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當晚,鳥巢上空的焰火照亮了夜幕,也點燃了一些中外人士的期盼。他們天真地以為,這場體育盛事將促使中國走向自由和開放。

然而,事與願違。十年過去了,中共並未兌現其承諾,眾人期待的政治改革完全落空。中國的人權狀況日益惡化,自由不斷地被擠壓、被窒息。真相,一直存在,從未因璀璨的煙花而改變。

中國真相

2007年9月10日,維權律師騰彪和人權活動家胡佳發表了〈奧運前的中國真相〉,文中寫道:「你們將看到摩天大樓、寬敞的街道、現代化的體育場館和熱情的市民。你們看到的是事實,但不是全部的真相;就像你們看到海面上的冰山一樣。你們或許不知道,能夠看到的這些鮮花、微笑、和諧與繁榮,正是建立在冤屈、淚水、囚禁、酷刑和鮮血的基礎之上的。」

作者綜合描述了當時的中國人權狀況:因言獲罪、宗教迫害、濫用酷刑、任意羈押、秘密警察、城管暴力、強迫拆遷、強制墮胎、強迫遣返、司法黑幕、身份歧視等等。

文章指出,有125 萬人因為奧運場館的建設而被迫遷離家園,北京、瀋陽、上海、秦皇島等奧運分賽場,都有強制拆遷的情況發生。政府以樹立文明城市形象的名義大量阻截、關押、強迫遣返上訪者。繼續羈押迫害人權捍衛者、異見人士、敢言作家、記者。繼續壓制宗教自由。

令人遺憾和痛心的是,該文所述的事實,不僅是奧運前的中國真相,也是今日國人面對的嚴酷現實。

抗議的禁區

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中共官方宣佈開闢出3個公園,供中國人及外國人示威。不過,示威遊行必須提前申請。據媒體披露,北京當局共收到77份示威申請,卻無一批准。當時BBC記者報道,兩位北京老太太王秀英和吳殿元為了抗議原住宅被強制拆遷,在2008年8月5日至8月18日期間,先後5次申請在特劃區域內示威。兩人不僅未獲准許,還被勞教管理委員會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名判勞教1年。

因此,所謂「示威區」,只是作秀。事實上,當局早在奧運會舉辦前就進行了周密的過濾和清場,監禁、軟禁、監視異見人士、維權人士和宗教人士等。而這一套手法,在10年裏不斷地重演,操練得更為純熟。

德國的中國問題專家Bernhard Bartsch在北京奧運會期間是駐華記者,他告訴「德語之聲」,「我們當時對劃出來的抗議區很感興趣,都跑去看,結果非常令人失望(沒有抗議活動得到官方批准)。然而10年後回頭看,那其實是後來一切的徵兆:中國並不是需要時間走向自由化,而是根本沒有朝著自由化的方向在走。」

胡佳曾這樣批評當局:「它卑鄙還在於對外展現是一種和諧、安寧、民主、自由的狀況,它等於是在給全世界設計一個騙局,一個在集中營裏的花園,它只讓人看到花園,但是沒看到花叢背後,那些受到殘酷的鎮壓,暴力對待的那些老百姓的生存狀態。」

日前,BBC發表了有關北京奧運會的專題報道,其中採訪了中國藝術家胡健。胡健旅居澳洲多年,在2008年奧運會前回到中國。他當時認為,「我們將逐步走向法治社會,我們將再次看到政治改革。」可是,他卻看到了自由的消失。他說:「我被告知不要做任何過於挑釁的展覽,不要跟媒體,尤其是西方媒體說話。」

2014年,由於試圖在作品中影射1989年天安門鎮壓,郭健被驅逐出境。他對現在和未來都不表樂觀,「然而中國人正在覺醒。人們意識到了,他們給我們灌輸的所有夢想都是廢話。」

失去的自由

10年間,中國經濟保持了高速增長。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稱號的背後,是生態環境嚴重污染、經濟畸形發展、貧富極度懸殊。與表面繁榮、外國商企爭相湧入形成對照的,是官場貪腐、道德下滑,是信息封鎖、輿論箝制、因言獲罪,是迫害信仰自由以及大數據的監控網絡等等。生活在中國大陸,人們的行為和思想都受到禁錮,因而產生了國家好似「大監獄」的比喻。

