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在台灣出版《她們的征途》的中國女作家趙思樂,8月10日在專欄網誌中寫下「給台灣的感謝信」,提及6日開始她在美國喬治城大學攻讀碩士,並說若沒有台灣,自己就無法在美留學,展開「新的人生階段」。

趙思樂表示,自己是一個書寫中國社會運動和政治打壓的自由撰稿記者,也是中國青年社會運動社群的一員。6年前曾在台灣當交換學生,去年7月,她和丈夫、中國異議作家莫之許幾次被公安找上門,他們開始了「逃亡」的日子,期間她也獲得了獎學金的申請機會。

她回到廣州恰巧遇到了在台灣當交換生時認識的教授,這名教授得知他們的處境後,當下就對她說,「妳和妳丈夫來台灣避一避吧!」經過教授的幫助,他們夫婦申請到短期交流簽證,有了短期的安全處所。她說,這「是台灣給我們的第一份影響命運的禮物」。

中國女作家趙思樂2017年在台灣出版《她們的征途》。(八旗文化)
中國女作家趙思樂2017年在台灣出版《她們的征途》。(八旗文化)

2017年10月底,她和莫之許到達台灣。11月1日,趙思樂的新書《她們的征途》在台灣出版,獲得了大量媒體關注和許多講座邀請——「台灣給我的第二份餽贈」。她說,沒有台灣,她的作品可能找不到地方問世。

趙思樂說,接著她的獎學金的申請,也順利在今年初通過,她也感謝推薦她的兩位台灣學者,這些推薦信「是這個自由社會給我的第三次助力」。

不過,隨著他們來台簽證即將到期,趙思樂擔心一旦回國,恐怕會因出版禁書及中國不斷惡化的政治情勢而被限制出境,錯失了到美國喬治城大學研究所就讀的機會。這時,她再度獲得台灣教授的幫忙,讓她得以延長在台停留的時間,直至順利飛往美國求學,「台灣的存在,提供了相對安全的中間地帶,這是第四重幫助」。

趙思樂提到,她再次獲得了台灣交流簽證。但中國(中共)官方背景的網站出現抹黑她的文章,呼籲不應讓她擁有出國的自由;《她們的征途》在中國流出的內部通知中被列入禁書名單。

她說,雖然在美留學結束後,還是要回到中國,而且很可能還是會遭到不測,「到時再要付出甚麼風險代價,我也只能承受」。但她說,有多少中國青年沒有自己這麼幸運,「此刻,我能夠有暫時的安全自由去進修求學,是許許多多人的幫助和很多很多的幸運支撐起來的,大多數中國青年抗爭者未必能有這樣的幸運。在我的萬幸中,台灣的存在,不可或缺。」

趙思樂表示,「我內心的感恩千言萬語也不足道,但我也希望更多人能看到,中國抗爭青年的天空雷電交加,我們的羽翼被綑綁折斷,而來自自由世界的每一分幫助和善意,都可能起到改變我們命運的作用。希望在我之外,還能有更多人有幸得到這樣的善意。」

台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5月12日在新唐人亞太電視台舉辦的「透視中國」座談,介紹《她們的征途》一書,分享中共言論控制,對全球產生巨大危害。(李怡欣/大紀元)
台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5月12日在新唐人亞太電視台舉辦的「透視中國」座談,介紹《她們的征途》一書,分享中共言論控制,對全球產生巨大危害。(李怡欣/大紀元)

新唐人亞太電視台5月12日在高雄SOGO誠品書局舉辦「透視中國」系列座談,邀請台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分享趙思樂出版的《她們的征途》一書。張錦華表示,書中以5位中國女性為視角,帶出一連串被掩蓋的事實,猶如中國社會實相的拼圖攤在讀者面前,她們的征途就是中國公民覺醒之路。藉由本書,張錦華帶領與會者反思中共極權「歐維爾式」思想控制,已對全球自由社會帶來嚴峻考驗。

張錦華認為,台灣學界應更努力研究「中共宣傳是甚麼?」公民一起支持優質媒體,國人需要明辨中共極權統治策略與媒體宣傳的謊言,此外,在政府方面,需制定相關法律規範,包括限制產業結構審查、資安等。張錦華表示,《她們的征途》也是我們的征途,面對中共對外擴張極權控制,台灣人無法置身事外。

趙思樂1990年出生於廣州,畢業於廣州市第二中學,2009年讀南京大學,曾作為交換學生赴台灣。在自由的台灣寶島上,她第一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氣,開始從事獨立新聞寫作。2012年9月至2013年5月,她在就讀大學期間擔任香港《陽光時務》記者,與記者張潔平合作報道烏坎村選舉事件獲2012年香港人權新聞獎。