐步滿足美國的貿易要求:取消補貼未來可能成行;投資限制已經破除;保護知識產權在口頭上雖沒作出承諾,暗中或已在逐步操作。不過,中共在內外交困下,也不排除它又在玩甚麼花招。

李林一表示,貿易戰中,中共也有其底牌。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在Twitter及Facebook刊發「歡迎」谷歌回歸的英文文章稱,前提是遵守中共的法律。這實際說明,雖然美國之前將防火牆也列入了貿易壁壘,但中共控制言論的底線並沒想放開。任何將實際威脅到其政權穩定的行為,例如讓法輪功真相通過互聯網進入中國大陸,中共都不會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