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成千上萬的美國人在悶熱的下午排隊參加在佛羅里達州坦帕(Tampa)舉行的特朗普總統「讓美國再次強大」的集會。幾位參與集會的民眾向大紀元記者表達了他們對美國當前社會主義趨勢的不安。

最近幾星期,特別是在奧克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於6月26日紐約初選中爆冷擊敗紐約皇后區資深眾議員克勞利(Joseph Crowley)之後,關於社會主義的討論大有愈演愈烈之勢。

現年28歲的科爾特斯是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組織成員,該組織的主要目標之一是廢除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

一些DSA領導人公開支持共產主義。前蘇聯獨裁者列寧在著作中曾說,社會主義的最終目標是共產主義。根據粗略統計,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是20世紀內一億人非自然死亡的原因。

科爾特斯最近與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起參加競選活動,主張通過大幅提高稅收來支持其社會主義理念,如更大的政府、所有人的免費教育和醫療保健。

越戰老兵:社會主義下沒有自由

越戰老兵Larry Clement:現在美國社會主義的蔓延「非常可怕」。(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越戰老兵Larry Clement:現在美國社會主義的蔓延「非常可怕」。(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74歲的越戰老兵Larry Clement表示,從一年前他就不再是民主黨人或共和黨人了。「我是美國愛國者」,他說,「作為軍人,最重要的是保護你的國旗。當人們不再想保護美國國旗時,我會感到非常沮喪。這就是我的立場:我與國旗站在一起。」

到目前為止,Clement幾乎參加過特朗普在該地區的所有集會,「他對我非常重要,因為他是一個商業人士,他說的是他自己的感受。」

Clement說,在越戰中與共產主義戰鬥過之後,他感到現在美國社會主義的蔓延「非常可怕」。他說:「在不同的國家,看到那些窮人的經歷和生活,再看看我們的生活,我們是非常、非常幸運的人。我們需要更多的民眾去看看其它國家的情況,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生活的人沒有自由。」

因支持特朗普而遭霸凌的孩子

Nena Chancy和小兒子Hayden,Hayden身著支持特朗普的服裝。(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Nena Chancy和小兒子Hayden,Hayden身著支持特朗普的服裝。(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Nena Chancy說她看到美國左翼人士的很多觀點令人擔憂。「很多社會主義思想都令我擔心。我心目中的美國夢是努力工作、賺錢、多勞多得,這就是資本主義價值觀的精髓。」她說,「我相信(特朗普的)核心價值觀與社會主義思想完全相反。」

「我認為特朗普希望看到美國取得成功,而我喜歡他將美國放在首位。我覺得那是他的工作,他當選成了總統,這是他關心的首要問題。」

Chancy有七個孩子,年齡在13到27歲之間。一個在海軍陸戰隊,三個已婚,一個在上大學,兩個還在家裏。

她最小的13歲兒子Hayden只因支持特朗普並穿著印有特朗普頭像的T恤,在2016年遭到喬治亞州南部一所學校的老師的騷擾。「她會當著每個人的面在班上對我百般刁難,試圖讓我難堪。」Hayden說。

「他穿著一件特朗普T恤」,Chancy說,「老師告訴Hayden,他和他的T恤一樣令人討厭,還有其它一些非常粗魯的話語。」Chancy表示,當搬到佛羅里達後,為避免類似的情況發生,她選擇讓Hayden上私立學校。

上次Hayden在海灘時也被一名女士欺負。「我只是站在那裏不動,他們來找我,並強搶我的東西,而且開始取笑我。」他說,「她抓住我的T恤拉了下來,然後跟我說了一堆不中聽的話,然後他們走開了,並嘲笑我。」

然而,Hayden沒有被嚇倒,仍然穿著印有特朗普正面形象的品牌服裝。

「一切免費 誰來買單?」

79歲的Dianne Wilhelm:傳統價值觀的下滑與社會主義有關。(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79歲的Dianne Wilhelm:傳統價值觀的下滑與社會主義有關。(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79歲的Dianne Wilhelm注意到多年來傳統價值觀的下滑,她將其中的一部份歸結於社會主義。「我們有很多年輕人真的想要去實踐社會主義」,她說,「他們認為不勞而獲是可行的。」

Wilhelm表示,科爾特斯宣揚一切免費的理論是站不住腳的,「誰來買單?」根據維珍尼亞州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梅卡圖斯中心(Mercatus Center)委託進行的一項研究,最近對桑德斯的「全民免費醫療保險」計劃的預測表明,10年內該計劃的費用將高達32.6萬億美元。

Wilhelm表示,她支持特朗普,因為特朗普儘力遵守諾言,並希望做正確的事,「我認為他的心很正,他正試圖讓傳統價值觀回到我們的身邊。」

「進步運動」滲透學校和家庭

Henry Kones和妻子Paula一起參加支持特朗普的集會。(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Henry Kones和妻子Paula一起參加支持特朗普的集會。(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Henry Kones成長於上世紀80年代,他注意到社會主義與所謂的「進步運動」(progressive movement)在美國生活的許多方面的滲透,包括打擊傳統價值觀、職業道德和家庭單位。

他說,千禧一代更傾向於社會主義的部份,原因是他們「沒有嘗過自力更生的滋味,這就是問題所在」。Kones說,「我是僱主,所以我知道。問題來自大學教育,學生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因為他們沒有工作技能。」

社會主義的部份目標是摧毀家庭,消除最基本的社會秩序形式,從而賦予政府終極的決策權力。

Kones表示,即使在電視上的情景喜劇中,他也看到了對家庭的攻擊。「看看男人在現在的情景喜劇中扮演的角色——他們都是白癡。」他說,「在傳統觀念中,男性一直是家庭的頂樑柱,但實際上男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在當今媒體中徹底被貶低。」

Kones的妻子Paula來自哥倫比亞,她對社會主義國家的生活有親身體驗,「如果有一個政客想要在美國運行社會主義的制度,我認為這個人應該首先在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生活至少兩年,然後他們才來談自己的經歷和體會。社會主義並不是甚麼具有浪漫色彩的理念,這是一個完全失敗的東西。」

「這裏(美國)是世界上最好的國家,你為甚麼要改變它?」

高中生:我選擇了保守派

高中生Victor Bellino說,他在學校對特朗普的支持行為儘量低調。(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高中生Victor Bellino說,他在學校對特朗普的支持行為儘量低調。(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17歲的Victor Bellino計劃高中畢業後加入美國海軍。與此同時,他覺得他必須在學校內對特朗普的支持轉為低調進行。

「我不想穿特朗普的T恤,因為覺得有點害怕。我們學校的安全性一般。」他說,「我以前在卡車上貼了一張(支持特朗普的)貼紙,後來我把它拿下來了,因為我害怕遭到破壞。」

Bellino表示,2016年的總統大選是他的政治成熟期,與父親的討論有助於教會他形成自己的觀點。

「我決定選擇保守派」,他說,「但我只是想支持我們的總統。」「我喜歡他真的不在乎別人的想法。他有一個偉大的外交政策,他對經濟的貢獻真是太棒了。我欣賞他強硬的立場。 我喜歡他不忍氣吞聲的態度。」(記者孫洐源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