在多如牛毛的冤案中,僅舉幾例,就足以說明中共治下的法制與人權實情。

2008年4月3日,北京人權活動家胡佳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零6個月。

2009年7月,甘肅環保人士孫小弟,因向外界公佈當地核污染狀況,被處以勞動教養2年,其女孫敦白(又名孫海燕)被處以勞動教養1年半。

2009年9月13日凌晨,在山西省臨汾市浮山縣張莊鄉南韓村,一名官員帶領當地警察,糾集幾百人,搗毀了家庭教會尚未竣工的「福音鞋廠」。他們還暴打職工,導致幾十名基督徒受傷。老王是鞋廠的一員,腿骨被打折。他對記者說:「我活了這些年,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殘暴的。」

2011年7月18日,《中國經濟時報》調查部被解散,揭露山西疫苗亂象的知名記者王克勤被解職。

2014年8月7日,高智晟律師3年冤獄刑滿,釋放回家後仍被軟禁,被24小時監控。2017年月離奇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2016年11月,《民生觀察》工作室創辦人、報道中國民眾依法維權的劉飛躍,被中共當局抓捕。2016年12月23日,劉飛躍被湖北省隨州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逮捕,目前仍被羈押在隨州市看守所。

2017年3月初,BBC記者John Sudworth發表文章、披露了他在湖南採訪時受到的暴力攻擊。Sudworth及其團隊約定採訪村民楊玲花,並打算和她一起進京上訪。幾年前,楊家的土地被偷走,楊父在糾紛中被毆打致死。

Sudworth描述:「有一大群人擋住了通往她家的路。幾分鐘之內,他們攻擊我們,砸碎了我們所有人的相機。離開村子後,大概20個暴民追趕並包圍了我們的車子。後來,來了一些穿著制服的警察,還有兩名外事部門官員。」Sudworth受到威脅,被迫刪除了一些錄像鏡頭,並簽署了「認罪書」。

2017年6月23日,遼寧省葫蘆島市龍港區法輪功學員高文志,被當地派出所從家中綁架,只因為他依法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當年12月,高文志被非法判刑4年半。高文志是當地有名的好人,義務為民修路3千米,卻因為堅持信仰歷經勞教和冤獄。古稀之年,他再次被非法判刑。

2018年4月19日,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被當局關押3個月後,正式批捕,罪名是「煽顛罪和妨害公務罪」。

8月8日,德國之聲發表了評論〈十年:北京奧運究竟給中國帶來了甚麼?〉,其中指出,「據GreatFire.org最新統計,在該組織監測的37萬多個URL中,有8.34萬在中國被屏蔽;而在2萬多IP地址中,有3,682個在中國被屏蔽。2017年的全球最熱門網站,前5名(Facebook, Google, YouTube, Twitter, Wikipedia)在中國全部被封鎖。在『自由之家』關於互聯網自由度的調查中,中國過去3年連續墊底。」

走向何方

10年回首。北京奧運會,被中共利用,以體育之名,以「夢想」為藉口,以空頭承諾為籌碼向國際社會討價還價。當年,一些外國政要赴京為開幕式捧場,為華麗的噱頭貼金。西方對中共的綏靖政策絲毫未能有助於中國人權的改善,反而給予了中共金援和喘息的機會,並且給邪惡政權提供了散播謊言的平台。

在中共的欺騙宣傳和利益誘惑下,許多國家和大公司、大企業為了經貿而放棄了原則、出賣了良知,犧牲了善良中國民眾的基本權利。當平凡的中國人為著正義和自由而抗爭時,世界大範圍的沉默即是在助紂為虐。

回首10年,悲劇和亂象一刻不停地在吞噬著那片土地,共產毒害在阻擋真相、侵蝕著中國人的頭腦和心靈。我們需要的是清醒、深思和決斷。對於持續作惡的政權,不應抱有任何幻想,姑息和縱容都是對良善的犯罪。夢想,需要重新起飛,在出發前,我們必須掙脫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