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崔永元揭范冰冰「陰陽合同」後,大陸娛樂圈逃稅避稅風波持續發酵。引發早前官方出手整治娛樂圈,制定影視製作稅率由原來的不足10%升至35%至42%。日前,繼愛奇藝、優酷、騰訊三大影視平台及正午陽光等六大影視製作發表聯合聲明後,再有以華誼兄弟為會長,集博納影視等400多間影視公司加盟的遏止藝人天價片酬行動。提出藝人(個體)單集片酬不超過100萬人民幣,總片酬不超過5,000萬等合理規劃成本的要求。有香港影視業人士表示,事件不影響香港電影界,或可令部份藝人回流香港,益TVB等電視製作業。

事件對港電影業無影響

香港電影監製Leslie表示,香港電影在70至80年代中期時,可謂百花齊放,「故事行先」,用鏡頭講故事的創作手法,創作出無數「多元化」的影視作品。

但到了80年代後期及90年代初時,一代影視藝人經過學院培訓,業內十數年摸爬滾打苦捱後,終於有了出頭天時,身價亦隨之增長。特別如成龍般,一旦有機會到荷里活拍片後,更是身價倍增,回港後無人敢請。於是,出現以「明星行先」,先選主角,後打造故事的拍攝手法,從而令影視作品的質素開始走下坡路。同時,急功近利打快拳的心態,令影視作品跟風,甚麼題材好賣拍甚麼題材,如「警匪片」,直至拍到爛,從而令香港電影作品出現「少元化」現象。

他認為,中港合拍片令大陸一旦學習了香港的技術和手法後,香港演員在大陸就不再吃香,非所有藝人敢於北上挖金就有金挖。而某些藝人一旦北上跟從了大陸的拍攝制度後,香港觀眾亦未必再能夠接受。他指,大陸調整藝人稅率,對香港電影業毫無影響。

大陸紅星天價片酬 令製作人叫苦

作家沈西城表示「花無百日紅」,藝人漫天要價,最後令製作人只能棄而求其次。(王文君/大紀元)
作家沈西城表示「花無百日紅」,藝人漫天要價,最後令製作人只能棄而求其次。(王文君/大紀元)

作家沈西城回應大陸加稅制度指,很多大陸一線明星片酬佔整個製作費的七成,曾令影視業老闆叫苦連天,因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唯有縮減其它方面開支,而令產品質素難以保障。

至於有藝人一部劇集的片酬就有8,000萬至過億,沈西城直斥「太離譜」,藝人「太自私」,只管叫天價,甚至片酬高過荷里活明星,卻無視整個製作成本,製作人如何支付其它開支?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影視作品本身質素低,又如何保障藝人的形像和過程中的發揮表現?

他說,「花無百日紅」,藝人漫天要價,最後令製作人只能棄而求其次。所謂新人輩出,且時下身價8,000萬的所謂紅星未必貨真價實。況且陰陽合同揭示出許多藝人「瞞稅」的欺詐行為,此等藝人不可取。他認為,在影視公司聯合出手遏制片酬天價的情況下,「明星不值得同情」。

他並認為,未來或者會有更多藝人因稅收制度的調整而少了在大陸的收入,以及大陸制度方面的不適應而回流香港,或者會益了TVB電視劇製作公司,因事件主要針對多劇集的電視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