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自性與生命的開展是緊密交織的。

生命的自然起伏可能讓一個人成長,或是引發恐懼,哪一個會居於支配地位,完全取決於我們如何看待變化。變化可能令人興奮或害怕,但不管我們如何看待都必須承認:變化是生命的本質。

恐懼多的人不喜歡變化

如果你有許多恐懼,就不會喜歡變化。你會試圖為自己創造一個可預期、可控制與可定義的世界,一個不會激發恐懼的世界。恐懼不想感覺到它自己;事實上,它害怕自己。因此,你利用頭腦,企圖操控人生,以免感受到恐懼。

人們不了解,恐懼是一樣事物,只是宇宙中另一個你能夠體驗到的對象。面對恐懼,可以有兩種做法:一是承認你有恐懼,並努力釋放它;一是留著它,並試圖躲開。

人們因為沒有客觀地處理恐懼,所以不了解它,結果一直保有恐懼,並試圖不讓會激發它的事情發生,終其一生都企圖藉由定義生活必須是甚麼模樣他們才覺得沒問題,來創造安全感與控制權。這個世界就是因此變得令人害怕。

這聽起來也許並不可怕,甚至可能很安全,但其實不然。如果你這麼做,這個世界真的會變得有威脅性,生命成為「我對抗它」的狀況。當你內在有恐懼、不安或脆弱之處,並企圖不讓它受到刺激時,生命中無可避免會有些事件與變化來挑戰你的企圖。

因為抗拒這些變化,你覺得自己是在和生活搏鬥。你覺得這個人沒有做他該做的事,這件事沒有照你希望的方式發展;你把過去發生的狀況視為困擾,把未來的事當作潛在的問題;你定義了你所謂的喜歡與討厭、好與壞,因為你早已界定事情必須是甚麼樣子,你才會覺得沒問題。

避開一個問題 反而製造更多問題

我們都知道自己這麼做,卻沒人質疑。我們認為應該弄清楚生命該有的模樣,然後讓它變成那個樣子。只有看得更深並質疑生命事件為甚麼必須呈現特定樣貌的人,才會質疑這個假設。

我們為甚麼會認為生命現在或未來的模樣有問題?是誰說生命自然開展的方式不好的?

答案是:恐懼說的。你內在那個對自己不滿的部份無法面對生命的自然開展,因為那不是你能控制的。如果生命以會激發你內在問題的方式開展,按照定義,那就是不好的。

真的很簡單:不會擾亂你的就是好的,會擾亂你的就不好。我們基於自己的內在問題,去定義全範圍的外在經驗。若想要在靈性上成長,就必須改變這一點。如果你根據自己最混亂的部份去定義萬物,還能對萬物有甚麼期待?那看起來就會像是令人討厭的一團糟。

隨著你在靈性上成長,你會了解到,企圖保護自己避開問題,其實反而製造了更多問題。如果試圖安排人、地、事、物,好讓它們不會擾亂你,你會開始覺得生命似乎和你對立。

你會覺得生命是一場搏鬥,每天都很沉重,因為你必須控制並對抗一切事物。會有競爭、嫉妒與恐懼,你會感覺任何人在任何時刻都可能擾亂你。他們只需要說或做一件事,接下來你的內在就被擾亂了。這讓生命變成一種威脅,所以才必須擔心那麼多,頭腦裏面才會出現那麼多對話。

你不是試圖防止事情發生,就是在真的發生後設法善後。你對抗萬物,使得萬物本身變成你生命中最可怕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