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閒,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購物百貨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長板凳上,悠哉地吃著泡芙冰淇淋。兩旁有許多花車,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賣鍋具的花車旁,站著一個清瘦的售貨員,圍著紅色圍裙,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花車上的貨物。看著她時,我胡思亂想著,她應該很疲累,也許身體不舒服,也許情緒不佳,否則這麼多五顏六色充滿設計感的鍋具,怎麼無法使她愉悅。

我繼續吃著我的泡芙冰淇淋,東張西望觀察著周遭。突然我聽到了一位客人驚呼:「哇!這個鍋子好重啊!」因為音量不小,我轉頭過去,心中正為售貨員開心,也許今天能夠有服務他人的機會了。此時卻聽到這位售貨員冷冷地回答:「這種鑄鐵鍋都是這樣,不然妳就看日本製的。」聽到這句話時,後面的發展已經可以預想。所以我將視線轉回來,關起了耳朵,開始進入我腦袋中的紀錄片。

紀錄片中,跑出了在我大學時看的一本書,是彼得巴菲特寫的《做你自己》。彼得巴菲特有一個相當知名的父親,就是股神巴菲特,書中他描述了小時候看到的父親:大家都以為股神是因為喜好金錢遊戲、喜好曲線的震盪而成為叱吒華爾街的神;但是在彼得的眼中,父親就是一個對於經濟趨勢、資訊蒐集相當有熱情的老頭。他的父親每天一定閱讀數十份報紙、關注世界動態、吸收各個領域的知識、工作到深夜從不間斷。

隨時灑下給人幸福的種子

我在閱讀這本書的當時,正面臨人生很低潮的抉擇,因為我讀的是社會工作學系,對於生命的關注,一直是我內心深層的聲音。我的大學同學們絕大多數都準備繼續升學,不論是台灣的研究所或是國外進修,大家擁有繼續深造的機會,我卻沒有。從小承擔家計的生命,並不因為成為台大的學生而有任何改變。所以我畢業之後,唯一的路就是繼續工作賺錢。

面對不熟悉的電視圈演藝環境,心中始終惶惶不安。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會因為沒有選擇的選擇,領我朝向何方?我也不知道,我的生命脈絡是否就只有這條窄窄的單行道可以描述。在那樣的時刻,我讀到了熱情老頭的故事。於是,當我進入單行道時,我試著將「熱情」的種子灑在道路的兩旁。在不能選擇的生存中,我選擇的角色都是「真人實事」或是社會弱勢、邊緣族群的故事──希望透過我的演出,能夠讓閱聽者感到幸福、得到力量。

從大學畢業至今,演出了數十部電視連續劇及單元劇;也曾以酒店女的角色,同時入圍過金鐘獎最佳女主角,及榮獲亞洲電視節的最佳推薦獎。在前年,我參演了一部以越南新娘為主題的電視電影,獲得韓國首爾國際戲劇節中的評審團大獎。頒獎典禮中,在60幾個國家的優秀影視工作者前,我代表台灣上台領獎。我想,我的單行道上,多年來灑下的種子,開始開了些許的小花,看似狹窄的道路,因著對生命的熱情,漸漸豐富了起來。

社會需要融化冰冷的溫暖

旁邊嬉鬧的孩子,中斷了我的紀錄片。轉頭再看,花車前已空空如也,只有清瘦的售貨員依然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貨物,正如預想的一樣。「這種鑄鐵鍋都是這樣,不然妳就看日本製的。」其實這句話,大家都非常熟悉,我們聽習慣,甚至也說習慣了。尤其在資本主義盛行的現在,消費再消費變成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所以銷售行為也是強迫再強迫,非常公式化。

如果,售貨員能夠熱情地感受對方說的「鍋子沉重」,能夠真實地了解對方握力的強弱、烹飪的習慣,能夠真摯地將鑄鐵鍋的優、缺點清楚介紹,誠懇地判斷對方與產品的連結,那麼即使客人這次沒有購買,對方一定也會因為售貨員的熱情而印象深刻,若有機會必會真誠推薦。售貨員也會開心地肯定自己,不是只賣了一個金屬塊給任意的甚麼人,而是把自己真心喜歡的物品,分享給需要的人,同時期盼自己的真誠推薦帶給對方幸福。

我好希望我能擁有一個王牌天神的遙控器,可以暫停剛剛那個片段,然後好好跟售貨姐姐說上幾句話,也許彩色的鑄鐵鍋會變成一朵朵的小花。但是我沒有遙控器,只有手上的巧克力冰淇淋泡芙,本來過於冰冷的冰淇淋,因為手心的溫度,而融化成剛好入口的口感。我想,我們的社會也需要時間與溫度吧!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5期)

專欄作家﹕ 李淑楨

以電影《魯冰花》榮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從影生涯持續30餘年。

以台大社工系畢業的背景,這幾年積極投入社會公益主持、演講。 著有《當偶像遇上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